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涌:你们是英雄辈出的九零后的相关文章

王涌:你们是英雄辈出的九零后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好! 昌平是一个童话世界,你们是二千零二名精灵。 今天,剧本已翻至末页,互道珍重后,就要离别。 四年的光阴,你们在这里编织青春,回忆历历在目。 晨曦初照时,你走出梅园、兰园、竹园和菊园。宪法大道上的拓荒牛,就像你的兄弟,向你颔首致意;紫藤架下的猫儿,像一群流浪歌手,为你的晨读伴唱。 在厚德殿和明法殿   更多...

郝建:英雄活着,人死了

从何时开始,我们把华丽当好看看电影《英雄》,我感觉是面对着一幅中国山水画,皴法也有了,渲染也有了,墨色也有了,构图也有了,山也有了,水也有了,叶子也有了(胡杨叶),树也有了--可就是没有人。在前人的多年探索和历史性进步之后,在李安的创造性成功之后,同样是世界级大师的张导演怎么就有本事把一个武侠《英雄》的脸孔涂抹成这个样   更多...

沈睿:还是别当英雄吧

我小的时候很想当英雄。那个时代真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我学过的主要英雄有: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刘胡兰;朝鲜战场上堵枪眼的黄继光;与国民党打仗用自己身体炸碉堡的董存瑞;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王杰;狼牙山五壮士;被烧死的邱少云;也是被烧死的向秀丽;把马推下火车铁轨的欧阳海,成   更多...

孟令伟:英雄论

中国人是一个具有英雄情结、崇拜英雄的民族。从一定意义上讲,当今处于大变革中的中国是一个需要英雄和呼唤英雄的国度。何为英雄?古人给英雄下过的一个定义是:才智过人谓之英,胆识超群谓之雄。英雄者,才智过人胆识超群者也。然从中外历史看,真正的英雄不一定才智过人,但胆识必定超群。胆识超群,应时而起,敢做一般人不敢想或敢想不敢干而   更多...

程广云:后英雄时代的新英雄

在20世纪80年代,余秋雨还是一位学者(戏剧理论研究专家),但是到90年代,他却变成了一个散文作家。在《文化苦旅•自序》中,余秋雨叙述了自己的这一转变。看来,正是生活本身促使他走出书斋,走上旅途。求知与生活之间的矛盾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话题。中国古代庄子就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更多...

张鸣:英雄与群氓

跟我所喜欢的姜文的另一电影《鬼子来了》相比,《让子弹飞》有几分魔幻,火车自己有动力(冒烟),却让一群马拉着,两把斧子砍进铁轨里,颠飞了列车,汤师爷下半身被炸上了树梢,上半身却还可以说话,城边上不分青红皂白只管擂鼓的女子,县城的城墙上,挂着铁血十八星旗。这个旗,自打武昌起义后,就没人用过。这部电影,原本就不是历史片,魔幻   更多...

郭世佑:民族英雄今安在

翻阅浩如烟海的中华二千余年古籍可知,长期以来,“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之类儒学古训与“安贫乐道”、“无商不奸”等传统说教,成为历代君主专制统治的主流意识,重农抑商的基本国策与重义轻利的价值观念遏制着社会财富的增长,“劫富”行为往往与豪侠之举同日而语。臣民对利的追求,即使不是在未行先错的道德自省中罢手,也是羞羞答答,犹   更多...

江淳:千古英雄谭嗣同

三百年来,义薄云天;三百年来,空前绝后;三百年来,振聋发聩0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短短的十六字敲响了清王朝灭亡的丧钟!在东方人的地平线上,谭嗣同是内忧外患的中国一道最耀眼的曙光!他试图用自己的头颅与鲜血唤醒民众:“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   更多...

陈行之:权力状态下的英雄价值

人类群体中,经常会出现一些杰出的人物。所谓“杰出”,就是出类拔萃,精神品质或者生理品质突出于群体的整体水平之上,“杰出”的内容,因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历史文化的不同状态而有所不同——原始社会,一个人杰出是因为他具有强健的体力,可以快速奔跑,并且有高超的智力,能够猎取更多的猎物;封建时代,一个人杰出则可能因为这个人具   更多...

王振东:长使英雄泪满襟——漫话润湿现象及其应用

诗词中的润湿现象蜀相祠堂何处寻, 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 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 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这是杜甫(712~770)移居成都,筑草堂于浣花溪,找寻武候词堂拜谒后,所写的七言律诗《蜀相》。他到词堂后,一不观赏殿宇巍巍,二不瞻仰塑像凛凛,而注意到的是阶前的萋萋碧   更多...

《新世纪》周刊:再无英雄王立军

财新《新世纪》 记者 贺信 邓海这是一张看上去有些特殊的名片。中英文双语印刷,开列了一大堆头衔:国际法医颅面鉴定协会副主席;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所研究员;现场心理研究所主任;东北财经大学MBA学院社会心理研究室主任;现场技术鉴定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名片上,主人的真正身份却被刻意淡化,没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