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勇鹏:失落的黄河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6 次 更新时间:2016-05-17 21:38:14

进入专题: 民歌  

蒙勇鹏  
时光流逝到2006年5月20日,河曲民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河曲民歌被国家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实在是当之无愧。当年,中央音乐学院组织的中国民间音乐采风整整影响了几代人。他们对中国传统音乐的虔诚精神感动了几代人。

  

   六、失落的黄河谣

  

   如今,当你走到河曲这个昔日的民歌之乡,你会发现,那里往昔“人人都能唱山曲儿”的风景早已消失得不见踪影。

  

   在河曲,河曲民歌尽管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尽管河曲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全国的民歌之乡,但是,在那里,人们看到的是一片令人叹息的风景。

  

   如今,在晋陕蒙黄河大峡谷中不到一百公里的河道上,近几年新增了5座黄河大桥,每天车流如梭,运煤的车辆川流不息。一遇雨天,几十公里长的道路堵成一条长龙。这里是著名的河东煤田,隔河那边,又是世界驰名的神府煤田和准格尔煤田。在世界能源紧张的形势下,这里成为众多投资者青睐的热土,国内知名的神华集团、鲁能集团、晋神集团、准格尔集团等等大型煤业公司都把大把大把的钱撒在这里,一座座发电厂、洗煤厂、现代化煤矿拔地而起,铁路、公路、高速公路修了一条又一条,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把这块土地的宝藏攥干似的。

  

   实在说,改革开放这二三十年间,这里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看看几座县城林立的楼房,宽敞的马路,高档气派的宾馆,密密麻麻的汽车,看看人们抽的烟,吃的饭,听听银行老板说给你的当地居民几十亿的储藏存款,这在二十多年前是人们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却是真真切切的现实,你不能不惊讶。

  

   可是,不管你意识到没意识到,工业现代化的洪流正在猛烈地冲击着这块土地的古老风景。这里的许多人,告别了他们祖辈艰辛的生活,再不用为了糊口度日走西口。有跑出内蒙打工的好多人,他们一个个在那里开拓了自己的一片新天地。有的跑运输,有的开商铺,有的蒸馒头,有的卖衣服,一个个发了财,日益享受到现代化的种种便利,住上了洋楼,坐上了自家的汽车,出门不发愁。然而,有一个令人忽视的现实却是,再也没有了先前温馨的黄河风情。

  

   消逝的不仅是船,消逝的是曾经延绵了几千年的风景。随着一条条公路贯通东西南北,随着村村通公路的开通,从前在崎岖的山路上用驴驮的风景再也见不到了,于是,编红柳箩驮的工匠消失了,打马掌的工匠消失了,打铁的工匠消失了,缝皮袄的毛毛匠消失了,扞毛毡的毡匠消失了,缝毛口袋的工匠消失了,补锅钉碗的、纺毛线的、剪窗花的、编席子的,这些民间工匠统统消失了。

  

   令人惋惜的是,许多人在享受现代化带来的种种便利的时候,恰恰丢了黄河魂。大工业冲击了这里的一切,古老的民间技艺一个又一个走向消失。在这块土地上,除了老一代之外,年轻人早已沉迷于通俗歌曲。那个年代令人销魂的河曲民歌在年轻人眼里早已不屑一顾了。走遍河曲,早已找不到几个会唱河曲民歌的了。我们进入一个格式化的社会。格式化了的人没有激情,很少亲情,只认得金钱,只懂得享受,只懂得算计,巧取豪夺,攀援附势.纯朴在消失,勤劳在消失,这,无论怎么说,是文化的悲哀。市场经济的流水线正在日复一日地生产一批又一批急功近利的赌徒。市场经济的流水线正在日复一日地生产一批又一批急功近利的赌徒,倘若做了官,那就是人民的灾难.

  

   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化之根,不能不认为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当一切人都被格式化成一个个唯利是图的机器人,那是一幅多么可怕的社会景观?

  

   当年参加采风的张存亮现在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在他的一生中,他与河曲民歌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致力于对河曲民歌的创作和改编。2009年,他将河曲传统民歌《捏软糕》改编成《做寿糕》,在“中华颂——全国小戏小品曲艺作品大赛”中获得二等奖。2014年,他还把河曲民歌《推船号子》改编了词,在全国拿了金奖。张存亮哀叹说:过去是遍地皆民歌,老百姓们随便哪个都能来几首,其中出类拔萃的好歌手也有不少。可现在呢?咱河曲民歌二人台有‘断根’的危险呀!

  

   河曲有个终生爱民歌、研究二人台的专家叫贾德义,他从六七岁就开始跟着父亲的二人台班子唱二人台,后来上了师范学校,师从著名音乐家,学会各种乐器,学会谱曲,整理了一百多部传统二人台戏曲,写了不少关于二人台的著作,被誉为河曲民歌、二人台的活字典。老人退休之后,不甘心河曲民歌的失落,每天下午找了一帮人在河曲县城的广场上演奏二人台,他的举动给河曲这个民歌之乡带来一片灿烂的风景,却带来一些人的责难,有人说,贾德义不死,我们连个好觉也睡不成,甚至叫来110,引起一场口舌之争。不过,执着的贾德义还是赢得不少人的喜欢和尊敬,他还在日复一日地唱着。

  

   河曲还有一位叫韩运德的六十多岁的老人,他的手头收集有大量的民歌,二人台方面的资料,这些资料中收录有传统民歌420余首,他自己编制的新民歌330余首,二人台牌子曲90个,二人台剧目92出,所有这些数据词曲对应,抄得工工整整的。

  

   那位闻名内蒙的河曲籍二人台演员王掌良感叹说,我生在河曲,自小喜欢二人台。前几年,我从内蒙二人台剧团退休后,河曲县要振兴二人台,特意从内蒙把我请回来,被聘为河曲二人台剧团团长。几年来,我手把手教唱,一招一招地辅导,培养出了一个个二人台新秀,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仍然无法改变严峻的现实。我们二人台演出团体三天演五场戏,每场戏收入一般为300---500元左右,有钱的村子一般不唱二人台,而是唱《晋剧》这样的大戏和现代歌舞。最关键的是我们的二人台需要推陈出新,我们出不来好本子,几十年就演那几个戏,有谁能看到底呢?

  

   其实,河曲民歌今天的日渐衰落,不是一个孤例。

  

   几年前,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度冯骥才先生感叹说,我国有许许多多民间艺术绝活绝技后继乏人。如不抓紧抢救,再过20年,我们原生态的民间文化遗产基本上就会失去了,民间文化的传承人每分钟都在逝去,民间文化每一分钟都在消亡。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和人的活动息息相关的,是靠人传承下来的。如果从事民间艺术和技艺的艺人日益减少,遗产就要断绝了。譬如被誉为“东方的荷马史诗”的藏族史诗《格萨尔王》,随着一批西藏老艺人的相继辞世,已经到了差不多人亡歌息的地步。满族坤宁宫祭神音乐中三弦和琵琶的伴奏乐谱也随着清王朝的灭亡而消失。精美的民族民间文化,是我们的母亲文化,是我们的根。留下祖先的记忆,非常重要。

  

   河曲民歌的衰落促使我们反思,反思促使民歌衰落的真正原因到底在哪里。“原生态”民歌消失了,肯定是生态环境出了问题。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的结合在河曲这个黄河之畔诞生了河曲民歌和二人台。这种特殊的民间艺术既然是民间自己创造的,那么创造的主体必须是拥有自由的个人。在农耕文化时代,农民想甚唱甚,做甚唱甚,而在集体化之后,这种自由被剥夺了,个体农民都被整合为人民公社的社员,连说一句不合时宜的话的自由都没有,谁说了就会受到追究或批判。这样一来,自由的民歌也就再没有生存的土壤。在这种情况下,民歌就变味了,变为颂圣文化,连原先的民歌或二人台曲调也被文人们谱成新的颂圣文化,人人嘴里唱的是“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孩呀,他是人民大救星。”,“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有了这样一个过程,活泼生动的民歌没有了,有的只是颂圣文化。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一代能唱出原生态的民歌的老艺人一个个走向了坟墓,而新的一代,却既没有接受过民歌文化的熏陶,又不认同古老的传统文化,他们自小听的是组织教唱的歌,后来认同了实用主义的哲学,唯利是图,这就从根源上消灭了民歌生存的环境。应该说,是格式化的社会扑灭了生动活泼的民歌。

  

   可是,人类社会不管怎么发展,人类应该是有精神的。

  

   人类文明起源于不安。音乐是人类心灵的安慰,灵魂的提升。优美的音乐净化人的心灵的功用早已被一代又一代音乐大师像贝多芬、莫扎特所证明。人类社会的进步离不开音乐。民歌是世界各个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经典,反映着人类的一切生活实践。流传至今,成为宝贵的历史资料和艺术珍品。

  

   每个民族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民歌,比如俄罗斯民歌、意大利民歌、拉丁美洲民歌、波兰民歌、德国民歌、土耳其民歌、朝鲜民歌、日本民歌、印度尼西亚民歌、 罗马尼亚民歌、南斯拉夫民歌、英国民歌等等都显示了不同民族的精神气质,构建了世界音乐多姿多彩的艺术长廊,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共同精神财富。我国民歌有着悠久的传统,远在原始社会里,我们的祖先在狩猎、搬运、祭祀、娱神、仪式、求偶等活动中开始了他们的歌唱。从《诗经》民歌到汉乐府民歌,可以说是中国民歌的古代早期,其内容之丰富,表现力之强烈,已相当完美。中国的民歌历史悠久、蕴藏丰富,具有丰富的体裁和多样的风格,它在反映人们生活的同时满足了人们的审美需求,对于各民族文化间的交流和社会的发展,起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是中华民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是世界民族文化中的艺术精品。比如延安时代的《黄河大合唱》、《白毛女》、《兄妹开荒》等等就是在采集了中国民歌的音乐元素创作出来的精品。弘扬中国民歌,就可以激发我们的爱国主义热情,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比成天说空话、说大话强多了。

  

   山西地处黄河中游,是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蕴藏着众多民间文化宝藏,民歌就是这众多历史瑰宝之一。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民歌是由山西的古代先民创作的。《诗三百》中所收集的《魏风》、《唐风》共十九篇,大部分采自山西。譬如无人不晓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击壤歌》,还有《南风歌》以及《诗经》中的《伐檀》、《硕鼠》等一批优秀民歌。山西民歌种类丰富、数量繁多、历史悠久、风格独特、曲调优美,生动地反映了山西这块土地的民情、民生、民俗,因而山西被誉为“民歌的海洋”。

  

   黄河风情和黄河谣是山西的一笔精神财富,山西的财富不仅在地下,更在地上,山西的财富绝不仅是遍布山西的煤炭,更有数不清的精神财富,譬如黄河风情和河曲民歌。目前,不论是山西民歌还是我们中国其他地方的民歌都还没有打入国外的主流文化市场。当下,我们应该提倡更多的文艺工作者投身到民歌领域,创作反映新时代的好作品。应该有好的歌手吟唱民歌。我们不妨想像一下,意大利民歌如果不是艺术家帕瓦罗蒂、多明戈去唱的话,它可能还是仅仅停留在意大利。因为这些艺术家在世界各地唱,全世界人民才会知道意大利民歌。山西民歌要像意大利民歌手那样,热热闹闹唱起来,唱到全中国,唱到全世界。

  

   黄河风情黄河谣,河曲民歌二人台,那是祖辈们留给我们的一笔永远值得继承的精神财富,那是一座挖不尽的矿藏。面对这座矿藏,我们能做什么呢?

  

   唱起来,激情四射地唱起来,唱起那悠远的河曲民歌,唱起那红红火火的二人台,用灿烂的心情拥抱我们的时代!

  

    进入专题: 民歌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60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