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谢韬:老战士,永不死!的相关文章

谢志浩:谢韬:老战士,永不死!

(一)2010年8月20日,八年不见的中国人民大学的老校友,风雨故人来,坐在时光街酒馆,大有时光倒流的感慨。小方和大帅两位校友,诘问我:何以2009年毕业二十周年纪念会上没有谢志浩的身影?小方会意地说给大帅:老谢已经在网上评论纪宝成校长好几回了,要是二十周年毕业纪念会回去了,见到纪先生,该多尴尬啊,不好意思见人家纪校长   更多...

林贤治:“战士诗人”为谁而战?

年轻的共和国是从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瓦砾埋葬了许多:自由,人权,人道主义等等。没有人试图拯救,包括知识分子,他们都把这一切看作是西方的迷药,旧制度的当然的陪葬品。从历史剧变中过来的广大群众早已习惯于暴力、互相打斗、各种残酷的社会行为,何况此时被委派为英雄主角,自然更为狂热,在伟大的号令之下,乐于充当“历史发展的动力   更多...

田文昌:江平:永远年轻的战士

参加这个会之前,国栋要求我报一个题目,我想了一个题目:“永远年轻的战士”。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感受,是我对江老师这些年来所体现出来的一种精神的认同。还有在江老师旁边坐着的张思之律师,我认为他们两位前辈具有同样的精神。如果说得通俗一点,是“一颗永远年轻的心”,如果说得学术一点,是“一种永远年轻的理念”。我认为江老师这些年来始   更多...

弗兰克·菲雷迪:寻找神圣战争的十字军战士

(吴万伟 译)从缅甸到中国到奥地利,为什么西方观察家总是在寻找人类堕落的迹象?弗兰克·菲雷迪(Frank Furedi)认为缅甸和其他东方政府已经被认定犯下了新罪行:拒绝西方专家的帮助。最近,我发现很难认真对待西方媒体对于国际事件的报道。这些报道通常总是受到心胸狭窄的欲望的驱使总想发现“他们”也存在问题,他们中比我们更   更多...

刘利华:挽谢韬老

谢老也走了。 今晚8点多收到的国发兄转寄的小玲的邮件中写的是,谢老是在上午9时5分离开的。此时的我,泪流满面地坐在电脑前,心中体验着那种失落和孤独。不像是谢老去世了,而像是自己被深深敬爱和仰赖的长辈撇下不要了、不管了,心中充满的与其说是对谢老去世的惋惜,不如说更像是一种自己被命运抛弃的委屈。这种情感,就叫作依恋。虽然谢   更多...

谢志浩:漫谈六位老校长——追忆李文海先生

往事如云,往事并不如烟!中国人民大学,是第一所社会主义大学,这是母校的“特质”和“性格”,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母校拥有“第二中央党校”的“美誉”。笔者1985年入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迎来了新校长——袁宝华先生。李文海先生,大概就是那时候,就任副校长的。记得上国民党史课的时候,有位老先生,在讲孙中山的余暇,总是不忘讲   更多...

谢志浩:倔丫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笔者体会,最难念的“经”,也许就是“育儿经”了。很是害怕将来家里有一个大小伙子,与谢某争夺对媳妇儿的“爱”,所以,夫人怀孕期间,天天盼着能够生养一个丫头,心里的小九九,还不是愿意在家里,获得来自两个“女人”的双份的“爱”。菩萨保佑,媳妇儿很“争气”,果然,生了一个丫头,名曰妞妞。素来尊重媳妇儿对孩   更多...

谢志浩:难忘的萧延中先生

(一)笔者1985年考取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系,居然开始了独特的精神历程,至今想来还非常有趣。我和母校的关系,异常微妙。应该说,中国人民大学待我之厚,真有点三生有幸,温暖至今。首先图书馆阅览室里摆放着整套的涵盖近百个人文社会科学专题的《人大复印资料》,直到现在,这套复印资料在人文社会科学界都是   更多...

谢志浩:端正刚直刘仙洲

刘仙洲先生一辈子读书、教书、购书、写书,可谓典型的“四书”先生,似乎与其他学者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先生信从“外方内方”,一生把“人”字写得格外端正,行事之刚直,令人肃然起敬。刘仙洲先生,无论相貌,还是内心,都有一股子慷慨悲歌,先生的故事,可谓荡气回肠。1890年1月27日,先生出生于直隶完县唐兴店村,1908——191   更多...

谢志浩:从王克勤的际遇管窥“单位”原生态

《中国经济时报》7月19日发生变故之后,引起不少朋友的关注。就笔者所见,就有展江所写《王克勤的清贫、命运和价值》,赵牧所写《王克勤的遭遇很符合逻辑》,谢志浩的《硬汉王克勤》。许多网友来到王克勤的新浪博客,想一探究竟,无奈,这位硬汉却只字不提。据接近王克勤的朋友说,碍于单位纪律,硬汉本人不便透露,大有隐衷。笔者得知此情后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