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占了国家多少便宜”的流行语在风中飘荡的相关文章

曹林:“占了国家多少便宜”的流行语在风中飘荡

这个假期中,包括假期后,很多人见面时第一句话不是“你吃过饭没有”,而是“这一次你占了国家多少便宜”。无须解释,大家心知肚明,“占国家便宜”指的是这一次的高速免费政策。有些被堵在高速上过中秋节的人,痛不欲生地感慨“国家,下次再也不敢占你便宜了”。问“占了国家多少便宜”,意即假期有没有上高速,有没有享受到免费政策。于是,“   更多...

郎咸平:央行利率大放水让谁得了便宜?

上周,央行宣布自2012年7月6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其中,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31个百分点。央行此次“出手”降息,距 上一次今年6月8日降息还不足一个月,也是年内第二次降息。降息的目的,意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振信贷需求,以阻止经济下滑的势头。问题是,真能   更多...

巫继学:中国崛起的“威胁”其实是便宜对昂贵的威胁!

如今,“中国威胁论”成为世界性的话题。中国过去穷,你也说,他也说,现在,中国经济有了起色,同样你也说,他更说。人们很郁闷,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它到底招谁惹谁了?中国自身的发展确实并没有招谁惹谁,但在一个开放的社会,在一个关联的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变化,都会引发整体性的变化。这就是政治经济学,就是经济关系,一种可以称之为   更多...

王岳川:飘逝的中国节

闲来品茶,方感到端午节将近。不由想起节日这个东方文化二难题目来。 中华文化不仅以其独立之姿毅力于世界之林,而且因其与本民族共呼吸的关系,又使其成为民族命脉的代表与衍续者。而岁时节令更可谓中华文化千年文明的缩影,可谓本民族精神之底蕴,思想之聚象,风情之反映,几千年的喜怒哀乐粹于其中。 我国的民俗节日历来被叫做岁时节日,岁   更多...

聂辉华:为什么“中国制造”在美国更便宜?

一、一样的产品,不一样的价格最近几年,中美两国之间物价的差异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其中一个热门问题是:同样是在中国制造的产品,为什么在美国卖得比在中国还便宜?例如,我自己在波士顿市中心的梅西商场买了一件哥伦比亚(Columbia)牌子的羽绒服,上面明确标示“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售价是69美元,折合人   更多...

晓风:堪培拉:圣火飘过红色海洋

4月24日凌晨一点,手机闹钟铃声大作,我从沙发上和衣爬起,摸黑赶往悉尼的一个火车站,登上路边一长串白色大巴中的一辆,在雨夜中向堪培拉挺进。 一车六十人,座无虚席,愤青族最多只占一半,从领着洋孙子的爷爷奶奶,到生长在红旗下,又在国外飘荡了十几二十年的红小兵们,老中青三代一并出动。深夜的雨斜打着车窗,膝盖顶在前排座位的靠背   更多...

李光东:有多少公款在“巡食”中流失

不管巡视组此去“执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和自身廉政勤政情况”的监督职责多么必要,在公款消费进入公众视野并受到质疑后,巡视组都必须首先自证清白与清廉。有媒体报道称,湖北一个八九人的巡视组,进驻贫困县秭归20余天,花掉80余万。曝光的有关明细表列支了接待费、礼品等五大类费用,每项经费后都有数量、金额及备注,其中包括两部手机给   更多...

色彩飘临

我站在这里,居然有一种紧张感,虽然我见过许多大场面。读高中时我也憧憬过北大,但没能考上。所以很羡慕你们。每个人都面临着自我形象如何体现的问题,这影响个人生活和工作,我想在色彩方面能给大家一些帮助,我想给大家介绍色彩新概念,装扮新原则。形象于每个人的重要性在于它是个人能力的广告,从外表上体现能力,形象做得好,可使内外等值   更多...

曹林:从邓玉娇到卢武铉,阐释的狂欢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自杀,国内众多学者和评论家对此进行了评论,就像看《红楼梦》一样,见仁见智各抒已见,不同派别、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人,从同一事件中看到了完全不同的内容。令人失望的是,一些自视深刻的评论家,想从卢武铉的死中,阐释出一种与众不同、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独特认知”来,故作深沉地追寻着本质,却忽略了对“简单现象”的关   更多...

喻中:飘扬在旗帜上的法理

旗帜的功能不仅仅是迎风招展,它还有其他更重要的用途。例如:作为一种庄严的仪式,每天早晨把它高高地升起,傍晚时分再把它降落下来;在香港和澳门的回归仪式上,降下英国旗帜、升起中国旗帜乃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每当重要人物辞世,降下半旗或以旗帜覆盖躯体都是一种极其隆重的志哀方式;在奥运会或其他国际性的运动赛事上,获奖的中国运动   更多...

雷颐:“流行”的流行

改革开放以后,对平民百姓文化生活影响最大的“现象”之一是中断了近三十年的“流行音乐”突然再次流行,但引起的争论也最激烈,争论时间也长达十几年之久。这十几年对流行音乐的时禁时放,时放时禁,反映出“转型初”复杂的政治、文化与社会生态。一1949年后,“流行音乐”渐被禁止,在1956年的“早春天气”中略有“回潮”,但随后在1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