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擎:马丁·路德·金抄袭事件:如何对待伟人缺点的相关文章

刘擎:马丁·路德·金抄袭事件:如何对待伟人缺点

1991年10月,我初到美国不久,就在《纽约时报》上读到有关马钉路德·金博士论文存在抄袭(plagiarism)的消息,当时感到的震惊无以名状。虽然早就过了崇拜偶像的年龄,但这位民权运动的领袖、非暴力运动的倡导者、神学博士、魅力型牧师、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被邪恶势力暗杀的烈士,仍然是我心中不可亵渎的英雄,难以想象他会与   更多...

狄马:马丁·路德·金之梦

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新约·马太福音》第10章 1955年12月1日,在美国蒙哥马利市的一辆公交车上,发生了一桩再平常不过的事:一个叫罗莎·帕克斯的黑人裁缝因为拒绝为白人让座而遭到逮捕,理由是蔑视蒙哥马利市关于公共汽车上实行种族隔离的法令。这时,一个杰出的黑   更多...

林贤治:朋霍费尔与马丁路德金

在德国,他用暴力的方式保护信仰 有一本朋霍费尔的传记,叫《力阻狂轮》。这名目,令人立即想到中国的一个古老的成语:“螳臂挡车”。书名出自朋霍费尔书信里的话,表达的是一种自我牺牲的决心和勇气;换成我们的成语,意思却刚好相反,变成对一个人的信念的讥嘲了。 不过,从朋霍费尔的行为来看,委实是一只不自量力的螳螂。他抵挡的,全   更多...

沈睿:马丁·路德·金在这里

昨天(4/4)是马钉路德·金的被暗杀的日子。他被暗杀40年了。全国都举行各种纪念活动。我打开电视,很多人在探讨马钉路德·金对美国的意义。多么凑巧,我此刻正在亚特兰大,我的旅店与金的纪念馆只有两三英里路,我很想到马钉路德·金的纪念馆去看一看,旅行指南说,金的纪念馆每年有65万人来参观。雨暂时地停了。要是雨不下了,我想走到   更多...

何光沪:你为公义奏响了吗——《马丁路德金自传》中译本序言

整整半个月之前,2009年1 月20日上午,在美国国会大厦的露天阳台上,在冒着零下七度瑟瑟寒风蜂拥而至的一百多万民众眼前,一位肯尼亚黑人的儿子奥巴马,手按着林肯一百四十年前用过的那本圣经,宣誓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全世界亿万民众从电视上(中国也有少数民众通过“凤凰卫视”)收视了这个历史性的场面。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   更多...

李柏光:黑夜 眼睛 光明——马丁·路德·金思想述评

黑夜给我黑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顾城1968 年3月,马丁?路德?金受邀去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城,参加环卫工人组织的罢工斗争;4月4日,当他再次到孟菲斯城演讲时,在他住的简陋旅馆的阳台上被暗枪射中,不幸身亡。4月7日,美国总统约翰逊先生宣布4月7日为全国哀悼日,纪念这位民权斗士。 1968年4月9日,马丁的葬   更多...

刘军:美国为何隆重纪念马丁·路德·金

8月28日,是48年前马钉路德·金(1929.1.15-1968.4.4)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的纪念日。美国马钉路德·金纪念馆开馆纪念活动从8月22日到28日持续一周,华盛顿特区内将举行各种形式的活动。纪念活动的高潮是28日在西波托马克公园内的官方献词仪式(Dedication),仪式于上午11时开始,奥巴马将亲   更多...

何与怀:中国的马丁·路德·金

这位在中国最黑暗的年代里写出《出身论》的人就这样离开了世界。“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但遇罗克无法见容于这个社会,当然还不单单是因为才华横溢,特立独行。人们觉得,中国的遇罗克,就是美国的马丁.路德.金。   更多...

马丁·路德·金:最为持久的力量

你们要永远保证,以基督教的方式和基督教的武器进行斗争。你们绝不可屈服于诱惑,使自己怀怨于人。你们会为着正义而奋力前行;在此时,你们要保证带着尊严和纪律而行动,惟独运用爱的武器。莫让旁人害你们如此等而下之,使你们嗔怒于人。若你们在斗争当中屈服于动用暴力的诱惑,未来的世代便会领受孤寂的漫漫苦夜,而你们遗留给未来的,也便不过   更多...

马丁·沃尔夫:亚洲的复仇

“那些不能永远继续下去的事情,不会永远继续下去。”——赫伯特·斯坦(Herbert Stein),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过去30年来,一系列金融危机周期性地对世界造成冲击,我们目前面临的这场危机,可以看作是其最新一轮体现。这场发生在美国和欧洲的金融动荡,其所影响到的经济体至少占全球总产出的一半,这使之成为比此前   更多...

北岛:马丁国王

头一次见马丁是1985年6 月初。我们先在柏林照了一面,紧接着来到他的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他五十出头,身材敦实,肚子凸起,头发正在哗变——脱落退色,那是转变之年的白旗。他的笑容像面具但又不是面具,而是一种持久的乐观态度。他于1970年创办的鹿特丹诗歌节,如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诗歌节。马丁乐呵呵地穿过二十多年的隧道和想象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