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跳水救人时想什么了?的相关文章

陈嘉映:跳水救人时想什么了?

义人跳水救人,与其说他认为这样做合乎道德标准,不如说他依乎本性行事道德考量你做出一个道德行为,例如,孺子落水,你跳下河塘去救他,是否由于你认为这样做合乎道德标准(“道德”这个词早已被用得遍体鳞伤,没剩下多少健康之处,这里姑妄用之)?这个问题,无论回答是或否,似乎都不太合适。跳水救人前若先考虑怎么做才合乎道德标准,难免显   更多...

陈嘉映:陈嘉映访谈——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

主持人:欢迎走进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记得大约是在四五年以前,好像那个时候流行在网上拜年,拜年的人当中,有官员、有学者,也有明星、有企业家,而其中一段拜年的文字,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在一片恭喜发财的声音当中,那段文字显得是那么的特立独行。他说:“我所梦想的国土不是一条跑道,所有的人都朝着一个目标狂奔,而   更多...

陈嘉映:常识与理论

主持人语:在当今知识界,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对立已经成为一个基本的文化困惑。囿于各自学科的界限,自然科学工作者和人文科学工作者都习惯于强调本学科的重要性,对自己从事的专业引以为豪,而对对方的研究进行质疑和批评。在高等院校里,这种分歧更为明显。作为一个东西方共有的现象,“两种文化”之争已经引起人们的警惕,知识界也不断地   更多...

陈嘉映:施指与符号

摘要:在索绪尔那里,符号是施指和所指的结合体。考诸施指一词后来的实际用法,不难看到,人们仍然大致是在符号的意义上使用施指的。其中的缘由,有考察的必要。关键词:符号;施指;所指;索绪尔我的学生陈业俊指出我在《语言哲学》一书的索绪尔一章中在两个不同意义上使用施指这个词。①在论述施指/所指时,施指和所指结合而为符号,但在论述   更多...

傅国涌:回望逝去的“报人时代”

中华书局不久前出版一套“报人时代”,包括《邵飘萍与〈京报〉》、《张季鸾与〈大公报〉》、《陈铭德、邓季惺与〈新民报〉》,邵飘萍、张季鸾和陈、邓夫妇都是我喜欢的报人,他们的报纸与20世纪前半叶跌宕起伏、动荡不安的中国相互守望,乃至融为一体,我们在回望历史的时候,有时候免不了会感慨,那毕竟还是一个自由“多”与“少”的时代,   更多...

陈嘉映:论名称

*本文发表于《中国现象学与哲学评论》第一辑。 小引 这篇文章讨论“名称”这个概念。和“名称”属于一个家族的还有“专名”、“通名”、“名字” “称呼”、“叫做”等等。“名称”是语词的一类,语词不都是名称,此外还有“概念”、“确定描述”等等。这些我们自然也要涉及。 据说希腊文里不分“语词”和“名称”。古代汉语也没有这种区别   更多...

陈嘉映:艺术札记

题记:这些是我关于艺术的一些困惑,和自己尝试解惑的零星想法,竟敢发表,是想发表出来有可能得到知者指教。艺术是否有进步?贡布里希的回答类似于库恩关于科学是否有进步的回答:在一个范式之内可以谈论进步。不过,两个人的趣向正好相反。人们一般认为科学是个不断进步的过程,于是,库恩强调的是范式转变;人们一般认为艺术无所谓进步,贡布   更多...

陈嘉映:事实与价值

一今天的知识人都知道“这是银元”是个事实判断,“银元是好东西”是个价值判断。我们有时的确需要区分事实与价值,但不宜把事实和价值截然分开,仿佛我们有两个世界,一个事实世界,另一个价值世界;客观世界由价值无涉的事实组成,是我们把价值粘贴到事实之上。我们是怎么把价值粘贴到事实上的?价值的粘性有多强?我们能把比如“仁慈”这种价   更多...

陈嘉映简介

简历:陈嘉映,1952年出生于上海,后随父母迁居北京。文化大革命中到内蒙古插队。1977年恢复高考后,进入北京大学西语系读德语。1978年5月考入外哲所研究生,在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随熊伟先生读海德格尔哲学。198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83年11月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哲学系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以《论名称》一   更多...

陈嘉映:一个标准的哲学提问

主持人:照昆德拉的说法,很多人都喜欢简化了的哲学家的 响词儿 ,比如把海德格尔简化为 人,诗意地栖居 ,很多房地产广告都能看到这样一句话;维特根斯坦简化为 对于不可说的一定要保持沉默 ,那如果我要装深沉装哲学家的话,那我就沉默好了,等等。我们的社会也充斥着贩卖哲学家格言警句的文人和用似是而非的哲学概念来糊弄人的伪学者。   更多...

陈嘉映:事物,事实,论证

一.小引1950年,奥斯汀写了一篇题为“真理”的文章[1],文章中曾把真理定义为“符合事实”。同年,斯特劳森发表了一篇同名文章[2],对这一颇为寻常的定义提出批评,斯特劳森认为,人、物、事件是在世界里面的东西,事实却不是,事实是陈述所陈述的东西,是半实体;事实并不是真在世界里的东西,因此命题也无从去和事实符合。随后,奥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