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志强:眼睛病相的相关文章

白志强:眼睛病相

视力下降。感觉到眼睛出了问题。尤其是右眼。于是买眼药水。使用了消炎类明目类眼药水三年多。右眼视力仍是下降到了模糊程度。 不想去医院。 自从十来年前在同一年送走了父亲和岳父母,我落下个病根儿。怕闻见医院的来苏水味儿,更怕闻见84消毒液味儿。闻了那样的味儿便觉得头晕眼晕撕肝裂肺般煎熬。那是内心永远不会消失的痛。 家里的   更多...

白志强:打倒“李进”

1我们居住的大杂院是几十幢小四层灰楼横七竖八地拼凑起来的。那全是六十年代初的老式砖混结构建筑。每幢破楼里住了上百户人家,每户小单元里只有居室和小得只有几平米的厨房却没有卫生间。大杂院里像是蜘蛛网,更像今天的蚁族们的家。我记忆清楚的是我们一家七口人居住在十七平米的小房子里。我们弟兄几个搭建了上下铺架子床,挤在一间只有五平   更多...

白志强:哥们挣钱记

1用大号粗铁丝弯个钩,钩上系一条绳子,绳子头上再用帆布做成一个环儿,能套在胳膊上使劲,就成了我和小止挣钱的工具。这样的工具似给驴或者是马套上了一个拉东西的披挂。我俩站在煤场西门外的太长坡下,对着一辆辆拉着胶皮轱辘架子车运煤的工人喊,挂不挂?那叫挂坡。书卷用语可能应该叫拉坡,或者是纤夫。纤夫是一群人拉一条逆水的船,我们那   更多...

白志强:哥哥去大串联

1我哥这一生总有些惊世骇俗的举动,他这样的人生转折是从革命大串联那一年开始的。那一年我哥闹和着非要去北京串联。为这个重大问题全家连着几天商量,我哥总试图说服我爸我妈。那段时间我哥突然有一套又一套的理论,我爸我妈反对他去,他能叽里咕噜背出几段语录,推导出铁定的结论,说的我爸我妈再不敢理论下去。可是当时全国实在是太乱了,我   更多...

白志强:喜神

1刘宏印象中他的家在小时候搬迁了两次。头一次是从部队大院搬到了省委家属大院。那时候他还小,才上小学一年级。那次搬迁他仍上着学,他一点也不操心搬家的事情。他放学回来就让他爸的秘书接到了新家里。那次搬迁他几乎没留什么印象。他的家只是从部队大院的小二层楼里,又搬到了省委家属院的小二层楼里。这两个家没什么差别。第二次搬家就惨了   更多...

白志强:小凤和她的团伙案

1小凤的学名叫陈二凤。她家有两个女孩儿,她排行老二,是小凤,同学们也称呼她小凤。小凤家庭出身有问题,好像是她爸在建国初期是个穷人,是个光棍,娶不上媳妇。而小凤的母亲是旧社会的妓女。解放军一进城,立即把我们居住的这座大城市妓女们全体发配到郊区圈了起来,改造了一年,之后把小凤的母亲分配给了小凤的父亲。而这样的故事只是在同学   更多...

白志强:十元钱

1去找小止玩,正遇上他挨打。小止跪在地上,他爸抡着条帚正抽打到猛劲上。小止不哭也不喊,只紧抱着头。条帚一下一下全打在小止胳膊和肩膀上,那是夏天,小止身上没衣服遮拦,眼见着小止胳膊上的血印儿一条条冒了出来。小止是他家老六,他哥他姐都不在,只有他妈跟小妹在一边哭。我像个小大人儿一样上去劝,说,叔,别打了,生气会伤身体!实际   更多...

白志强:记忆-系列纪实小说之-孟老师

1那一年,学校乱得不上课了。校工宣队安排了让我们出去锻炼,去一家剪刀厂学工。此前我们已经学农学军也参加校办工厂的实践活动,我们把学校的工厂已经搞得乌七八糟,让老师傅们赶了出来。因为在那个作坊式的小工厂里是实习造纸的,我们把抄家搜来的几卡车非常好的书籍,胡乱扔进了一个大机器中轧碎,之后是把碎纸加些化学原料浸泡成浆,然后是   更多...

白志强:对刘志军们如何解读?

铁路“皇帝”刘志军一案成了国人关注的焦点。他的财产得以公布,多亏了网络。如下:刘志军的财产公示——房产:374套;钱财:人民币超过8亿元,美元23.5万、欧元223万、港元8525万;股票:账户9个,股票山东黄金27700股、佳电股份60万股、300万理财产品,伯豪瑞庭酒店100%股份、英才会所100%股权、智波公司6   更多...

白志强:记忆-系列纪实小说之-师傅和他的弟子

1 那一年我已经十五岁。小止和我是同班同学。我俩是哥们,我俩异常亲热一天到晚在一块儿。那时候无论在学校还是街区谁的拳头硬谁的名气就大,谁的屁股后面就跟一帮同学们,俨然一个小头目小领袖那股小小的威风和气势。我和小止就想学武术练功夫。我俩瞎练了一段时间,练得非常非常刻苦,但只会练武术最基本的十趟腿的前两趟。因为没有师傅教我   更多...

白志强:几部热播电视剧的“命运”

先说说我们的电视剧《女囚》。这是九五年开始谋划的作品。大约九九年播出,已经过去近二十年了。但是这部剧集目前还在有的电视台作为保留剧目播出。和导演张蒲安商量这个题材时,我有激情。我任总编剧及策划。张蒲安是战友,还是小兄弟,还是个当时有些粘乎也有些痴气的文艺青年。这小哥们是自小画画,在部队文工团干的美工,转业到了西安一家戏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