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玺璋:如何看待西方报纸上的李鸿章的相关文章

解玺璋:如何看待西方报纸上的李鸿章

十九世纪中叶以后,随着中国与西方各国的交往越来越多,西方媒体对于中国的兴趣也明显地增强了,表现之一是各种报道层出不穷,花样翻新,大有发现新大陆而好奇心不可阻挡之势。近年来,颇有些出版界的朋友,致力于搜集整理西方报刊对于中国的报道,成绩十分显著,为中国近现代历史研究贡献了许多难得的资料。赵省伟便是做得有声有色的一位,他   更多...

解玺璋:鲁迅之于当代是“立人”精神

在一次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逝世75周年的研讨会上,专家们的讨论让我联想起读鲁迅作品时的一些感触。关于鲁迅精神,大家谈得最多的一点,就是“立人”。这是鲁迅在《文化偏至论》中反复论证得出的一个结论,在他看来,中国要在与世界列强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其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事举;若其道术,乃必尊个性而张精神”。 鲁迅   更多...

向继东:李鸿章这个人

因为电视剧《走向共和》连播的缘故,晚清人物李鸿章又成了人们争议的话题。梁启超曾写过《李鸿章传》,对李氏作了一番总结:“李鸿章今死矣。外国论者,皆以李为中国第一人。又曰:李之死也,于中国今后之全局,必有所大变动。夫李鸿章果足称为中国第一人与否,吾不敢知,而要之现今五十岁以上之人,三四品以上之官,无一可以望李之肩背者,则吾   更多...

蔡雯:美国报纸如何刊登头版广告

头版是报纸的形象展台,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头版要不要登广告?登多少合适? 如何处理新闻内容与广告的关系? 一直是令报界很伤脑筋的问题。我曾经在多家报社讲学时批评过国内有些报纸的头版因为广告不当而形象不佳, 但因为一直没有机会大规模地接触世界各国的报纸, 便难以判断我们的问题是一种普遍现象还是“中国特色”。这一年在美国做   更多...

解玺璋:美妙的音乐 荒唐的爱情

当前奏曲在剧场里响起的时候,我看到指挥陈佐湟挥动起他的手臂。音乐的旋律在他的驱赶下跃跃欲试,大幕虽然尚未拉开,卡门与堂·何塞的精灵却已呈现在我们面前。我听到了他们痛苦而有力的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喊。在法国歌剧历史上,《卡门》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在比才一生的创作中,它也是最具影响力的作品。尽管我们从未看过《卡门》全剧的演出   更多...

张允若:纸上的“人权行动”

经国务院授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4月13日发布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这个计划洋洋二万多字,描绘了今后两年的种种人权设想,作出了许多动人的人权承诺。在当前严峻的人权形势下,读到这种美妙的“计划”,未免有种苦涩之感。一些公然践踏基本人权的事件此起彼伏、连绵不断,不仅没有遏制消减的迹象,而且根本不能   更多...

胡绩伟:论人民的报纸

党报的党性和人民性是一致的。党报是党的报纸,又是人民的报纸。在这个原则问题上发生过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我在《论党报的党性和人民性》一文中作了论述。应该把党报办成人民的报纸,这个方针问题解决以后,究竟如何把党报办成人民的报纸,使党报的党性和人民性真正一致起来,还需要作专门的研究。要把党报办成人民的报纸,究竟有些什么具体要   更多...

李鸿章:历史何曾有“定论”

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目中,曾签订过《中日马关条约》、《辛丑条约》等30多个不平等条约的李鸿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卖国贼”;而眼下正在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黄金时间热播的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中,李鸿章却成了一个雄才大略、励精图治、忧国忧民、忍辱负重的“爱国者”。这下惹恼了无数热血观众。互联网上,愤愤不平、“义正辞严”的   更多...

李扬帆:李鸿章夹缝中的现代意识

说起晚清权臣李鸿章,人们总是会想到“卖国贼”、“千古罪人”这样的评价。但是,当我们平心静气、理性来思考李鸿章所处时代大厦将倾的尴尬境地的时候,我们发现,李鸿章无法也不能承担晚清对外交往失败的悲剧后果。理想与现实的两难中西冲突,是两个独立发展的文明体系的冲突。这样的冲突既是局势上的冲突,也是士大夫内在观念的冲突。因此,晚   更多...

蔡尚伟:民国初期重庆独立意识在报纸上之萌芽

民国以前,政治格局相对稳定,重庆作为四川一部分的地位“天经地义”,只是随着重庆商业的发展,重庆在四川格局中的地位不断上升,早期报纸对此也有所反映,比如《广益丛报》第陆年第32期(西历1908年至1909年1月1日)中《纪闻》之《四川》有报道:“……督宪请设交涉使出奏○次帅以重庆府为全川中心点,近年辟为商埠,交涉事务更极   更多...

谁杀死了报纸?

(吴万伟 译)最有用的媒体形式正在消失,虽然让人关注,但没有必要惊慌。作家阿瑟•米勒(Arthur Miller)1961年的时候说“我觉得,好的报纸就是国人之间的对话。”十年后,《华盛顿邮报》的两名记者写了一系列的报道文章最终把美国总统尼克松拉下台,使得印刷媒体的地位达到顶峰。在最风光的时候,报纸监督政府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