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建嵘:来自经验的权力的相关文章

于建嵘:来自经验的权力

于建嵘对于自己在微博上发起的每一次活动的时间都印象深刻:2011年1月15日,随手拍照解救流浪儿童;5月3日,随手送书下乡;12月5日,随手解救流浪人群。“随手”这个词里面,是他对网络人群的行动力的分析:有善念;可未必愿意多花力气;不需要组织;成型后却有极大力量。他制定了系列规则,将自己的“随手”活动进一步发扬,目前已   更多...

黄宗智:中国的现代家庭:来自经济史和法律史的视角

亚当·斯密(1723~1790)、卡尔·马克思(1818-1883)和马克斯·韦伯(1864-1920),这三位也许是现代西方影响最大的经济和社会理论家都认为伴随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的兴起,以家庭为主要单位的小农生产将被个体的产业工人所取代。在中国,由于现代化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以及人们向西方发达国家趋同的期望,在社会科   更多...

于建嵘对话毛里和子:政治发展:东亚经验和中国特色

中国已形成了一个由国家领导层、技术官僚阶层和民众三个方面组成的三元政治结构。随着经济的发展,特别是经济自由化,治理成本会越来越高,一些体制内部的人也会提出政治改革的要求。中国会选择一种介于强化威权主义和走向民主化二者之间的中间道路。   更多...

刘瑜:从经典到经验

时不时有小朋友问我该读什么书,怎么读书,正好《南方周末》约写一篇个人读书体验,算是一并作答。可算经验,也可算教训。我至今仍然记得98年左右的一次阅读噩梦。当时我在读的是普兰查斯的《政治权力和社会阶级》中译本,社科出版社1982年版。我至今也不知道是因为翻译得不好还是作者本人文笔极晦涩,总之阅读的感觉就是四个字:寸步难行   更多...

周其仁:成都经验的启示

很高兴有这个机会来讨论成都综合改革的经验。成都经验对我们的吸引力首先来自城乡统筹的全局意义。从空间上看,中国不是城就是乡,所以城乡统筹虽然只有四个字,却代表了国民经济的全局。成都市从2003年开始,就把城乡统筹作为地方施政的纲领。五年过去了,在成都这个地方发生了很多新鲜事,创造了综合改革的丰富实践经验。由北京大学国家发   更多...

黄宗智:试解重庆经验

重庆实验的一个核心思路,是用国家资源的市场增值来资助公共服务。我的评论只集中于这一概念。先说市场增值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们知道,农业社会时期没有这个概念,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期也没有这个概念,即便在今天的中国也不是很清晰。迄今它主要来自资本主义的西方。今天在美国,它已经渗透整个中产阶级,不限于资本家。它是一般职工退休基金   更多...

郑永年:知识、权力和责任:经验和教训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所能产生的力量并不难理解。人们往往把媒体视为是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之外的一个独立的权力极。不过,就其本质来说,媒体之所以产生力量,主要是其背后的知识。在很大程度上,媒体只是知识的其中一种表达和传播方式罢了。从总体看,随着媒体表达和传播技术的发展,知识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应当首先说明,我们这里并不想讨论科   更多...

江怡:逻辑经验主义的遗产

江怡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内容提要:在当代西方,哲学家们掀起了一场重新评价逻辑经验主义的热潮。但这种重新评价主要是基于重新发现了一些历史资料,并强调了逻辑经验主义在历史和社会方面的重要影响。本文则主要从三个方面重新整理了逻辑经验主义的思想遗产:第一,对逻辑与经验关系的重新解释;第二,   更多...

李伯勇:经验和“官官相护”的发生

近日江南都市报采访巴东县公安局长杨立勇,杨立勇的回答引起一片嘘声。在这里没有必要对杨立勇的话直接跟“5•10”案比照进行再解剖,我倒是受此案引发,发觉官场思维与社会思维成了互相对立的两个系统,并联想这些年来官场高调宣扬并推行的“解放思想”的虚幻,其消极影响在底层社会结成了青涩苦果。作为一名县委常委,政法委   更多...

陈伟:革命经验的重温

在21世纪的今天,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革命似乎早已是陈年旧事。在这样的语境下谈论革命,多少有一种怀旧的感觉。然而,人类真的已经永远地“告别革命”了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问的是“什么是革命”。我们常常谈到革命,但对革命的真正意涵却不甚明了。20世纪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的《论革命》为我们理解革命   更多...

陈玉刚 陈晓翌:欧洲的经验与东亚的合作

【内容提要】作者主要是从欧洲经验的视角来考察东亚的合作。区域的一体化与合作在概念上有着本质的区别。对于东亚来说,目前还只停留在合作的初级阶段。与欧洲对一体化有着内生的需求不同,东亚的合作动因主要来自外生的结构性压力。当前,东亚推进区域合作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建立对命运共同体的共同认识,欧洲的一些一体化成功经验能够为东亚形成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