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剑涛:甚么是当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共同底线?的相关文章

任剑涛:甚么是当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共同底线?

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形成从底线出发思考问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近代以来中国政治思想界流行的兼得理想状态与底线情形的政治思想理路所具有的消极影响,不能熟视无睹。从思想界来讲,这种思路在从胡适到40年代的新自由主义者、再到今天的新自由主义者或社会民主主义者,都习惯于将古典自由主义与新自由主义两种具有不同针对的理论体系胶合   更多...

任剑涛:在古典自由主义与新自由主义之间

90年代后期兴起的关于自由主义的论争,已经大致地展示了它的理论蕴涵。这场争论的精致性显然是不够的。一方面,这是因为争论据以展开的外部条件还较为紧张。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知识界关于这一问题的理论储备还较为匮乏。但是,从参与争论的各方对于自己理论立场的陈述中,我们已经可以基本窥视其理论蕴涵及实践意图。这种窥视可以有两个角   更多...

任剑涛 徐亮:公共哲学与自由主义

公共哲学(public philosophy)已经成为当代西方哲学的一大热点。在迈克尔·桑德尔重建公共哲学的理论努力中,自由主义是作为忽视“公共”哲学的对立面而出现的。[1]他对自由主义关于个人与社群、个体与国家的疏离关系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其实,桑德尔对自由主义的公共哲学有着明显的误解:一是自由主义政治哲学关于公共的论   更多...

任剑涛:自由主义与中国现代社会理论的建构

站在世纪交替的时代边缘,审视中国思想对中国社会的反省,有两个问题,突兀地横亘在我们面前。其一是,二十余年的改革开放,确实已经使中国脱离了古典的运行轨迹,逐渐形成为一个既区别于传统社会,又相异于推行了三十年的社会主义实践模式的“转型社会”。所谓转型,就是从“传统”向“现代”的社会类型转换。这已经是一个观察当今中国社会格局   更多...

任剑涛:国家治理的简约主义

复杂的现代国家结构需要简约的治理机制。依据国家治理的奥卡姆剃刀原理,可以确立国家简约治理的两个相关准则:一是国家治理的以简驭繁定理,建立国家权力的分权制衡架构;二是国家治理删繁就简的改革选择,避免国家成为吞噬市场和社会的大政府。   更多...

任剑涛:思想的张力——当代西方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之争在中国

在西方政治思想界,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的争论已经进行了20余年,1 这一争论以文化传通的形式进入汉语学术界,也有10来年的历史。2 在西方政治思想界,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之间的争论,显示的是近代以来西方主流政治思想与非主流政治思想之间的思想张力。这种张力,是西方政治思想与西方社会互动而能够保持其活力的象征。当这种争论进入汉   更多...

任剑涛:步入相对主义:当代中国人价值观的切近审视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人经历了二战以来最严峻的价值崩溃与重建的考验——1968年的学生反抗运动,使战争反省与社会反省相结合,造成西方启蒙运动以来为人们坚信的现代价值的解体,理性主义、进步主义、普遍主义的价值观受到全面挑战,那种让西方人自信的现代价值堤防,带有某种绝对主义色彩的价值建构,无法自固根柢。随之而起的,是建立   更多...

任剑涛:自由主义之争:学术建制与知识问题

《天涯》杂志1999年第一期,发表了我写的一篇评论文章——《解读“新左派”》。这篇文章评论了国内几个主张以社会主义式的“全面民主”,来解决改革开放中出现的种种社会问题的人士的观点。后来被评论者之一,北京大学博士、中文系副教授韩毓海先生署名发表了《“相约98”,“告别98”——新年答客问》的回应文章。文章对我进行了严厉   更多...

任剑涛:中国如何凝聚人心

任剑涛,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学社高级访问学者。研究方向包括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公共理论、行政伦理、当代中国政治分析的研究等。已出版《伦理政治研究》、《道德理想主义与伦理中心主义》等著作。面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的采访,任剑涛的高速话语在一个多小时内   更多...

任剑涛:政治重塑文化——读《自由主义的核心真理》

1993年,哈佛大学著名教授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一文,引起世界范围内学界与政界激烈的争执。为了力辟众说、证明己见,亨廷顿随后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并出版专著《文明冲突与重建世界秩序》,对自己的观点加以申辩、解释和完善。也许是因为亨廷顿的论文和著作受到太多的关注—质疑、批评与赞同的缘故,促使他与志同道合的研究者们合作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