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泉:我在国外讲“故事”的相关文章

杨福泉:我在国外讲“故事”

我自20世纪80年代初从事学术工作以来,常有机会走出国门进行学术交流,因为是做民族学的研究,所以出去无论是讲学还是学术会议,都会和民间故事、谣谚诗歌等有密切的关系。 1983年1月至1985年1月,1986年3月至1988年3月,我在德国科隆大学与雅纳特(K. L. Janert)教授进行纳西语和当代纳西文献的研究,   更多...

资中筠:在国外“吃请”

见报上刊登国人在国外旅游,其吃喝之排尝浪费之大、席间的喧哗令外人咋舌。我由此想到多年来在国外“吃请”的情况,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各国民俗、民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有一次美国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驻日大使曼斯菲尔德请我吃饭。当时,我正在华盛顿做访问学者。一天,曼斯菲尔德办公室打来电话,说是参议员要约一个方便的时间,请我共进午   更多...

杨福泉:我与母语

1、母语与故土文化对我的影响我是个纳西人,纳西语是我的母语,它对我来说,有一种魂牵意系的魔力。我觉得它是世上所有的语言中与我的精神和心灵世界关系最为密切的语言。尽管如今我当了教授、博士,并常有机会到国外讲学访问,在生活和工作中用得最多的是汉语以及英语,写作最多的是用汉文,但我不能想象,如果我不讲自己的母语,我的精神世界   更多...

杨福泉:洛克《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校译后记

(我审校和补译此书,所花费的精力和时间,超过了我写不少论著所花的功夫,仅仅为弄清植物动物和藏传佛教等方面的各种术语,就自费购买了很多相关的工具书,如今此书在市场上销售量很大,受到各方面读者的广泛欢迎,已经重印了很多次,我觉得作为一个与洛克先生有些“隔世之缘”的纳西人,对他的这本巨著在他生活了27年的中国重新受到这样的关   更多...

杨福泉:《东巴教通论》后记

这本《东巴教通论》是在我承担的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东巴教通论”研究的基础上补充修改而完成的。该项目于2004年立项,几番寒暑,最终形成了这本书。我虽然出生在纳西族聚居的丽江,但因为纳西族的本土宗教东巴教在新中国成立后已经逐渐衰落,在大部分纳西族乡村已经基本停止活动,因此小时候对东巴教没有耳濡目染的了解。我对东巴教   更多...

杨福泉:埃及游历三篇

一、金 字 塔 下在埃及首都开罗西侧的吉萨,当那三座列為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金字塔一下子呈现在我的眼前时,对我心灵的震撼还是远远超出了原来的想象。沙漠上空明晃晃的太阳,灿烂地照耀着矗立在漠漠黄沙中的三座金字塔,塔尖遥遥地伸向长空,犹如三支巨大无比的笔,在蓝天上纵横挥洒地书写着千万年来宇宙洪荒大漠莽原的神秘和壮丽。走近那由   更多...

杨福泉:滥用“国学”不利于中华文化认同

当代中华民族要构建56个民族团结和谐的社会及和谐稳定的边疆可持续发展,就应该呼唤一种更具整合性和互补性的中华文化精神和国民教育,要避免当前一浪高过一浪的"国学热"的负面作用,避免片面地以"汉学"和"汉文化"来代表中华民族文化的弊端。   更多...

杨福泉:再论中国少数民族文化的危机——以云南为例

内容提要:国内外研究和欣赏中国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的热潮方兴未艾,云南即典型的例子。民族文化成为云南旅游业得以繁荣的关键因素。但同时,云南民族文化正在畸变的当代工业文明和城市时尚的冲击下日趋衰落,当前最为迫切的大事是应倾全力挽救正濒临危境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包括无形和有形文化),并加以传承和保护。运南应该充分利用在中国乃   更多...

杨福泉:日本的垃圾处理见闻

最近,我应邀到日本京都大学和爱知大学进行学术演讲,参观了日本的一些城乡,对日本人的环保意识和做法留下很深的印象。垃圾处理是与千家万户须臾相关的要事,可以说,如何处理垃圾是当代城乡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这里根据我的所见所闻略作介绍。不论是在东京、京都、名古屋这样的大城市,还是在旅游名胜地高山市、北海道的札幌等中小城市,有个   更多...

让理想之光照进现实——杨福泉博士谈扶贫试点项目

《中国民族报》记者 牛锐近年来,学术界在民族文化保护和传承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既有理论的建树,也有务实的行动。由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杨福泉博士引进和主持、德国米苏尔社会发展基金会资助的两个扶贫项目——“民族中专贫困生助学”和“少数民族妇女传统手工艺技术培训”,于2004年开始在丽江实施。几年来,这两个项目资助   更多...

杨福泉:《走进图画象形文的灵境》后记

我长年在故乡的土地上跋涉,20余年来,足迹遍及滇、川、藏地区的很多纳西族村寨。东巴文化是我苦心探询的纳西学重要内容之一。在多年的田野调查中,我与各地很多东巴老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从他们那里不断地探求纳西人的古文化之秘。在学术刊物、学术著作以及国际论坛上,我一直与国内外学术界的同仁进行着同行之间严谨的讨论。而在现在的这本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