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连科:我的写作是一根刺 的相关文章

阎连科:我的写作是一根刺

当一个人跨出人生第一步时,那个门槛就决定了你今后的人生。 我的写作一定是卡在(某些人)喉咙中间的一根刺,拔掉吧,会流血,不拔吧,很难受。 我们不能要求郭敬明写得和鲁迅一样,也不能否认韩寒的一些公民精神确实是我们这一代人也做不到的事情。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杨梅菊实习记者麻慧波发自北京 “作为一个记者和观众,你也许有你的   更多...

何怀宏:同一根绳索

《辞海》“绳索”释义:“由多股纱或线拈合而成,直径较粗。两股以上的绳复拈而成的称‘索’。”如果考虑到绳索的质料并不仅限于“纱线”等因素,我们也许可以将这一 “绳索”释义修改如下:“由纱或线、或不论什么具有某种连续性的质料紧密绞合成的东西。”绳索可以不断“复拈”,且无论使用的原始质料是什么,在绞合之后,它一定比先前的质料   更多...

李陀 阎连科:《受活》:超现实写作的新尝试

时间:二○○三年十二月五日晚小人文学时代的一次超现实写作的尝试李陀(以下简称李):《受活》我看过了,咱们来谈谈这部长篇小说。阎连科(以下简称阎):对于《受活》,其实我脑子里空空荡荡,我总是写完小说——尤其是长篇和一些重要的中篇,就有一种透支的感觉,感到一种虚空,无所适从和依附,其结果是自己连对自己作品的把握能力都没了。   更多...

林达:脑子里多一根弦的美国人

9.11 事件以后,我们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脑子里缺根弦的美国人》,说美国人脑子里缺少我们的“阶级斗争一根弦”,结果他们的开放社会自由状态给恐怖分子钻了空子。现在,几个月过去了,我们发现,这美国人脑子并不简单,他们有另外一根弦。美国人脑子里有的不是阶级斗争的弦,而是提高警惕,防止政府限制和侵犯民众个人自由的弦。 9.1   更多...

姜峰:违宪审查:一根救命的稻草?

姜 峰* 摘要:尽管违宪审查已经成为当代立宪主义的标准配置,但我国并不具备别国采行这一制度的几个主要理由——防止多数派专制、统一法律和解决政治纠纷。对于保障个人权利这一目的,违宪审查也不是首选方式。我国学界对违宪审查的强烈呼吁,既基于这一制度的自身价值和历史成就,也是当前特殊的舆论和政治环境挤压下的突围举措:当别   更多...

阎连科:不存在的存在

有件事情我说过了,也写过了。在一些大学的课堂,在一些文学对话的场合,我总是会反复地提到那件事情,再说再写,不仅唆,而且遭人之厌。可是,这里我还必须把在这篇后记中再次复述,因为它对这部小说的构思和我今后的写作,都有着不能回避的意义。 二○○四年冬末春初,八十岁的大伯病故了,我匆匆回去奔丧,在出殡的过程中,发生了这样一桩事   更多...

黄宗智:改革中的国家体制:经济奇迹和社会危机的同一根源*

中国政府在试点的进路之外,更显示了吸纳基层创新的“学习”能力,以及在实践之中逐步适应实际需要的能力。从管制型政府转型为服务型政府是已经被充分明确的理念和道德价值,所缺的只是对其促进经济发展的认识和付之于实践的决心。   更多...

吴晓东:中国文学中的乡土乌托邦及其幻灭——以阎连科的《受活》为中心

一乌托邦(Utopia)的话语与历史实践是一个重要的人类文化史线索,“乌托邦”也是近现代世界文学中一个重要的母题,中国作家也不可避免地以各种各样或隐或显的方式对这个话题予以言说。同西方相比,东方式乌托邦的想像和设计有什么样的自己的特征?本文试图以阎连科发表于2003年第6期《收获》杂志上的长篇小说《受活》为中心讨论中国   更多...

陈晓明:墓地写作与乡土的后现代性

内容提要:阎连的《受活》讲述了一群河南人为了脱贫致富计划购买列宁遗体的夸张故事,小说不断地写到墓地,写到它是如何寄托着贫困的残疾村庄的人民对幸福的渴求。小说在叙事文本方面做了大胆探索,它解决了中国当代文学长期困扰的不能面对的难题:如何在描写中国本土生活现实时,小说可能具有现代主义或后现代性的特质。《受活》解决了这一难題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