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新:重提梁效 漫话周一良的相关文章

叶新:重提梁效 漫话周一良

《毕竟是书生》一书是作为北京大学历史教授的周一良先生撰写的自传和回忆录。书名源自一句挽联。1980年,语言学家魏建功先生逝世,有人挽曰:“五十年风云变幻,老友毕竟是书生。”周一良先生在自传中说:“‘毕竟是书生’五个字深深触动了我。……因而用这五个字刻了一方图章。现用这五个字来概括自传中‘文化大革命’一节。实际上,也可用   更多...

钱理群:漫话鲁迅

我讲座的题目是“漫话鲁迅”。我想跟同学们讨论一个问题:大家都说鲁迅的作品很难懂,但它到底难懂在什么地方?有一种说法就是鲁迅作品文字很难懂,或者说它的写作背景搞不清楚。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因为现在研究鲁迅的著作,比鲁迅的著作多得多。你随便找一本来,它就会给你介绍社会背景、有关的知识。我觉得,难就难在要真正地弄懂鲁迅很不   更多...

周一良:毕竟是书生

周一良出身世家,青年时代,由燕京而清华,由史语所而哈佛大学,1946年怀着“漫卷诗书喜欲狂”的心情,由美返国,重回燕京执教。周先生是1913年生人,共和国成立那年37岁,是一个学者最好的年龄。周先生的早年教育背景,是中西两面,这使他治学和为人都深深留有那个时代的印迹。早年的教育背景一般决定人的一生,周先生本来在学术上是   更多...

季羡林:悼念周一良

最近两个月来,我接连接到老友逝世的噩耗,内心震动,悲从中来。但是,最出我意料的最使我哀痛的还是一良兄的远行。 九月十六日中国文化书院在友谊宾馆友谊宫为书院导师庆祝九十华诞和米寿举行宴会。一良属于米寿的范畴,是寿星老中最年轻的。他虽已乘坐轮椅多年;但在那天的宴会上,虽称不上神采奕奕,却也面色红润,应对自如。我心里想,   更多...

王振东:漫话涂布流动

当您在观看电影时,您知道正在欣赏的电影拷贝(正片),以及拍摄电影时所用的胶片(负片)是怎样制造出来,流体力学在它们的生产制造过程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吗?当您去医院捡查身体拍X光片时,当您使用相机拍照得到漂亮的彩色照片时,(现在大家都在使用数码相机了,但去扩印照片时,仍要用到相纸),您知道胶片的底片(负片)和相纸(正片)是   更多...

汤一介:悼念周一良先生

照中国文化书院的惯例,我们的导师八十岁、八十五岁、八十八岁(即米寿)和九十岁以上时,总要为他们开一个盛大的祝寿会。今年正好是周一良先生的 米寿 ,中国文化书院于九月十六日在友谊宾馆的聚福园举办周先生的祝寿宴。周先生患帕金森氏病已多年,不大能起床,我们原估计他不一定能来参加宴会,先期给他送去了蛋糕和鲜花,表示我们大家对他   更多...

周启博:我的父亲周一良

(一)尴尬群体中的一个 父亲周一良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去世,享年八十八,当属高龄。遗憾的是他未能把想说的话全部形诸文字。 父亲对子女随和,不象母亲有时不严自威。但他少与子女谈心。以我观察,他有两批较能推心置腹的朋友。一是留学哈佛的“学友”,青年学子在异国共度寒窗,铸就友谊。二是文化革命中因“反聂(元梓)”而同被关押   更多...

沙叶新:“书生”及“梁效”刍议

《毕竟是书生》一书是作为北京大学历史教授的周一良先生撰写的自传和回忆录。书名源自一句挽联。1980年,语言学家魏建功先生逝世,有人挽曰:“五十年风云变幻,老友毕竟是书生。”周一良先生在自传中说:“‘毕竟是书生’五个字深深触动了我。……因而用这五个字刻了一方图章。现用这五个字来概括自传中‘文化大革命’一节。实际上,也可   更多...

谢泳:周一良五十年代的思想倾向

周一良去世后,我把他晚年的回忆录《毕竟是书生》又重看一遍,感慨颇深。 周先生晚年的回忆录是在特殊历史条件下完成的,读过此书的人都会注意到,一是时间,一是地点。在美国完成自己晚年的回忆录,对于周先生来说,也真是人生的一次巧合。他四十年代从哈佛学成回国,正是一生最好的时间,然而这一阶段,在他的学术生涯中又最不堪回首,他早年   更多...

王振东:漫话动物运动对仿生力学的启示

动物和其它生物间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它们拥有经过亿万年漫长的演化过程,形成了优化的器官和组织,能巧妙地通过运动,主动有目的地迅速改变其空间位置。为了生存,动物在运动中发展了不同的运动本领,以提高其生命效力和生活质量。动物的运动大体可分为游泳、行走、奔跑、跳跃、爬行、飞行等类型。无论哪种类型的运动,动物既要向前行进,又须适   更多...

王振东:长使英雄泪满襟——漫话润湿现象及其应用

诗词中的润湿现象蜀相祠堂何处寻, 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 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 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这是杜甫(712~770)移居成都,筑草堂于浣花溪,找寻武候词堂拜谒后,所写的七言律诗《蜀相》。他到词堂后,一不观赏殿宇巍巍,二不瞻仰塑像凛凛,而注意到的是阶前的萋萋碧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