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保云:中国人为什么很难理解现代文明?的相关文章

尹保云:中国人为什么很难理解现代文明?

过去流行的“现代化”这个词的含义很清楚,就是向现代文明转变,是向先进国家学习。 为什么中国老是对现代文明的意义认识不清?陷入一次次迷茫和争论?不少人认为是反改革的“特权集团”为了守住自己的特权和利益,故意装聋作哑甚至颠倒黑白。这种看法并不完全正确。也许“特权集团”真的是不懂现代文明,因而其所作所为总是被幻想所左右。   更多...

秦晖:在现代文明的共有平台上

近年来“左右”成了一个热门话题,1997年有所谓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的争论,2004年国企改革讨论与2005年医疗和教育改革讨论实际上也是这类讨论的具体化。 一般历史书上说左右这对概念起源于法国大革命,当时国民公会议员中主张激进变革的坐左边,保守的或不那么激进的坐右边,于是就有了“左派”“右派”的区别:左派是激进派,右   更多...

郑酋午:何其艰难,中华现代文明的构建

中华古代文明和文化何其辉煌,何其灿烂,但中华古代文明转向中华现代文明之时却是何其艰难!中华文明转型是从1861年的洋务运动开始的,从那时起到现在已经有一百五十一年了,然而,这一转型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为什么中国文明转型如此之艰难呢?这一问题值得有中华情结的我们再思考。近代以来,中国人为了追寻现代性,进行了两次洋务运动和两   更多...

郑永年:为什么美国很难确定其中国政策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短短一段时间里,美国很快确定了其对前苏联的策略,那就是“围堵”政策。美国的围堵政策导致了以美国为中心的西方阵营和前苏联阵营之间长达半个世纪的冷战。冷战结束后,美国一霸超强,其国际战略的矛头马上就对准了中国。这是因为在美国看来,苏联解体之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如迅速崛起的中国那样能够对美国的世界地位构成   更多...

崇明:现代文明建构中的国家与民主

一近三十年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和国力的显著增强向国人提出了一个令人兴奋的问题:这一发展是否意味着,我们一个半世纪以来翘首以盼而姗姗来迟的民族崛起和文明复兴就要成为现实,或者已经成为现实?很多人对此予以了肯定的回答,而不少知识界精英开始论证这一崛起和复兴的原因、内涵和意义。上世纪最后二十年,困扰中国知识界的问题是“中国向何   更多...

郑酋午:现代文明型国家:对公平政治的追求

当今我国的经济、社会不公平主要是由不公平政治(理念、制度、机制和政策行为)导致的,我国现在和未来,都需要正视中国经济、社会不公平问题的严重性,应发展公平政治,以便有效地解决我国严重的经济、社会不公问题。而要解决经济、社会的不公平问题,必须首先实行以公平为导向的政治变革,即推行公平政治。古代文明型或人治文明型国家,实行的   更多...

袁伟时:让现代文明在中国的土地上生长

中国传统文化有很多东西是瑰宝;所有物质的、非物质的文化遗产,都应该保护起来。至于哪些进博物馆,哪些在现实生活中继续生长,那是自然选择过程。让各种文化兼容并包,自由交流,不要干预公民的创造和选择,文化就健康成长了。   更多...

宋雄伟:现代文明视野下的“中国梦”

世界几千年的风云变幻,历经沧桑,最终殊途同归,形成了现代文明的基本价值和共识。“民主、公正、平等、幸福、自由、法治”成为世界各国追寻的共同价值和目标。而每个国家在实现这些目标的过程中,也都走过不平凡和独具特色的道路。1689年英国光荣革命确立了“君主立宪制”的政体,君权受到遏制,民权得以提升。然而,如若没有大英帝国长达   更多...

孙惠柱:中国戏曲与现代文化

在标志着中国现代文化全面开局的 五四 运动中,有两个关键的要素和戏剧密切相关:《新青年》大力宣传的 易卜生主义 出自 现代戏剧之父 ,被严厉批判的旧文化中对老百姓影响最大的则是 旧剧 ,也就是戏曲。新旧两派恐怕谁也没有想到,那时候形同水火的易卜生和戏曲有一天竟会牵手联姻。 五四 时的全盘西化派曾断言,戏曲是只能为封建遗   更多...

李向平:信仰乱象需要现代文明价值匡正

如果说中国人信仰缺失的这个观点有道理,我想,是我们缺乏一个群体的信仰。但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中国人有的是信仰,中国人的信仰形形色色、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关键是这些信仰太缺乏认同,太个人化了,所以信仰对这个社会构不成作用,从整个层面来看,这就是信仰之迷乱。中国人信仰太个人化太功利南都:现在很多人都把社会问题,推到信仰缺失的   更多...

郑酋午:现代文明型国家:法律是通则

在我国法律还不是通则,中共各级领导人的指示和中共各级党组织的文件比法律更有效力,所以张维为教授说我国是“文明型国家”的“文明”应不是指现代文明或“法治文明”而应是指古代文明或“人治文明”,因为现代文明型国家的通则只能是法律。国家文明和进步,用系统主义哲学语言来说,就是社会和国家系统演化优化的过程和结果。国家要文明和进步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