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都是斯密的孩子的相关文章

许小年:都是斯密的孩子

1976年弗里德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记者问他谁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不假思索地答道:“约翰•梅纳德•凯恩斯。” 一个从不隐瞒自己观点的学者,在事业的峰巅向学术对手致以崇高的敬意。这敬意并非佯作大度,与谦虚和礼貌也没有任何关系,弗里德曼对凯恩斯经济学的批 判是众所周知的。正是这一   更多...

徐琳玲:“刀锋”许小年

“一把刀的锋刃不容易越过,所以,智者说,得救之道是困难。”—— 摘自毛姆小说扉页,源自古印度哲学经典《奥义书》桌上的餐盘一个一个地撤了下去。小餐厅包间里,最终只剩下记者和许小年。有一瞬间,我有如坐针毡的感觉。他比印象中瘦得多,总是眉头紧锁,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眼神言辞锋利得像一把刀,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了某个人——虽然   更多...

许小年:经济转型和产权保护

本文是许小年先生在 “2012中国绿公司年会”上的演讲整理稿,共识网根据会议速记稿和新浪视频直播内容整理修订,未经许小年先生本人审阅,转载请注明。以下为文字实录:许小年:各位来宾大家早上好,非常荣幸今天在这里,跟大家就经济转型和民营经济发展做一次交流。我讲的题目是经济转型和产权保护,这个两个看上去是不同的话题,但实际上   更多...

许小年:陆克文和凯恩斯错在哪里?

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先生最近在《财经》杂志上发表文章, 系统表述他宣称的“第三条道路”,并自信地认为,只有他和他的社会民主主义者们才能有效应对当前的全球经济危机。尽管充满着违背事实的结论和没有根据的政 策药方,这篇文章代表了金融危机之后的一种流行思潮,特别是因为它出自一个国家的总理,对公共政策的制定具有不可低估的影响,   更多...

老愚:我们都是乌托邦病患者

当抢劫犯伍勇1978年2月24日在四川宜宾出生的时候,我已经十五岁。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那年冬天召开。官方对此次会议的内容有两个表述:一、批评了“两个凡是”的方针,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二、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口号,否定了中共十一大沿袭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以及“文化大革命”   更多...

许小年:紧缩政策不能半途而废

7月6日,央行再次加息0.25个百分点,这是今年以来第三次加息,显示通胀调控压力依然巨大。著名经济学家、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在微博上对此点评,“即使加250个基点,真实利率还是负的,通胀还会继续恶化。”就近期通胀、宏观经济形势以及中小企业融资难等问题,许小年教授在苏州“中欧——博尔捷人力资本论坛”上接受了《中国经   更多...

许小年 白彤东:儒家精英政治在现代社会是否可行

对话人物“儒家传统的社会中,你很难建立起法律体系。因为儒家认为没有必要建立法律体系。在儒家的思想里,它就不认为法律体系是必要的。以儒家作为社会的指导,就一定是以德治国,不是以法治国。”——许小年(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曾获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家中的关系将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理解社会关系   更多...

许小年:改革需要更多共识

国进民退的十年搜狐财经:您认为过去十年重要的经济政策有哪些?怎么评价这些经济政策?许小年:过去十年出的政策有点多,也许太多了,其中不乏前后矛盾、朝令夕改。回过头来看,很难对这些政策做一个概括性的评价,只能说这些政策的基本方向是政府对经济越来越多和越来越深的干预。从理论上讲,你可以说它是凯恩斯主义,其实凯恩斯主义从来没有   更多...

许小年:迟到的衰退

很高兴来到燕山大讲堂。我非常赞同燕山大讲堂的传统,我们在大学的讲堂,首先坚持批判性,第二是建设性,第三是开放性,第四就是独立性,知识分子一定要独立,否则没有任何价值,我希望燕山大讲堂可以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我们觉得批判这个词很有贬义,在英文中这个词是一个中性词,它对现有的结论、现有的观念永远持批   更多...

许小年:复苏之道

危机始于失衡,复苏之道在于恢复平衡,发达经济体已大幅调整,中国经济失衡则因刺激投资进一步恶化在“二战”之后的世界经济史上,金融危机屡次发生,但眼下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却史无前例,不仅规模和深度远远超过以往历次,而且将对世界经济格局产生前所未有的深远影响。时下四处弥漫的乐观气氛,源于对危机成因缺乏认识或“无知者无畏   更多...

许小年:企业家精神的衰落及重振

【中国企业家网】在2010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主题午餐会上,许小年以企业家精神为题,以严厉的批判展示了对未来的热切期望,“让企业重回舞台当中,重振企业家精神,要求政府放松和解脱管制,强化市场功能,弱化官员造租和寻租能力”。 以下为许小年发言内容: 我今天的主题是“企业家精神的衰落以及重振”。可以看到,在社会上有两股浪潮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