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见其进,未见其止——在人生体悟和学术之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423 次 更新时间:2016-04-16 10:36:08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陈志武 (进入专栏)   黎振宇  
这样我们就理解了,原来中国皇帝的行为之所以是那样的,是因为他们收益和成本之间的权衡和普通人是很不一样的。权力大了以后,掌握的资源也多,既然你掌握的资源多了,别人想要得到这个权力的兴趣也增加了很多。互相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当然,这个研究现在我们还在继续做,有很多的细节要搞清楚,比如什么情况下、什么皇帝,可能会被谋杀掉,或者是说被别人下毒等等,还是蛮有意思的。

  

   很多人觉得历史研究怎么可以量化,我们真正做起来以后,发现很多的研究实际上是可以量化的。比如关于什么皇帝一上来更有可能大刀阔斧的反腐,这个差别是很大的。雍正一上来就杀了很多官员,包括了他的弟弟,近亲也杀掉了很多。但是乾隆,自1736年登基以后一直到1745年,这十年里面基本上没有整治过官员。但是1745年以后,他就开始整治官员了,而且乾隆到中后期整治官员特别多。

  

   我们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可以分析:一个是新上任的皇帝,做皇帝是不是有争议,他是不是理所当然,按照以往的规矩是不是应该做太子,然后去做皇帝。如果说没有任何的争议,像乾隆做皇帝基本上没有谁挑战他,因为大家知道按照以往的规矩,他就应该做皇帝,所以大家就认了,但是雍正不是这样。另一个是,上一任皇帝治理能力怎么样,他的在位时间,年数长短等都是很重要的。如果上一任皇帝做的时间太久,而且长期不采取什么行动,那么积累下来的腐败就非常严重,这样新皇帝上位后要整治的必要性就上升了。

  

   中国历史上有这么多的皇帝,跨越了两千多年的不同时期、不同的朝代,这样我们做大样本统计分析的基础也就有了。所以,这些研究对我们了解中国历史变迁、制度、文化、风俗等有重要的意义。很多人说中国皇帝历来就是这样,就是那样,有很多种说法,也许有些是成立的,有些是不成立的。比如中国历史朝代的更替,皇帝的行为方式,他们该怎么样做才会让自己的朝代更有可能繁荣昌盛下去等等,到底哪些说法具有统计意义上的真实性,哪些是根据个案得出来的不具有普遍规律的。这些是以前没有人去真正、系统的去做过研究,我们通过量化研究,通过大数据、大样本的统计分析,可以更准确的做出验证和判断。

  

   做这项研究的时候,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过去那么多人去研究二十四史,但没有人真正去做一个基本的数据库,统计有多少皇帝死于非命,还有年龄的分布。我们搜集整理后发现,大概55%的皇帝登基时不到23岁的,约34%是小于18岁。以前我们统计的时候,大概有一点印象,但到底哪些印象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这个数量是多少等等,以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现在有这么多的资料,只要在方法论上面稍微有一些训练的话,就会很自然的提出这些问题,并搜集数据做一些分析。

  

   爱思想:您的数据库是公开的么,有专门的网站?

  

   陈志武:谁都可以查,但网站建设还需要时间。我们把二十四史中和我们研究有关的资料全部找出来,其中明朝和清朝关于吏治反腐是最详细的。明朝以前,新皇帝上来以后,他的史官将上一个皇帝的历史给写下来,但史官将上一个皇帝做的哪些事写下来,哪些不写下来,这是很主观的,会有一些偏差。但从明朝开始,每年都会记录上一年发生的事,《明实录》、《清实录》的记录就很详细,量非常大。这部分的整理我们还在持续,目前已经花了几个月时间,但还没有整理完,因为五百多年的历史,每年反映上一年的经济、吏治、社会风俗和其他等内容,有很多本材料。大家去做研究时,现代社会科学和计量方法的训练就显得非常重要,不然这么多史料放在你眼前,你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需要搜集哪些内容和信息,对研究有什么用等等。

  

《清实录》档案

  

   所以,用量化的方法对中国历史进行研究,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现在我们通过量化历史讲习班来培养年轻的学者,未来十年,这些学者会从方方面面来开展研究。十年以后再做这种研究,难度可能要上升一些,因为最容易做的已经被我们这一批学者做的差不多了。我相信我们的研究,在未来几年对中国社会历史研究会增加许多新的内容。这一点我非常有信心。当然,目前有一点可能是一般年轻学者不太容易实现的,就是需要很多经费,因为这些数据量都太大,需要要花很多的钱去雇用研究生。人大和北大的历史系硕士研究生我们雇得比较多,这些研究生古文比较好,明朝、清朝的史料很多都是手写的毛笔字,而且没有标点符号,没有一定的古文基础是很难开展的。

  

第二届量化历史讲习班

  

   爱思想:他们是呈现出来结构化的数据吧。

  

   陈志武:对。先提前设计好,用表格的形式,每个研究主题一般都是好几页。

  

   爱思想:用计量经济学的范式研究历史,在欧美有几十年历史。前段时间去世的诺斯是代表人物之一。目前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的主流学界对量化历史研究认可度如何?

  

   陈志武:过去二十多年,诺斯所做的研究使用量化的统计方法还是相对少的,但他使用了很多的数据,统计方法也是比较基础,我们讲习班的课程更深一些。当然,很多年轻的学者比较喜欢,也很激动,但是年长的学者,包括一些年轻的历史系出身的学者也是反对或者排斥,甚至是讽刺和挖苦。我跟我的学生和年轻的学者说,这也挺好的,他们讽刺、挖苦甚至激烈的反对,说明这对他们的研究方法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如果他们没有感觉到挑战的话,反应也不会这么激动,所以我觉得应该从正面看待他们的敌意或者排斥。我非常有信心的说,至少一部分学者态度发生了改变,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可能也是反对或者排斥,但是接着下来他们自己也想要知道量化历史研究方法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好举名字,之前一些大学的历史系老师对我们办第一届量化历史讲习班持有很强烈的负面观点,然后第二届、第三届,他们开始派自己的学生来学习,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所以我很有信心,量化研究最终对中国的历史研究可以产生一定影响。

  

   当然,我并不是说量化历史研究方法要取代传统的历史研究方法。我在量化历史讲习班一再和学员们强调,我们不是排斥、替代传统的研究方法,而是觉得传统研究方法没有把整个的科学研究过程走完。一般的科学研究方法有如下几步,第一步提出问题,第二步根据掌握的资料提出假说,第三步搜集数据、搜集资料,第四步根据搜集的数据、资料进行统计和分析,并对假说进行检验,第五步将统计分析得出的结果整理、呈现为研究成果。这是过去几百年,从十六世纪物理等开始慢慢推出来的一个科学研究方法。这五步流程一直到现在,只要是经历过科学训练的人都应该了解。但是传统的历史研究方法,提出问题,搜集资料,得出假设,就没有下文了。搜集数据,利用大数据、大样本,传统的历史系学生没有受过这样的训练,利用量化研究的方法来检验假说更是现在的历史训练所没有的。

  

   近十几年,像耶鲁大学、哈佛大学等在量化研究方面做得比较多的主要是在经济系,历史系也慢慢有一些人开始做。此外,用量化方法研究人类的暴力史、犯罪史也比较多,但是做这些研究的学者主要是欧洲和美国的犯罪学系。当然,这不是一个太奇怪的现象,因为在个人电脑、互联网出现之前,用大数据的方法去做研究的时机还不是很成熟。

  

   爱思想:传统史学的研究比较依靠人的记忆力。

  

   陈志武:依靠人工去做大样本的量化统计分析难度太大了。过去十几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数据库管理的完善,为历史研究引入量化研究方法提供了可靠的基础。在这个背景下,首先是经济系的老师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

  

   (四)互联网金融须回归金融本质

  

   爱思想:您这些年在大陆主要是表达一个观点,金融有利于个人的自由和权利的保障,这两年互联网金融在大陆特别火,您对这些怎么评价。

  

   陈志武:互联网金融太泡沫化了,你看2015年上半年最典型的例子,一家公司把名字改成匹凸匹(P2P)就涨停板好多天,这简直是一件荒唐的事。

  

  

2015年A股上市公司多伦股份更名为匹凸匹(P2P谐音)

  

   爱思想:而且公司业绩很差。

  

   陈志武:当然,只有业绩差的公司才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些都说明互联网金融泡沫被太多的人不负责任的炒的太高。回头看我过去两年里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评论,虽然文章不是很多,讲的也不是太多,但几次都提醒,一个基本的常识性东西被很多人都忽视掉了。中国社会的诚信,哪怕是亲朋之间都没有那么好的诚信。难道互相不认识,甚至永远也不可能见面的人通过互联网平台做人与人之间跨期的金融交易反而更靠得住,更信得过?

  

   过去两年P2P公司成立这么多,监管部门居然都没有人去过问这些事,这实在是太荒唐。现在大家终于看到这么多的P2P公司卷款逃跑或者倒闭,这难道是一个很令人吃惊的事吗?我也看到过很多的不同的表达,这些人的文章和演讲一谈到互联网金融就非常激动,实际上这些人都是用小说化、戏剧化的方式来讲互联网金融,而不去从金融的本质来看。

  

如果我们不去了解,不以金融的本质作为基本出发点,就会很容易因为戏剧化的描述和谈论互联网金融,而忘记了金融到底是什么。结果激动了一番,把那么多的人,包括中央领导都给忽悠进来为之站台。金融的本质是跨期的价值交换,既是价值交换又涉及到跨时间的交易,信用非常之重要。现在中国社会的信用,诚信的基础在哪里?互联网可以给我们带来便利,也可以建立更好的数据库,你可以有他的身份证号码,你知道他过去做的怎么样,这些数据对我们了解他过往的诚信与否非常有帮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7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