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到底有没有地圆学说?的相关文章

古代中国到底有没有地圆学说?

中国古代地圆学说的文献证据 标题中的问题,是在明末西方地圆说传入中国,并被一部分中国学者接受之后,才产生的。而在很长一个时期内,由于中国学者热衷于为祖先争荣誉,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几乎是众口一辞的“有”。但是这个问题其实也有一点复杂,并非简单的“有”或“没有”所能解决。 认为中国古代有地圆学说,主要有如下几条文献:   更多...

王锴:国企改制有没有违宪?

去年,一嘲国有企业产权改制”以及由此引发的“郎顾之争”着实让经济学界“沸腾”了一把,此次讨论除了再一次拷问了中国经济学家的“良心”和“专业知识”之外,同时,也将广大民众在社会转型时期“爱憎分明”的性格展露无遗。但是,很可惜,在经济学者们“你方唱罢我登潮的纷纷发表见解之后,却很少看到法学家们的“声音”。笔者曾一直引以为“   更多...

谢泳:我们有没有自由主义传统

九十年代以来,学界对于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评价。这种学术的变化不仅仅是学术自身的发展,更有一个深刻的社会背景,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现实生活太没有生气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对于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所留下的思想遗产没有给予重视,或者说因为时代的关系,我们对于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还不能客观地还他们本来的历   更多...

李炜光:中国的传统文化有没有“学”?

最近“祭孔”的闹剧愈演愈烈,对此非议的声音也不小,产生争议的原因,本人以为是由于人们对什么是中国传统文化及传统文化对中国的历史演变和人的思想意识的深刻影响在认识上存在着巨大分歧,这些问题也时常困扰着我,于是便拿起读了几个月仍未读完的黎鸣先生的《中国人为什么‘愚蠢’》,继续细细研读,发现里面阐述的观点竟精辟地回答了许多自   更多...

陈四益:有没有万能的思想

人类一直期望着一种万能的思想,不但用以安邦定国,还要用以指导一切。有了这种万能的思想,只要照着去做,世界就会归于至善。 中国在先秦之时,还没有确认这样的思想。老、孔、墨、杨,农、兵、名、法,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其中有同有异、有分有合,使一段思想史异彩纷呈。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终于推出了一种万能的、惟一的思想   更多...

张鸣:朱清时有没有三头六臂?

有报道说,退休的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受聘为正在筹建的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朱清时表示,自己接任南方科大校长,要去官化和行政化,实行教授治校。(9月14日,南方都市报)无疑,在利少而且搞笑的高等教育界,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人们还记得,当年的朱清时,是怎样打发上面派来的评估大员,怎样以中科大校长的身份,振臂一   更多...

萧瀚:有没有通往阳光的桥?——看《心慌方》

六个人——分别是警察、大夫、建筑师、大学生、越狱者、智障者,被莫名其妙地关进一万七千多间立方体组成的巨型迷宫。各个房间之间相通,但充满杀机,稍一不慎立刻伏尸地下。于是,六个人相互协作,然而,这种协作最后却以警察的滥杀无辜,对其他人的清洗告终,当他们最终破解迷宫的奥秘找到出口之后,却只有那个智障者迎向阳光——其他人都死在   更多...

李炜光: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没有逻辑?――三读《中国人为什么‘愚蠢’》

首先应弄清楚什么是逻辑。简要说,逻辑就是人类的语言规律、思维规律,万事万物发生、发展、进化的规律,或更一般地指称人类思维及其语言的工具、方法、理论、规律等等。中国圣人老子《道德经》中的“道”应该与逻辑的含义很接近。逻辑是所有哲学问题的核心,没有逻辑,则没有哲学。那么,什么又是规律呢?规律,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条件为转移   更多...

罗道:他的刀,有没有刺痛你的心?

晚饭后点击一个网站,跳出社会学者于建嵘的一篇文章:《社会转型下的绝望》,我没有打开它。学者们直面社会底层惨淡人生的勇气我向来钦佩,但是,面对那些反复上演而又无能为力的社会悲剧,你宁愿转过脸去。这不是躲避崇高,这是人性的弱点。我转而打开电视,想找点轻松的节目,却无意目睹了一桩更悲惨的现实。电视画面上是一间摇摇欲坠的小屋,   更多...

张维为:西方“游戏民主”还有没有戏?

与美国学者辩论民主最近,中国网络上流行一种声音,称中国“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选举制度,”这是我想起今年春天在布鲁塞尔的一场关于中国发展模式的研讨会,话题慢慢转到了中国的民主建设,我谈了自己对中国探索新型民主制度的看法。此时一个美国学者站起来,不容质疑地说:“实行民主,就要采用一人一票的竞选,否则就不是民主国家   更多...

仲大军 徐景安:有没有普世价值、需不需要普世价值?

仲大军:今天利华谈的这个主题非常好,给了我很多启示。尽管利华的某些观点我不太赞同,但她思考的问题非常重要。所以我认为今天这个会探讨的问题比以前的重要得多。我认为没有必要超越马克思主义,中国目前这种状况并不主要是马克思主义的错,而是自身文化传统的问题,不要把自身的责任推向马克思。马克思的主张在中国基本没有实行,譬如马克思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