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就: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为什么重要?的相关文章

朱海就: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为什么重要?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功是走市场经济道路带来的,未来的出路还是在于继续推进市场化改革,那么市场化的道路怎么走?在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奥派恰恰是可以提供理论支持的。在所有的经济学流派中,奥派为自由市场经济所提供的理论是最为扎实的,奥派有理由为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作出自己的贡献。   更多...

秋风:解释金融危机与经济衰退——奥地利学派的视角

介绍《奥地利学派译丛》非常感谢大家在这么冷的天里参加这个活动——奥地利学派也属于冷门的理论。我首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我们的书。奥地利学派大家可能有一定了解,它是一个古老的经济学流派。最早的一批研究者是奥地利人,维也纳人,他们发表了一套非常有趣的理论,这个经济学流派我们称为奥地利学派。有很多人以为是研究奥地利的。我自己在好多   更多...

第七章:德国和奥地利的外交思想

德国是一个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历史上,德国曾经长期处于分裂的局面,全国由30多个各自为政的独立邦国组成,只是在形式联合成为德意志邦联。奥地利和普鲁士为最大的两个邦国,最初奥地利在邦联中占有优势。1848年欧洲革命以后,普鲁士迅速崛起并掌握了德国统一的主导权。而普鲁士是一个具有强烈的军国主义传统的国家,它继承了13世纪   更多...

向松祚:开创真正的中国经济学派

风云际会 大作问世2008年7月14日—18日,98岁高龄的大宗师科斯亲力亲为,主持召开“中国经济制度改革三十年国际研讨会”。张五常的《中国的经济制度》(以下简称《制度》)是5天会议的主题论文(the Leading Paper)。与会四位诺奖得主(Ronald Coase, Robert Mundell, Dougl   更多...

张五常:中国应产生基于科斯理论的经济学派

2010年12月29日,新制度经济学创始人之一、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科斯教授迎来100岁生日。天则经济研究所等国内十余家学术机构将召开“科斯与中国”学术研讨会,为科斯教授祝寿。搜狐财经作为本论坛的独家网络合作伙伴,将全程直播本次研讨会。以下是搜狐财经的现场报道: 张五常:1967年我到了芝加哥之后,碰到很多芝加哥大学的   更多...

杨小凯:新政治经济学与交易费用经济学

最近笔者在自己的经济学专业中涉及到风头正健的西方政治经济学(不是中国或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及交易费用经济学中一些与政治经济改革有关的研究,希望与读者分享。笔者细读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诺斯与温格斯特一篇在经济史杂志上发表的精采文章。此文从产权经济学和交易费用经济学的角度研究英国十七世纪光荣革命前后的政治制度变化对英国   更多...

经济学谬误讨论

显学的无奈和经济学家大康 经济学在中国是显学,越来越学院化,政界化,商界化,圈内化.因为经济学家似乎成了股评家.吵来攻去无非吸引眼球,来点明星效应和人气弃大康.事实上名家都奔驰别墅不在少数.最近廿多年,凯恩斯派弗里德曼派..西方名家理论都有登场.然而巨额国债和坏账依然刺激不了总需求.为什么?中国经济学家还没有或还不敢甚   更多...

韦森:从语言的经济学到经济学的语言

【内容提要】:通过对语言的经济学和经济学的语言两方面的历史文献的综合评论,本文对经济学和博弈论的深层哲学基础进行了一些理论反思。在哲学和其它多门社会科学已发生了“语言转向”的当代社会科学话语语境中,本文第一节提出了是否也将会在当代经济学中发生一个语言转向问题。第二节对自亚当·斯密以来语言的经济分析方面的文献进行了综述。   更多...

汪丁丁:从哲学到经济学

当我们回答问题时,我们从常识出发。当我们解释事情时,我们不仅依靠常识而且依靠系统化的知识事情之所以发生,有偶然也有必然,合称因缘。例如,编辑部主张由我来续写这个已由嘉映兄写了一年且因他出远门而不能接续的专栏。因此,我这篇文章的标题,不仅合辙,而且还有一层涵义,就是打算从哲学说回经济学。嘉映在这里写过一篇文章,名为《哲学   更多...

茅于轼:为什么要建立人文经济学?

【编者按】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近日与几位年轻学人成立了“人文经济学会”,该学会由茅于轼先生倡导并担任理事长,旨在用日常语言来讲述经济学道理,将在11月正式推出。茅于轼先生特为此撰写了《人文经济学会成立告示》,并授权FT中文网刊发。我们提出建立“人文经济学”的设想。经济学本来就是人文科学,为什么还要建立人文经济学呢?我们所   更多...

林毅夫:重构经济学

遵循主流发展思潮或是政治利益集团的影响来制定经济管理政策,可能导致的失败有时源于政府并未尽责,或没有为持续的工业化进程提供必要支持;有时可能源于政府所追求的产业升级目标过于宏大,或源于无法在特定时点为经济发展方向作出最佳判断。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