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道晖:不让党史泯灭的相关文章

郭道晖:不让党史泯灭

今年是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布30周年,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中一份有着重大意义的文件,涉及对“文革”及毛泽东的评价等重大议题,《决议》草案讨论的见证者郭道晖回忆了当年激烈的争论过程饭菜上桌已久,老伴张静娴教授催了好几遍,郭道晖还是端坐在电脑前。83岁的老先生健朗睿智,与江平、李步云并称“中国法   更多...

韩钢:党史的写法——读《党史札记二集》

这个题目,是从葛兆光先生近著《思想史的写法》套用过来的。葛著讨论的并不是思想史的写作技巧,而是有关中国思想史或哲学史研究的一些重大理论和方法问题。龚育之同志的《党史札记二集》(以下简称《札记二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作者研究党史的理念、视野和方法。这些理念、视野和方法,主要不形诸文字而浸润在文字之中,是一种“在   更多...

郭道晖:回应冯虞章的“挑战”

自《炎黄春秋》2010年第4期发表我撰写的《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草案)”大讨论记略》(以下简称“郭文”)以来,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而强烈反响。一些互联网站和博克纷纷转载。在来信、来电和网评以及著文中,读者高度赞扬和敬佩文中所引老干部的发言,有的认为,该文通过对1980年党的高级   更多...

郭道晖:从人权禁区到人权入宪

禁区的打破《南风窗》:在建国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人权一直被当成资产阶级的口号受到批判,人权问题成为一个理论禁区。这个禁区后来是如何打破的?郭道晖:新中国建国后的前30年,很多时候谈不上对人权的保护,人权问题也成为一个理论禁区,这个禁区是在后30年才逐渐打破的,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十一届三中全会把国家的指导思想从“以阶   更多...

韩钢:龚育之和他的“党史札记”

本书后记,本该由它的作者龚育之同志来写的。令人痛惜的是,今年六月十二日,龚育之同志驾鹤西去,永远不可能写后记了! 这是龚育之同志的第三部党史札记的集子,去年十二月就初编好了。二○○四年出版《党史札记二集》后,他又陆续写了若干篇札记,可以编一部新集子了。去年十一月中旬,他第二次住院又出院后不久,我去他家,谈起这件事。他嘱   更多...

郭道晖:三十而立——82宪法回顾与展望

燕山大讲堂151期 宪政讲坛之六主题:三十而立——82宪法回顾与展望主讲人:郭道晖(著名法学家,中国法学会教授)评论人:王占阳(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教研室主任、教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曲相霏(中国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主持人:张千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北   更多...

尹钛:“党”治史,还是“治党史”?

1982年7月,甫脱文革缧绁之灾、出任国务院台办主任的廖承志,给偏安台湾的蒋经国去信,以“经国吾弟”的称呼劝蒋经国重开国共谈判,以求国家统一。或许蒋经国觉得对方以“大哥”身份来劝和,有仗势压人之嫌,自己回信则矮了一截,抑或根本对此不屑一顾,所以对此信毫不理会,只是“闷声大发财”。倒是此时寓居纽约长岛的宋美龄,“在报章阅   更多...

杨奎松:党史研究应有更宽广的思维

官修和民间研究的互相促进 《南风窗》:作为一名历史学者和党史专家,您觉得中共党史研究的魅力在哪里? 杨奎松:生长在中国这个社会,凡经历过各个不同时代,有一定文化知识的中国人,大概没有几个不想了解中共历史。“文革”结束后曾经有过一个党史大讨论的热潮,那是因为经过了“文革”那样大的一个反复后,中共党的历史被搞乱了。改革开放   更多...

杨奎松:不能以党史代替国史

《出版商务周报》写在前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的新纪元。神州大地从新民主主义进入社会主义,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这场巨变千头万绪、纷繁复杂,存在着巨大的研究空白,我们本期特别约请杨奎松教授谈论建国史研究。 ■受访者:杨奎松 □采访者:杨扬(本报特约记者) 杨奎松:1953年生于北京,籍贯重庆,   更多...

郭道晖:社会权力与公民社会

*本文是2006年5月湘潭大学法学院学生对郭道晖教授的访谈录,郭道晖教授就近年来他提出的一些关于社会权力、公民权与公民社会以及马克思法学的命运诸问题的新观点作了精要的阐述。原稿经郭道晖教授修改补充后,刊发于此.学生(以下简称“学”):郭老师,近年来,您从权力的多元化和社会化及国家权力和社会权力的分离与互动的角度出发,在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