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刚:乱中求稳、锐意改革:女皇武则天以猛治天下的相关文章

袁刚:乱中求稳、锐意改革:女皇武则天以猛治天下

提要: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武则天是一个铁碗政治家,她残酷地镇压政敌稳操中枢权力,以威猛治国而不注重和谐。但她乱中求稳,锐意改革,武周革命使政治格局发生制度性变迁,以科举制为中心的官僚政治得以确立,贵族政治彻底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武则天还修订法律,订立行政规范,文治武功都大有建树,大刀阔斧地改革稳健地将大唐推人盛世。   更多...

丛亚平:以“公平”治天下则天下安——黄树东的警示为何发人深思

看清根源病灶的智者克雷洛夫的寓言《鹰和鼹鼠》曾给我儿时留下深刻印像。鹰王挑中了一棵高大的橡树筑巢,打算夏天在这儿孵养小鹰。鼹鼠大着胆子来警告鹰王。“这棵橡树不安全,它的根几乎烂光了,随时会倒掉。”但老鹰觉得自己不必借重成天躲在洞里 的鼹鼠的见识,难道老鹰的眼睛还不够锐利的吗?鹰王照样在这棵树上筑巢和养育后代。终于有一天   更多...

在天下太平与天下大乱之间

李寒秋“9·11”大爆炸事件发生后,很多业余的和专业的战略分析家都对美国采取军事报复行动,直接出兵占领阿富汗的前景进行了预测与评估。认为美国将直接占领中亚心腹地带,实现其永久控制海湾地区,威胁中国、俄国与伊朗的一石三鸟之计。站在美国的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的立场上来看,美国军方推行这种战略的确有极大的好处,但是根据美国   更多...

周瑞金:共克时艰更需要锐意改革

在纪念了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之后,在世界性的金融风暴中迎来的2009年,对中国人民来说当是喜忧参半,乐观与忧患并存。 跨进新的一年,作为一个一辈子吃媒体饭的老报人,我的最大感受是什么呢?我从忧患中看到的乐观景象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喜看“新意见阶层”的崛起! “新意见阶层”值得研究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消息,截至2008   更多...

昔日的天下观

引言:当地圆学说在晚清传播时,舆情大哗。不少饱学宿儒发出共同的责难:“要是地球真是圆的,生活在另一面的人难道都是倒立的吗?”虽然把“中国”确定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名称是到19世纪后期才出现的事情,但中国统一的概念却已经存在了三千多年。甚至在中原的统一国家形成之前,政治家和学者已经纷纷推出了各自的统一蓝图。虽然当时还没有一个   更多...

葛剑雄:得天下与治天下

刘邦与陆贾有关治天下方式的对话不时被人提到,多数人已耳熟能详。刘邦之所以从善如流,接受陆贾的意见,承认在马上得的天下不能靠在马上治天下,大概已初步尝到了治天下的不易。但不易到什么程度,史书上没有明说,读史者往往缺乏具体了解,试比较如下: 在民主政治制度建立之前,中国历代一贯实行中央集权的专制政体。在这种条件下,要得天下   更多...

刘学伟:“天下”者,谁的天下?

赵汀阳先生天下观简介赵汀阳先生是我极为欣赏的一位其实比我还年轻许多(1961年生人,比我整小10岁)的中国当下屈指可数的货真价实的哲学家。他现为社科院哲学所的研究员。他所创立的哲学概念中,以“天下观”最有影响。为了商榷,我当然要先对此做若干介:天下是中国古代对世界的称呼,它的规模大于国家。这个天下(蓝天之下的所有地方)   更多...

雷颐:从“天下”到“国家”

中国不“中”“天圆地方”,是中国传统的地理概念,而且,这种观念不仅是“地理”的,更是“伦理”的,中国位居中央,以“华夏”对“四方之夷”。鸦片战争失败后,天圆地方、中国居中的传统观念也随着现代地理学的传入开始一点点坍塌。其实,早在明朝中后期,西方来华传教士已将“地圆”的现代地理学介绍进来。1602年,利玛窦(Ricci,   更多...

韩三洲:天下谁知胡遐之

前几年曾购得一本《李锐诗词本事》,才知道胡遐之这个名字的。这本书是他与出版家朱正两人合编的,把李锐的诗词本事,来龙去脉,诠释得清清楚楚的。之后,恰与李老得一相见,还烦劳老人在书上签名留念,成为架上珍惜的一本藏书。去年,无意中又从北京旧书摊上买到一本岳麓书社出版的《荒唐居集》,这本书的作者,正是已辞世两年的胡遐之。“满纸   更多...

童世骏:中国的世界责任:以“天下人”的立场观“天下”

这几年,在西方许多学者眼里,以民族国家为单位讨论国际问题似乎有些过时,连“国际”一词本身,也因为其含义实际上是“民族国家之间”,而显得不大合乎时宜。于是乎,现实主义者们热衷于谈论“全球”,理想主义者们热衷于谈论“世界”,分不清现实与理想界限的人们,则热衷于谈论“帝国”。在这种情况下,一位叫赵汀阳的中国哲学家建议:在这个   更多...

吴稼祥:以“公天下”解治乱循环

学者吴稼祥前不久出版的《公天下》,致力于本土化的学术创新,他通过20多年的思考,历时3年创作完成此书,书的封底印着吴稼祥的话:“此书,朝成夕死可矣。”该书初版后一月三印,销量破四万。有人誉之为“三十年难得一见的政治学佳构”“揭示了中国政治或者中华文明内在的危机性”。而他自己这样概括这本书的整体内容:一个超大规模国家,唯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