何方:康生的三次政治投机 的相关文章

何方:康生的三次政治投机

在中共党史上,康生是一个特殊的人物。在20世纪20年代末至“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历次政治运动与政治斗争中,他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冲击;相反,政治上却步步高升,从区委书记一直攀升到中共中央副主席。康生之所以能成为政治上的“不倒翁”,是与他善于见风使舵、投机钻营密不可分的。他精于观察最高领导个人之意,以投最高领导个人之所好,且善   更多...

蓝英年:康生在延安

《中国的贝利亚——康生》一书的作者维克托·乌索夫是俄罗斯著名的汉学家,著作等身。其中影响较大的有《上世纪二十年代苏联情报机构在中国》、《末代皇帝溥仪》、《邓小平及其时代》和《中国的贝利亚——康生》。读过《中国的贝利亚——康生》后,觉得作者所使用的材料大部分来自中国,有一种“出口转内销”的感觉。尽管“出口转内销”,但有些   更多...

沈宝祥:胡耀邦关于支持揭露康生的讲话

编者按:1977年9月3日,胡耀邦在中央党校整风会议上作了支持揭露康生的讲话;同年12月2日,又在中央党校党委会上作了关于以实践标准检验总结十年“文革”的讲话。胡耀邦的这两次讲话,是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历史文献。为了让读者准确地了解这两段历史,本报特约请了这两次会议的亲历者沈宝祥教授再现了这两大历史场景。分两次刊出。(   更多...

金汕:康生为什么诬陷习仲勋?

谁都知道文化大革命是一个空前的文字狱时代,几乎没有一个作家不是坏人,因此被评价是“八亿人八个样板戏,八亿人一个作家(浩然)”的时代,但这个时代不是凭空产生的,它必然经过铺垫、酝酿与发展。1962年9月八届十中全会以后,在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错误路线指导下,不少扩大阶级斗争甚至颠倒黑白的书籍出版,而不少好的图   更多...

马士田:与康生一次短平快的面对面

67年4月文革中新任命的北京新市委被夺权了。我作为北京工业大学东方红公社的头头之一参加了此次夺权。夺权后的第三天周总理和中央文革接见夺权的各派代表,我校东方红总头孙定忠和我以及钟岩去人大会堂参加了此次接见。记不清在哪个厅参加接见的。印象深刻的是从西面门出来的第一个是疲惫不堪的周总理和后面精神十足的江青。周总理和文革小组   更多...

薛涌:韩寒的政治投机

去年底,韩寒以《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博文大噪媒体,似乎要引起二十一世纪中国一场空前的思想论战。追捧韩寒的人,当然也对赞誉之词毫不吝惜,频频称这位年轻的赛车手登高一呼、足以让整个中国思想界汗颜,甚至有把韩寒和鲁迅相提并论者。可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韩三篇”已经鲜有人提起。占据网络的,是关于“人造韩寒”   更多...

何方:送别陈乐民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欧洲研究所前所长,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陈乐民研究员,不幸于2008年12月27日驾鹤归西,享年78岁。他的辞世,我并不感到特别意外,因为他患肾衰竭进行血液透析长达十余年,已经被认为是创造了奇迹。前些天我和老伴去医院探望,看他仍旧头脑清醒、能正常对谈,还开玩笑,但身体已极度虚弱。我们在回家的路上   更多...

陈伯君:宏观调控面临投机政绩与投机经济的双重阻击

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多年来高投入、高消费、低产出、低效益的粗放型经营已经积累为深重的结构性矛盾。国家下决心实现经济“软着陆”,根本目的就是要解决这些结构性矛盾。2004年一季度进口值增长相对加快,据海关统计,主要是铁矿砂、原油、汽车三大类品种。这三大类品种进口量增加,主要原因是国内经济发展对这些品种需求旺盛,进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