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华读书报》的文字缘的相关文章

我与《中华读书报》的文字缘

我查阅了自己多年来在报刊上发表非学术文本的不完全记录,发现我最早在《中华读书报》上发表的文章,居然是一篇新书《我看鸳鸯蝴蝶派》的推介,发表于1997年8月27日,那时《中华读书报》创报刚刚三年。转眼又过去了17年之久,这些年我在《中华读书报》上发表了数十篇文章,写过两个专栏,接受过《中华读书报》许多次的专访和访谈,和   更多...

中华读书报:一部最优秀的年鉴学派概览

年鉴学派是20世纪欧洲最著名的史学群体,它因1929年创办的《年鉴》杂志而得名。不过,在伯克教授看来,当人们说出“学派”一词时,很可能已经将自己置于外行的尴尬位置。因为,以“年鉴”为标识的那批人,常常矢口否认存在这么一个门派。而且,他们虽然具有共同的分母,但作为个体,却各有路数。尤其重要的是,自20世纪20年代创始,三   更多...

余三定:我与《湖南日报》三代报人的文字缘

我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养成了天天写日记的习惯,近天我特为查阅了我初中时写的日记,发现我日记中最早关于《湖南日报》的记载,是1970年10月27日写的日记(那时我正读初中二年级),那天的日记记载我认真阅读了当月20日《湖南日报》的文章《认真学习毛主席光辉哲学思想 让哲学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我想,也许就是从那天起,我开始   更多...

刘宗迪:文字原是一张皮

《庄子》书中讲了一个轮扁斫轮的故事:桓公读书于堂上,轮扁斫轮于堂下,释椎凿而上,问桓公曰:“敢问公之所读者,何言邪?”公曰:“圣人之言也。”曰:“圣人在乎?”公曰:“已死矣。”曰:“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1桓公曰:“寡人读书,轮人安得议乎!有说则可,无说则死1轮扁曰:“臣也以臣之事观之。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   更多...

语言与文字-从古代西亚文明谈起

图片说明:上图:拱玉书教授下图:楔形文字因为此次拱教授的讲座学术性较强且穿插了大量的幻灯,再加上讲座时间本身很短,所以这里只能提供简短的概要,请大家谅解。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很出乎我的意料也使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其实我这种专业性很强的讲座是适合小范围的,比如10个人就比较合适。我今天想讲的是语言和文字的关系。为什么要选这个   更多...

赵晓阳:青年协会书局与中国基督教文字事业

基督教会历来重视文字出版事业,它是包括教育、医疗在内在华三大传教方式之一[1]。中国幅员广大、人口众多,各地方言造成的信息传播障碍,政府对基督教传教的禁止,文字出版成了将基督教带入中国的有效方式。来华传教士设立印刷出版机构,译佣圣经》和基督教典籍、西方思想科技书籍,发行报刊,介绍新知识,联系教会、信徒和传教士。活版印刷   更多...

洪振快:历史上的文字狱

清道光五年(1825)冬,龚自珍写了一首《咏史》诗,其中有一句“避席畏闻文字狱”。大意是,友朋聚会,本可无拘无束、畅所欲言,但席间有人谈到文字狱,因不忍听、不敢听,只好退席,落荒而逃。文字狱的恐怖可见一斑。龚自珍写这句诗之前的100多年,是中国历史上文字狱最惨酷的时期,尽管道光年间情况已大有改观,但读书人还是谈“文”色   更多...

陈岸瑛:从符号学的角度看文字与书法

(一)当艺术批评界开始把谈论符号学当作一种时髦的时候,可能并没有充分意识到符号学与语言学的关系。瑞士学者索绪尔(1857-1913年)既是符号学的奠基人,又是现代语言学的创始人,他提出要创建一门研究符号(希腊词是semeion)的科学:符号学(semiology),并建议把语言学当作这门一般科学的一部分[1]。在索绪尔   更多...

陈岸瑛:从符号学的角度看文字与书法

(一) 当艺术批评界开始把谈论符号学当作一种时髦的时候,可能并没有充分意识到符号学与语言学的关系。瑞士学者索绪尔(1857-1913年)既是符号学的奠基人,又是现代语言学的创始人,他提出要创建一门研究符号(希腊词是semeion)的科学:符号学(semiology),并建议把语言学当作这门一般科学的一部分[1]。在   更多...

张鸣:又见博客文字狱

文字狱是个好东西,是皇帝都喜欢。历史书上说,中国的帝制早在1911年辛亥革命就结束了,但是,变相的皇帝,尤其是土皇帝,一直都没有绝了种。因文章、 日记、通信而遭祸的事儿,不大不小的总是有。网络时代,手机短信文字狱,这些年一个接一个,这边还方兴未艾,那边又冒出了博客文字狱。一位在湖北民族学院 代课的老师,因为在自家的博客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