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略论朱子学之主要精神的相关文章

钱穆:略论朱子学之主要精神

中国学术有一特征,亦可谓是中国文化之特征,即贵求与人同,不贵与人异。请从孔子说起。孔子自言其为学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人之为学,能于所学有信有好,称述我之所得于前人以为学,不以自我创作求异前人为学。故孔子曰:“甚矣,我衰也,久矣不复梦见周公。”则孔子之学,所日夜追求梦寐以之者,为周公。孟子亦曰:“乃吾所愿,则学   更多...

钱穆:略论中国社会学

(一) 1中国人称身家国天下。人生各有身,又有家。家之上乃有国,有天下。人生不能离此四者以为生。身家国各有别,天下则尽人所同,故更无驾天下之上者。人生乃一会合。身有五官四肢六脏百骸,即是一复杂之组合。惟身之组合皆属物,可谓乃一自然人。家国天下,则人与人相会合,乃为文化人。凡其会合皆有统。身统于心,实则家国天下亦皆统于心   更多...

陈来:陈荣捷朱子学论著丛刊总序

陈荣捷先生(1901-1994),已故著名的世界中国哲学权威和朱子学权威,一生朱子学著述甚多,他的中文著作原皆在台湾印行,现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将出版陈老先生的朱子研究著作的简体字本,这是我国朱子学研究的要事和喜事!陈荣捷先生1901年生于广东开平县,幼入私塾開蒙,后在塾师指导下习读四书五经等书。1916年春赴香港,考   更多...

张启明:胡适与钱穆的院士公案

钱穆一直到1968年才成为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以他的学养和声望,院士来得如此之迟,学界未免议论纷纾在这一桩公案中,胡适的态度颇可玩味。综合一些相关的资料,我的一个大胆假设是,因为胡适与钱穆在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态度上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的或明或暗的一些影响,多多少少延迟了钱穆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的时间。钱穆苦学出身,自学成   更多...

刘军宁:谁是地之主?土地财产权与村镇共和

近年来,农民的境况问题在民间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在中国,农村的许多地方存在着程度不同的农民负担过重、农民权益得不到保护、农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政治身份得不到落实等等问题,这些问题似乎并不仅仅是由某些特定的政策因素、人为因素造成的,而是有其更深层的原因。这里要讨论的是土地的所有权问题,以及土地财产权在农民问题中的   更多...

钱穆:衡量一间学校的三个标准

我们评论一间学校,仍有第三标准,(编者 [注: 刘国强] 按钱先生在本文前面所称的另两个标准:第一个标准是物质上的,包括建筑和设施,第二个标准是学校拥有多少教授,开设多少科程,及学生在学业上的成就如何,此处不录。)这就是我们校歌里所唱的「新亚精神」。所谓精神,这标准则更是难说了。如何叫做新亚精神?让我从浅显易明处说去。   更多...

张晓唯:钱穆的生存之道

史学名家钱穆(字宾四)靠刻苦自修,由寒微的乡村教师而讲学北大、清华等校,望重士林,历久弥坚。然其思想和学脉起初均不入学界“上层”主流,始终处于边际状态,却能顽强自持,以至卓然成家,终为世人所认可。他生长于贫苦环境,早年家中累遭变故,胃疾几乎伴其一生,且多次“历险”,凶危屡现;又遭逢变动不居的乱世,流徙动荡,长年索居,   更多...

方舟子:郭沫若抄袭钱穆了吗?

一最早知道已故 国学大师 钱穆的门生余英时氏揭发郭沫若著《十批判书》(以下简称《批判》)抄袭钱穆著《先秦诸子系年》(以下简称《系年》)一事,是两年前从丁东评论郭沫若的文章《逢场作戏的悲哀》(《书屋》1996年第4期)看来的: 近读余英时所著《钱穆与中国文化》(上海远东出版社1994年12月初版),才知道郭老治学上的实用   更多...

钱穆:北京大学杂忆

一 一九三一年夏,余在苏州,得北京大学寄来聘书。待余赴平后,清华又来请兼课。此必颉刚在北平先与两方接洽,故一专任,一兼课,双方已先洽定也。但余亦未以此面询之颉刚。 余赴北大,在历史系任教,是为余在大学讲授历史课程之开始。所任课,一为中国上古史,一为秦汉史,皆必修课由学校指定。另一门选修课可由余自定。余决开近三百年   更多...

朱杰人:“道统”与朱子的新儒学

今天我们看道统,不能仅仅停留在朱子那个时代。我们不能狭隘地看道统,朱子所谓的道统,实际上就是自伏羲、神农、黄帝、孔子、孟子以来形成的中国人的文化和精神传统。道统的直接对立面,是异质文化,是异质文化的入侵和对本土文化的阻断。所以,捍卫道统就是捍卫本土文化,就是捍卫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捍卫我们的精神家园、捍卫我们的价值观和   更多...

朱学勤:想起了鲁迅、胡适与钱穆

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 对鲁迅,我的认识有过反复,感情上有过起伏。60年代至70年代是信奉,80年代则是怀疑、疏离,甚至有点厌烦。80年代最后一年起,才明白自己所处的年代还是鲁迅的年代。 在片面信奉的年代所形成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无异于一场包办婚姻。除了意识形态读物,你能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