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圣:老鹤西北飞——写在卫方往石河子大学支教之际的相关文章

杨玉圣:老鹤西北飞——写在卫方往石河子大学支教之际

今天,公元2009年3月11日,是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先生飞往新疆石河子大学任教的日子。 对于他要到石河子大学支教的消息,卫方一直保守着秘密。因而,很多朋友都被蒙在鼓里,据说连他的老领导和朋友朱苏力院长也是如此。我自己之知道卫方要去石河子的消息,是在3月8日,当时的心情相当复杂,无以言表。第二天,3月9日傍晚,我刚刚讲   更多...

杨玉圣:北大之梦 燕园之缘——写在杨肯考取北大之际

一 能有机会到北大读书,无论是读本科还是研究生,想来都是天下读书人的梦想;能考入北大、成为“北大人”,更是无数学子梦寐以求的理想;至于执教燕园,也同样是以学术为志业者的吾等书生可遇而不可求的志业了。 随着儿子杨肯即将成为北大法学院新生,我们一家三口与燕园的缘分,不仅得以延续,而且进一步加深了。 二十六年前,1985年,   更多...

张保生 贺卫方 杨玉圣:学术规范与法学研究

[说明:本文系根据2005年12月1日在中国政法大学“法治中国”论坛上的对话的录音整理而成。中国政法大学研究会学术部成员承担了文稿整理工作,其中姚晨曦同学贡献甚大。特此说明并志谢] 杨玉圣: 今天是“法治中国”系列讲座的二唱—“学术规范与法学研究”。这次论坛是由中国政法大学团委主办、研究生会承办的,由法政集团赞助。我们   更多...

杨玉圣:学术界的音乐传奇——写在资中筠先生音乐会举办之际

由资中筠先生和石阳小朋友合作的“冬天与春天的对话——钢琴与小提琴音乐会”,已于2013年5月12日下午3-5时,在中央音乐学院琴房楼演奏厅,成功举办。 资先生一向是一个低调的长者。关于她要举办音乐会的事儿,除了她的极少数好友外,外界一概不知。 我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才从北大袁明教授那里得知这一消息的。 由于不久前去世   更多...

杨玉圣:如果我是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我观法大(之十二)

首先,要严肃认真地申明一点,“如果我是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完全是一个虚拟的说法;无论是现任法大校长,还是法大同事,抑或法大学子或法大校友,切勿当真。 其次,和过去已经发布的“《我观法大》系列”[1]一样,这篇《如果我是中国政法大学校长……》,也纯粹是属于“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的“瞎操心”的戏作;尽管我的出发点是善意   更多...

贺卫方:为西北政法大学呼吁兼论中国大学之命运

作为中国法律教育重镇的西北政法大学,居然至今没有招收法学博士生的资格,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一次又在疑雾重重的程序之下名落孙山,引发学校师生强烈反响,也是正常的反应。这样的违规之举如果得不到纠正,实在是对于那个一再标榜的“依法行政”的口号的嘲弄。 问题的要害在于,一所大学可否招收博士生,为什么要有政府决定?按说,大   更多...

杨玉圣:大学改革与大学的命运

在刚刚度过了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的“杀死”瘟疫之后,从2003年5月底6月初开始,围绕《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和“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在北大上下、学界内外,无不激烈论争,唇枪舌剑,成为后非典时期中国的一大“典型话题”。 为什么“一个大学的内部改革成了全社会的公共话题”(李楠语)、何以会   更多...

杨玉圣:大学“去行政化”论纲——论大学问题及其治理(之一)

我不怕得罪任何人,不管是个人、阶级,还是舆论、回忆,也不管他们多么令人敬畏。我这样做时往往带有歉意,但从不感到内疚。但愿那些由于我而感觉不快的人,考虑到我的正直无私的目的而饶恕我。——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前言 国内学术圈的现实:残酷、无信、无情。——浙江大学一名海归博士回国数月即跳楼自杀前的遗书 一、问题的提出   更多...

杨玉圣:高校科研“去GDP化”刍议——论大学问题及其治理(之二)

我不怕得罪任何人,不管是个人、阶级,还是舆论、回忆,也不管他们多么令人敬畏。我这样做时往往带有歉意,但从不感到内疚。但愿那些由于我而感觉不快的人,考虑到我的正直无私的目的而饶恕我。——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前言 国内学术圈的现实:残酷、无信、无情。——浙江大学一名海归博士回国数月即跳楼自杀前的遗书 本文系拙文《大学   更多...

杨玉圣:学术期刊的境遇与出路

如今的学术期刊(这里特指人文社会科学类刊物)的境遇,就一般情形而言,似乎很微妙,也很尴尬。这是与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正处于大转型时期这一现时代特征分不开的。 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就总体上而言,还处在相当欠发展的状态,但所谓的学术期刊数量之多(三千余种)、品种之全(半月刊、月刊、双月刊、季刊应有尽有),在世界上可能   更多...

杨玉圣:《学术共同体》自序

说实在的,本书原本并不在今年的出版计划之内。 自从2003年侥幸当上了教授后,对于出书,我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和压力了。也就是由于这个缘故,自2005年在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史学评论》和《学术规范与学术批评》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个人的专著或文集。只是趁2006年学术批评网创办五周年之机会,印制了两种“山寨版”集子,即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