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顺:中国学术从“经学”到“国学”的时代转型的相关文章

黄玉顺:中国学术从“经学”到“国学”的时代转型

目前中国学界的状况,可谓:经学热中无经学,国学热中无国学。本文重点讨论“国学”问题。尽管所谓“国学”研究已经进行了数十年,但真正的国学尚待建构,或者说,我们还仅仅处在这一建构过程的“初级阶段”。   更多...

陶东风:有感于国学进入选秀时代

1、90年代以降,各色伪“国学”热品种繁多、五花八门。有在人民大会堂闪亮登尝强势媒体隆重推出的“国学”,有在全球化学术市场吆喝叫卖的“国学”,还有在银屏上装神弄鬼的“国学”。等等。伪国学在主流意识形态的盛情邀请中崛起,在中小学生的纷纷下跪中崛起,在哗啦啦的点钞机声中崛起,在所谓明星学者的信口雌黄中崛起。所有这一切,都不   更多...

黄玉顺:儒学与中国之命运——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中国的命运”或“中国向何处去”是现代中国的一个基本的时代课题,这个问题与“儒学的命运”密切相关、不可分割。复兴的儒学并不一定成为一种刚性的政治化的国家意识形态,但却可以成为一种柔性的社会化的国家意识形态、而对前者发挥基础作用。   更多...

黄玉顺:中国正义论的重建——生活儒学的制度伦理学思考

无论国际、还是国内,正义问题都不仅是理论上、而且是社会上的热点之一。然而随处可见的情景却是:人们总是言说着西方的正义话语,传达着西方的正义观念,表达着西方的正义立场;不仅正义问题的解决方式是西方的,而且甚至问题的提出方式本身也是西方的。换言之,处处只见“西方正义论”,而不见“中国正义论”。但事实上,正义理论从来就是中   更多...

余英时:中国学术传统破坏得太厉害

2006年12月5日晚,美国华盛顿国会图书馆杰斐逊大厦大厅,国会图书馆馆长詹姆斯·比林顿博士将第三届克鲁奇奖的奖章颁给了76岁的余英时。这一有世界人文科学“诺贝尔奖”之称的大奖第一次颁给华裔学者。 得奖,稍稍打乱了余英时先生的“隐居生活”。他希望这一拨热闹快些过去,好让他在普林斯顿郊外绿树环抱的家中静心读书、写字,跟   更多...

休克疗法摧残中国学术

最近北大校方突然抛出一份《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打算对北大教师人事制度实行休克疗法。这个方案表面上是说要和国际接轨,但是严重脱离北大文科实际,一旦实施,将会对北大文史哲各人文老系造成毁灭性打击。 北大文史哲各系教授名额早已满员、超员,有的(比如哲学)在五六年内教授不会有空缺,按照第14   更多...

阮炜:被官欲阉割了的中国学术

首先声明,为了行文方便,本文不得不使用“中国学术”一词。今日中国到底有没有学术,或者说“中国学术”到底是什么,是大可质疑的。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中国“学人”的官欲太强,所以很难说存在着真正的中国学术。那么什么是“学人的官欲”?暂不下定义,发挥一下想象力吧。试想,你得在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的一段时间内寒窗苦读,甚至得夜以继   更多...

学术失范与中国学术的深层危机

学术界目前有关学术规范的讨论无疑显示了中国学术提升自身的努力,但中国知识分子的弱点却再一次暴露出来:大多数批评者不是着眼于探究学术失范的深层原因,而是情绪化地进行道德审判,急于将某些人钉在道德的耻辱柱上,仿佛道德的审判一结束,学术批评本身就完成了使命。此类道德审判式的学术批评乃是传统文化伦理中心主义在当代的延续,其意义   更多...

黄玉顺:“中国哲学”能成立吗?

这本来是一个老话题了,可是迄今为止还远远不能说就已经解决了问题:“近一个世纪以来,中国传统思想中有无‘哲学’,始终是萦绕在国际学坛的一个大大的疑问,而国内学术界亦多有附和者”;这是一个“关涉到‘中国哲学’的合法性”的问题。[i] 这就严重了,严重到了要砸掉我们这些以研究中国哲学为职业的人的饭碗的地步! 一 我们当然是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