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勇鹏:失落的黄河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6 次 更新时间:2016-05-17 21:38:14

进入专题: 民歌  

蒙勇鹏  
野鹊鹊野鹊鹊朝南喳,你给我哥哥捎上一句话。野鹊鹊飞在清水河,七月里回来看一看我。”

  

   当家里的怨妇玉莲抱怨走西口的丈夫太春忘了她的时候,这时候走口外的丈夫太春却在那里受尽艰难。年年跑口外,跑口外跑得太春们心惨了。他们唱道:

  

   青石板上栽葱扎不下根,

   十七上跑口外到如今。

   人人都说跑口外好,

   跑口外跑得心惨了。

   青石白石马牙石,

   酸甜苦辣压菜石。

   东三天,西两天无处安身,

   饥一顿,饱一顿饮食不匀。

   干红豆豆撒粗糠,

   万般无奈迫在这路上。

   千年的狐子满滩跑,

   可怜你那哥哥寻不下好窝巢。

   三春期黄风天天刮,

   你叫我那无根沙蓬那里落?

   大雁叫唤刮怪风,

   沙蓬滚蛋好惨心。

   大雁回家树叶落,

   心上难活唱上个苦难调。

   十月的沙蓬刮在沟,

   跑口外的哥哥谁收留?”

   终于,盼啊盼,等到了回家这一天,跑口外的哥哥太春兴奋异常。走西口的哥哥们唱道:

   割倒了糜子收倒秋,

   跑口外的哥哥往回走。

   前山后山二年整,

   挣下了盘缠转回程。

   三百里明沙二百里水,

   五百里路途眊妹妹。

   水流千里归大海,

   人走了千里踅回来。

   那不大大的小青马马多喂上二升料,

   三天的路程两天到。

   千里的雷声万里的闪,

   远路的哥哥往回返。

   此时,在家的媳妇玉莲高兴得心上开了花。她们唱道:

   “开开门来瞭一瞭,

   跑口外的亲亲回来了!

   白格生生的袜子黑格生生的鞋,

   开河上走了冻河上回。

   风尘尘不动树梢梢摆,

   哪一股顺风刮回亲亲来?

   夜影影下来认不得人,

   我想也不想是小亲亲。

   双手手铺开二五毡,

   接待咱的亲亲当如官。

   跑口外的亲亲回了家,

   小妹妹的心上开了花!”

  

   长长的西口路,有一支唱不完的歌。

  

   有记载说,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阻隔蒙汉人口流动的“黑界地”开放,到口外谋生的民众陡然增加。绥远地区的许多地方被开垦。鸦片战争后,清王朝连续签订了大量不平等条约,经济上内外交困,陷入前所未有的财政危机。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国子监司业黄恩永上奏称,内蒙乌伊两盟,牧地纵横数千里,河套东西,土质更为肥沃,不如国家经营垦殖,以利国家财政收入。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清廷与八国联军议和,签订了《辛丑条约》,国库再次告急。为了筹集银款,清政府推行“移民实边”政策,将内蒙古的大部分土地收归国有,由国家组织放垦,进入全面放垦时期。

  

   自清政府放垦蒙地以来,山西和陕北的破产农民陆续流入鄂尔多斯、包头、后套,后山。最初,政府不允许前来垦种的汉民定居,他们只能“跑青”。春天,他们赶上牲口来到口外,拉上“二饼子车”和犁、耧等农具,到租定的地方,就地挖坑,上面拍土,架上椽子,搭上柴草,抹上草泥,搭建起临时栖身的窝棚。他们在口外辛苦耕作半年,到秋天再把交租后剩下的粮食拉回口里,年年往返,循环不断,因此有了一个特定的称呼:叫“跑青牛犋”。

  

   走西口有一段悲欢离合的悲壮历史。这是一种伟大的文化融合。走西口是晋西北河保偏三州县民众重要的谋生手段,走西口大大推动了蒙汉民族的文化融合,走西口大大促进了内蒙古高原边疆地区的经济开发,走西口强有力地巩固了我国北方边疆的国防。据统计,仅河曲县在内蒙定居者的后代就有三四十万之多。内蒙的许多地名就是由走西口的晋西北人取的。几百年来,从山西、陕西走口外的人们把肚子里装的一肚子山曲儿带到了内蒙古大草原,带去了汉族的风俗习惯,也带去了内地农耕文化的精湛技术,带去精打细算,带去了吃苦耐劳的本性,带去了自己的家眷和三朋六友,成为内蒙古草原上农耕文化的播种者,成为内蒙古商业文化的开拓者。在浩瀚的蒙古大草原,蒙汉两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内蒙漫瀚调,蒙汉两族人民共同发展了二人台,红红火火二人台活跃了蒙汉人民的精神生活,一曲《走西口》唱遍晋陕蒙冀,成为联络蒙汉两族人民的感情纽带。

  

   三、想亲亲

  

   仲夏七月,一对小情人铁锁和村姑翠娥相约去山沟里打樱桃,两人早生爱慕之情。在打樱桃的路上和打樱桃的过程中,两人用山歌表达各自的相思之情,纯真朴实,一句句发自肺腑的真情告白,展示了山村人的一种朴素的美。

  

   那个当长工的铁锁终于在山沟里开口表白唱道:

   满天星星一颗颗明,全村村挑中你一个人,哎哟,和妹妹相交能不能?

   其实,那村姑翠娥对铁锁也心仪已久,她也终于放开心扉坦露真情:

   山坡坡长得十样样草,哎哟,不和你相交和谁交?

   铁锁探到了翠娥的心思,但是,横亘在他俩面前的障碍他是个当长工的穷光蛋,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穷。他唱道:

   ”喜鹊子垒窝青鹣子住,哥哥没钱穷拿住,哎哟,当长工的人儿有多苦。”

   这位纯情的村姑唱道:灯瓜瓜点灯半炕炕明,烧酒盅盅挖米不嫌哥哥穷。哎哟,不爱你钱来单爱你人。

   如此纯朴的择夫观让铁锁哥哥十分感动。

   “脆圪生生油梨一包包水,一句话说在哥哥心嘴嘴。哎哟,牵魂线缠住我和你。”

这一对情人在山谷中表露了各自的心迹: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歌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60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