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海静 秦前红:当我们谈论宪法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的相关文章

敖海静 秦前红:当我们谈论宪法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美]阿兰·爱德斯、克里斯托弗·N.梅:《美国宪法:个人权利 案例与解析》,项焱译,商务印书馆2014年版。 中国人真正从法律的角度来谈论宪法不过是从大约30年前才开始的事,由于国际政治背景、改革开放初期的形势等客观原因,当我们重新认真对待作为法律的宪法的时候,美国宪法和宪法学成为我们从比较的视角认识宪法的起点。   更多...

秦前红:论宪法修改与宪法自治

宪法修改是对应于政治宪法或形式宪法的一个概念,而在以亚里士多德为首倡并为孟德斯鸠、戴雪和萨维尼等人所继承的生活宪法形式下,则只发生宪法的变迁问题,似乎不可能有宪法修改存在的空间。亚里士多德认为宪法是指这样一种状态,其间土地、人民、习俗礼仪、经济、政治和教育等要素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组合。他认为最理想的政体与人类最崇高的生活   更多...

秦前红:“物权法之争”与宪法解释

内容提要:文章以物权法草案的违宪之争为例,专门梳理了关于宪法解释的基本的理论预设、宪法解释的权力边界特别是对政治性争论的应有态度和对宪法条文冲突的解决方法。结合我国的宪法解释实践,对我国的人大常委会在宪法解释中的得失进行了探讨。主题词:宪法解释 原则 冲突 物权法童之伟教授的《〈物权法(草案)〉该如何通过宪法之门——评   更多...

秋风:别那么轻率地谈论禁放烟花爆竹

每年初一,媒体都会统计除夕夜燃放烟花爆竹引发了多少起火灾,导致多少人受伤甚至死亡。而每一次,总会有人借机义愤填膺地要求禁放烟花爆竹。今年也不例外,大学教授肖雪慧女士宣称,“燃放烟花爆竹,有百害而无一利”。王晓华先生则要求人们“告别燃放烟花爆竹的旧民俗”。看到两位如此轻率地谈论禁止一种习俗,我深感诧异和不安。所有人都承认   更多...

秦前红:宪政的时空穿越——评《探寻宪政之路》

著名的大法官霍姆斯(OliverW.Holmes)曾说过: 当我想到法律时,脑海中总会浮现出一位比那曾经编织贝叶挂毯的人更顽强的公主,她不断地将永恒的过去那些模糊的印象编织进自己的毯中--过去的形象模糊到几乎无法索解,除了她的学生们没人能了解这些形象的意义,然而对于有辨别能力的人而言,它们真正揭示了人类从荒蛮到有机的社   更多...

瞿振明:实在论的最后崩溃——从虚拟实在谈起

一、引论虽说是“从虚拟实在谈起”,要引入正题,还得先粗略梳理一下当前有关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争的线索。往后,我们再进入一般的哲学实在论问题的讨论。“实在论”是英语realism的意译。作为哲学的实在论,经常被看成是对人们哲学反思前牢固的常识信念的一种系统的辩护。关于为何常识会强烈倾向于站在实在论的立场上,贝克莱、休谟、罗   更多...

秦前红 叶海波:论社会主义宪政

【摘要】宪政发源于西方的事实,使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宪政面临诸多理论问题。宪政具有极强的地域性,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贡献,但可以与社会主义兼容。宪政追求一个最根本的价值,即用宪法来划分和限制政治权力,保护人民的自由。社会主义宪政与资本主义宪政一样,同样追求权力的限制和自由的保护。但二者在防止国家权力侵犯个人自由的制度设计上存在   更多...

秦前红:怎样理解宪法中“人民”一词的含义

当下中国大陆绝大多数宪法学论著在谈及宪法文本中“人民”一词的含义时,都采用了老人家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论》一文中的解释:那就是人民是一个政治概念,与之相关的公民是一个法律概念。至于人民概念既然已经规定在宪法文本之中后为什么还是政治概念?人民作为一个政治概念可能意味着什么?人民和公民这两种不同的概念同时出现在宪法文本中,   更多...

秦前红:宪法变迁与宪法适应性之关系刍论

宪法的变迁是建立在关于宪法本身具有适应性的判断之上的。宪法理论有关宪法属性的言说,除了许多是实然意义的描述外,更多是在一种价值期求的基础上对宪法的意义赋予。在某种意义上说宪法就是一种道德法或价值法。宪法最重要的属性是它的最高权威性,其他属性比如稳定性、适应性等都是在这一命题下展开的子项。宪法权威是宪法正当性的表征,也是   更多...

秦前红:中国宪法领域的法比较——方法与趋势

比较法的发展与演进在传统上总是与私法相勾连的。[1]法律的法典化、文明的多样化与认同、职业比较法学家的兴起是比较法出现的最基本条件。 中国作为一个后法治化的国家,比较法的发展带有强烈的目的导向,这通常表现为要在了解外国法律的基础上,进一步认知本国法律,并促进本国法律的完善与发展,与此同时,还要因应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开展   更多...

秦前红:现行宪法国家机构制度的修改问题刍议

当务之急可能要解决的问题是权力体制问题。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应该借用台湾的一句话,叫做戒急用忍,有很多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学者对这些问题要有理性的态度对待,而且需要智慧讨论。我觉得上午提到的问题作为学者可以用另外一种话语表述,比如联邦制的问题,可以用中央和地方关系的分权,没有必要用很刺激性的语言去弄,可以用艺术性的方式讨论,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