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微:第三河岸的相关文章

魏微:第三河岸

这篇小说有两个译本,一本是赵英译的《第三河岸》,另一本译做《河的第三岸》,译者的名字忘了。我喜欢前一个译本。这是我读过的最好的短篇之一,作者是巴西人罗萨。在国内的选本里鲜有见到,问过很多朋友,都说没读过。余华读过,我见他写过一篇观后感,比小说的篇幅还长,也是极尽赞赏之能事。我喜欢这篇观后感——仅仅因为它是《第三河岸》的   更多...

高一飞:三河市法院有没有“司法能力”

最高法院院长肖扬指出,“要通过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切实增强人民法院司法能力。”,具体来说,“人民法院要切实增强6种能力,即增强惩罚刑事犯罪、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能力,增强依法调节经济关系、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能力,增强依法处理矛盾纠纷、保障社会和谐的能力,增强支持和促进依法行政、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   更多...

淮河的灾难

黑色的七月 盱眙,是江苏省中部洪泽湖边的一个小县。千里长淮奔涌而来,横穿盱眙,然后注入洪泽。 1994年7月28日凌晨,被连天干旱和高温折磨得筋疲力尽的盱眙人,一觉醒来,吓呆了:平日黄绿色的淮河,突然变成了酱油色;浑浊不堪的水面浮荡着白花花的泡沫,奇腥恶臭;随处可见的死鱼无不翻瞪着恐怖的大眼,像在怒问苍天。 这可是盱眙   更多...

樊纲:还要多少年才能抵达河对岸?

彼岸已知 河是要过的,怎么过不知道,于是要摸石头。要不要说清楚这个河是什么,不一定。为了某种原因不一定说清楚,但是我知道我要到一个彼岸去。 如果说,过去的一些说法都是过渡性的,那么,30年之后的今天至少要明确,我们就是要向市场经济转轨,我们要建立市场经济基本的制度规则。 一般制度由哪些构成?一般说法是一个激励机制,一   更多...

魏微:哭

这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解释。有一次,一个朋友跟我开玩笑,我大约是难为情,总之,有点扭捏了。他呢,也觉得讪讪的,便走到一边跟其他人说话了。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是我有点难过,因为是很好的朋友,又是那样善意的玩笑,我完全可以表现得大方一点,拍拍他的肩膀,或者不落痕迹地说些玩笑话,就能混过去了。可是我竟不能。很多天后,那个朋友又说   更多...

魏微:在明孝陵乘凉

1好多年前,小芙的父母还是南京明孝陵管理处的职工。阴孝陵是明代皇帝朱元璋的陵墓,座落在南京东郊,经过六百年的风吹雨打,早已破落。在南京,这样的地方总是很多。南京有的是破城墙,不知哪朝哪代。身穿超短裙的少女从城墙下跑过时,回过头去总免不了要吃惊和惶然的。拾荒者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巷捡到了一片瓦片,有考古癖的人总忘不了要提醒他   更多...

魏微:跟踪

我住在市郊的一所大学里,一个冬天的傍晚,天黑得早,我外出散步。我走在校园的一条林荫道上,行人不是很多。林荫道的一侧有一条岔道,两旁是阴森、黑沉沉的松柏;经过这条岔道,可以到达一个园林式的所在,有河畔,游廊,六角亭,拱形桥……白天的时候,常有人来这里晒太阳。老人们垂钓,妇女们坐在露天长椅上织毛衣,小孩子蹒跚学步。间或,也   更多...

魏微:李生记

1有这么一个人,我们假设他叫李生,四十来岁,面色苍黄,平素表情比较严肃。他大概是湘西某地的乡下人,翻山涉水来广州打工,这一晃已经有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他周遭的生活不知发生了多少变化:城市吞没农田,高楼越发密集,当年与他并肩作战的工友们早已作鸟兽散,有的死了,有的发达了,有的更加落魄了……这其中的变迁,不说也罢。只有他   更多...

探亲的河

去台湾高雄要在香港机场31号登机口乘坐中华航空公司CI0626班机。当排队进舱的时候,我们的心情都非常激动。飞机呼啸而起,一直向东,飞进台湾海峡上空。香港距高雄633公里,实乃千里之遥。如果直航,厦门离高雄只有306公里,将会缩短一半航程。 飞机升入万米以上的高空,机身上下都是悠闲的白云,一会化作雪后的群山,一会又化作   更多...

魏微:大老郑的女人

一算起来,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大老郑不过四十来岁吧,是我家的房客。当时,家里房子多,又是临街,我母亲便腾出几间房来,出租给那些来此地做生意的外地人。也不知从哪一天起,我们这个小城渐渐热闹了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是繁华了。原来,我们这里是很安静的,街上不大看得见外地人。生意人家也少,即便有,那也是祖上的传统,习惯在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