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中堂:马寅初事件始末的相关文章

梁中堂:马寅初事件始末

我的《马寅初事件始末》在《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第5期上发表以后,11月2日,我的在读博士生王永华在网上荡出台湾政治大学徐文路先生2008年写作的博士论文《马寅初事件的多重解读》,并将其介绍给我。应该说,徐文路先生的论文是此前所有关于马寅初的论著中最有水准的文章。因为,徐文路叙述的论文多少还是站在拥有的一些资料的前提下   更多...

马寅初自焚《农书》

马寅初具有无私无畏、百折不挠的风骨和气度。当举国均在批判他的《新人口论》时,他却毫不动摇地捍卫着真理。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猛烈冲击下,马寅初从未低下头颅,决不屈从一时的政治压力。他一再声明:“人口问题,在中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如果像现在这样不加控制,任其盲目发展下去,它必将给我们的国家和党带来很大的困难,造成完全被动的局面   更多...

马寅初:北大之精神

今日为母校二十九周年记念,令人发生深切之印象。现学校既受军阀之摧残而暂时消灭,但今天之记念会,仍能在杭州举行,聚昔日师友同学至二百数十人之多,可见吾北大形质暂时虽去,而北大之精神则依然存在。 回忆母校自蔡先生执掌校务以来,力图改革。五四运动,打倒卖国贼,作人民思想之先导。此种虽斧钺加身毫无顾忌之精神,国家可灭亡,而此精   更多...

秋风:马寅初的人口论证

马寅初已经成为一个符号。有人深情地说,如果不批判马寅初,中国就可以少生几亿人。更多的人则是赞赏他坚持真理的精神。但将他的讨论放在当时历史背景下,也许有另一番意味。 事实上,在1950年代中期,计划经济要能够正常运转,要做到所谓的“有计划、按比例”,就不仅要对生产活动进行全面计划,也必须对个人消费活动进行计划,因而,   更多...

秋风:马寅初错在哪儿?

马寅初已经成为一个符号。有人深情地说,如果不批判马寅初,中国就可以少生几亿人。更多的人则是赞赏他不畏权威、坚持真理的精神。但将他的讨论放在当时历史背景下,恐怕既谈不上不畏权威,更谈不上坚持真理。 计划经济的人口逻辑 事实上,在50年代中期,很多学者突然关心起人口问题来了,甚至包括后来组织批判马寅初的人。 人口问题之所   更多...

王开林:此马非凡马——中国计划生育教父马寅初

世纪老人马寅初能够从狂涛骇浪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脱险,有人诧为奇迹,有人羡为幸运,有人视为偶然。不管怎么样,像他这种骨质硬朗、精神明亮的学问家,终归不可多得。季羡林先生曾说:“建国以来的知识分子,我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梁漱溟,另一个就是马寅初。他们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脊梁的承载量最巨,所受的外力冲撞也最凶,马寅初   更多...

贺吉元:马寅初与毛泽东的人口问题论争

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三个夏天,主持平反冤假错案工作的中央组织部长胡耀邦在认真审阅有关马寅初的材料后,动情地说:“当年毛主席要是肯听马寅初一句话,中国今天的人口何至于会突破十亿大关啊!批错一个人,增加几亿人。我们再也不要犯这样的错误了。共产党应该起誓:再也不准整科学家和知识分子了1马寅初的时代虽然离我们已经很远了,但他的   更多...

穆光宗:后马寅初时代的人口问题

如果说马寅初所处的短缺经济时代主要面对的是福利性资源供给短缺型、供给约束型的人口问题;那么进入21世纪,在低生育水平相对稳定之后,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将主要是权利约束型、结构失衡型的新人口问题。今天,我们追思和学习马寅初先生,归根结底,是要学习他的精神和气节、立场和观点、思想和方法。从人口问题本身以及我们的认识相互结合的演   更多...

马寅初:我不在乎给我洗热水澡

进入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身体出奇的棒。当时他年已古稀,虽然鹤发稀疏,却有红润的童颜。他仍常常在假日到西山去爬山。还常年坚持洗冷水澡,在北京冬天那寒风刺骨的河岸上,老人家光着身子往冷水里跳。 马老给我的第二个印象是说话挺怪。不管是请什么政治权威人物作报告,他的开场白都是自称“兄弟”。有一次在国务院副总   更多...

宋运郊:回忆我们的老校长——马寅初先生

湖水塔影不是唯一所爱,更不是唯一所见,是那里的岁月,那里的人和事给我的心灵烙下了深深印记。六十余年来我见过许多许多校长,最让我敬佩的还是马老,马寅初校长。在我心中,没有一个校长能够超过他。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