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善:不该被忘记的吴兴华的相关文章

陈子善:不该被忘记的吴兴华

吴兴华文学身份多种多样,说他是诗人、评论家、翻译家、学者、英美文学教育家,等等,都对,都不错。若从中国现代文学史角度考察,他是有自己鲜明风格的新诗人,才最为重要。但他又是写了许多新诗却在生前没有出过一本新诗集的诗人,这在现代文学史上颇为少见。对与他一起在1940年代诗坛崛起的穆旦,吴兴华在1947年12月26日给宋淇   更多...

张伟:请不要忘记魏文华

8月22日,魏文华一案悄然开庭。前一天,他的弟弟魏文中打来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电话里,他声音疲惫,央请我联系几家媒体,因为“当时关注的媒体,现在都联系不到了”。8个月前,市民魏文华因拍摄城管野蛮执法,被湖北天门市城管殴打,随即死亡。经过8个月的奔波和煎熬,这个失去主心骨的家庭终于迎来开庭之日。当时备受关注的事件,如   更多...

傅国涌:我们什么时候忘记鲁迅?

2001年也就是鲁迅诞辰120周年时,他儿子周海婴所著的《鲁迅与我七十年》,首次公开了1957年发生在上海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罗稷南老先生抽个空隙,向毛主席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这是一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大胆的假设题,具有潜在的威胁性。其他文化界朋友若有所感,绝不敢如此冒昧,罗先生   更多...

王充闾:“不能忘记老朋友”

(一)“死生亦大矣!”一个人在告别这个世界时的遗言,历来被看做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生命嘱托.一种具有纪念性、经典性、持久性的临终交代。如果当事人是一位举足轻重、影响深远的政治家.一位轰动世界的伟人,那么,他的遗言就更有其特殊的意义和不容忽视的价值。周恩来总理在濒临生命终点时,郑重嘱咐:“不能忘记老朋友。”这句普通至极的   更多...

谢泳:一段不应该被忘记的历史——从一份被遗落的文档看中国的政治文化

最近有人发现了一份对研究“胡风事件”具有重要意义的文件──“中央宣传部关于胡风及胡风集团骨干分子的著作和翻译书籍的处理办法的通知”。此件在以往关于胡风及“胡风集团”案件的研究中未见引述;在建国以来的几本重要文献选集[1]中未收集此文;“胡风集团”案件的当事人也从未提到过这样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是一九九八年夏天从山西太原市   更多...

朱学勤:“西方人会忘记的”?——评傅高义先生的《邓小平时代》

在中国,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当代问题没有充分讨论的空间,总是要延后时间,变成历史才能言说,故而造成现实评论过于虚浅,而史学研究又过于深厚的畸形景观。倘若不信,我们可以打一个睹:当傅先生大著在中国热卖成千上万的同时,我把下面的发言投稿给这座城市某一家最不起眼的报纸,明天早上它是否敢于发表,哪怕是以谦卑的读者来信方式刊登在   更多...

朱厚泽:忘记了历史,就只能在原地踏步

《炎黄春秋》创刊15 周年了,要讲祝贺的话、希望的话,我想讲这样两句话:一句叫保留记忆,一句是保存信史。一个失去记忆的人,是无法理喻的人;一个忘记历史的民族,是无法预期她的未来的。忘记了历史,就只能在原来的地方踏步,只能在已经逝去的生活里往复循环。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我们清华中学图书馆里有好些书,我们这些刚懂事其实还很不   更多...

赵国鸿:我们可以超越仇恨,但决不能忘记历史

6月29日到7月3日,为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由孔远编剧作词、金湘作曲的原创大型民族歌剧《八女投江》在京首演。这部歌剧吟颂的是一曲以青春和生命谱写的民族正气之歌:1938年东北抗日战场上8名抗联女战士为掩护主力部队突围,被日军重兵包围,弹尽后她们宁死不屈,投入滔滔的乌斯浑河,英勇殉国。电影《中   更多...

王友琴:不要忘记文革的本质

文革进行之时,千千万万的无罪之人遭到迫害、监禁及杀戮。文革害死了数以百万计的受难者。这就是文革的主罪。这里所说的「罪」,是法律上的罪,是刑事法庭作出判决时说的「有罪还是无罪」的罪,而不是基督教所说的「原罪」之罪,也不是成语「负荆请罪」中所说的道歉之罪。 四十年后的一个倾向是,文革之罪正在被淡化和漂白,「有罪」正在被消解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