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克利:传统与权利——《独立宣言》再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6 次 更新时间:2016-04-10 10:45:23

进入专题: 独立宣言    

冯克利 (进入专栏)  
苦难只要尚可忍受,人们便宁肯忍受下去,不应通过废除他们久已习惯的政府形式来恢复自身的权利”。

  

   这段话的风格与前两段大不相同,它不那么慷慨激昂,反映着审慎与忍让的态度。这样的文字一般不易变成口号,因而也容易被人忽略。然而容易被忽略的,未必是不重要的。

  

   上引那段话中有“久已习惯的政府形式”和“恢复自身的权利”这样的说法,于是可以提出一个问题:美洲殖民地的人民,是要争取既往的旧体制从未给予他们的“自然权利”,还是要恢复他们早已享有的权利?或者说,他们是要像《独立宣言》前两段所宣示的那样,回到“前政治的自然状态”,另起炉灶建立一个全新的政治共同体,还是要守护一种受到破坏的政治秩序?回答这个问题,不妨看一下《独立宣言》下面的内容。

  

   为说明美洲殖民地人民奋起反抗的具体理由,《独立宣言》接下来列举了英王乔治三世的一些罪状,洋洋洒洒总共十七条,它们构成了整个宣言的主要内容。撮其荦荦大者,可概括为以下几点:

  

   一,乔治国王不让他派到殖民地的总督批准殖民地所急需的法律;他要么为殖民地召开议会设置重重障碍,要么干脆予以解散,同时还在殖民地任意委派听命于他的官员。——这其实是否定了殖民地人民有权通过自己的议会实行自治。

  

   二,对殖民地的司法横加干涉,例如不批准设立司法权的法律,限制法官的任期和薪金;将殖民地居民押解到海外去审判,剥夺了嫌犯享有陪审团的权利。——这等于废除了“英国法律的自由制度”,践踏殖民地的司法公正。

  

   三,在和平时期,不经殖民地立法机关的同意,就在殖民地派驻常备军,并且使之既凌驾于当地法律之上,也不听命于殖民地的民政官员,让他们可以胡作非为又能逍遥法外。——移民到北美洲的英国清教徒,本来就有着反对当局豢养常备军的传统,他们当然也记得,1689年《权利法案》第六条,是禁止国王不经议会批准便使用常备军的。

  

   四,切断殖民地的贸易,以及——这是最重要的一条——未经殖民地人民的同意便强行在当地征税。

  

   这一部分指控性的内容,从整体上与前面两段不同。如果说前两段宣示的是“信念”,这些指控则是在陈述“事实”。它不再停留于“自然权利”的声张,而是具体表明了美洲殖民地居民一向从事的事务之秩序正在受到英国国王的践踏。或不必像一些学者那样认为,把《独立宣言》的前两段拿掉,那么它不过是按英国法律对英王乔治的控诉。[19]但至少可以说,在《独立宣言》的文本中,其实存在着两种语言,一是对“自然权利”的信仰,一是按传统英国法律对已经享有的具体权利的捍卫。

  

   杰斐逊等人在起草《独立宣言》时,确实有意更彻底地贯彻“自然权利”的主张。草稿中曾写有一条对英国国王的指控:

  

   他向人性本身展开残忍的战争,剥夺了一个从未开罪于他的遥远民族的最为神圣的生命和自由权,捕获和贩运他们到另一个半球为奴,……他滥用否决权,阻止任何力图禁止或限制这种令人厌憎的贸易的立法,决心开放买卖人的市场。[20]

  

   杰斐逊这里是在替黑奴声张人权,但麻烦在于费城大陆会议的不少人也是蓄奴者。[21]就像在很多情况下一样,诉诸自然法作为政治决定的终极依据,如遇无法消除的情境,则只能将理念与现实做一定的勾兑。即使被称为《独立宣言》重要思想来源的洛克,他虽然坚信自由构成人的本质,在当年帮助北卡罗来纳起草宪法时,也不得不认可奴隶和奴役的存在。[22]进一步说,尽管奴隶制违反自然法,但《宣言》的首要目标毕竟不是废奴,而是摆脱英国的统治。政治妥协往往要比理念的正确更能决定事业的成败。费城会议的代表们基于这些现实的考虑,删除了草稿中这一条指控。[23]然而,在另一种现实处境上,美国人就幸运多了。

  

   虽然大陆会议的代表如杰斐逊所说“都是辉格党人”,[24]殖民地的地理位置却使他们不必像英国本土的辉格党人那样,只能在议会主权和君主主权之间加以折衷。美国人过去一向不怀疑伦敦的议会有管辖他们的权力,但到了召开费城会议时,很多美国人已经不愿意再做英国的臣民了。他们复活了英国17世纪“激进辉格党的反国家主义传统”,[25]决心彻底摆脱英国的腐败政治。在这件事上,自然法/自然权利的信念显然可以为他们提供强大的理论支持。根据这种理论,他们可以设想自己又回到了前政治状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政治共同体。不言而喻,这也是《独立宣言》前两段话的革命意义所在。

  

   与此不同,《独立宣言》对英国国王的十七条指控,却不是从“前政治状态”发出的,而是遵循了另一种传统。英国的殖民地政策对美洲人的侵犯,大多涉及受英国宪法和普通法保护的各项权利与特权。从这个角度来说,《独立宣言》的这一部分内容显然不属于纯粹的自然权利范畴,而是十分类似于英国人的请愿行动,它是从1215年《大宪章》到1689年《权利法案》这一漫长的宪政实践传统的一部分。《宣言》刻意突出自然权利,从字面上有意回避殖民地与英国宪法传统的关系,只是出于使争取独立的主张更具号召力的考虑。但那些对英国国王的具体指控表明,真正促使殖民地人民反抗英国统治的力量,不仅有来自他们对自然权利的信仰,也有他们对英国法治传统的遵从。他们所追求的并不全然是无根基的“自然权利”,而是“恢复”一直得到普通法保障的各项权利。抽象的自然权利观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是大大强化了这种要求的力量。

  

   因此,持平地说,《独立宣言》包含着两种话语系统:自然法语言和普通法语言,它们联袂上演了一场现代政治革命。在英国本土,自光荣革命之后,“国王与议会共治”(king in the parliament)已经是一个得到普遍接受的制度化的事实,而美国人一旦决心独立,这个事实便不复为其传统的一部分,但英国的普通法传统并没有因此消失。美国人将自然权利学说与受到英国普通法保护的权利结合在一起,使之变成了一种政治动员话语。

  

   三、费城会议与普通法传统

  

   《独立宣言》本身的一些用语便可以解释这一点。殖民地的人民因征税问题跟宗主国闹翻,但他们并不想彻底切断与英国人的关系,仍然希望与英国“战时是仇敌,平时是朋友。”(《独立宣言》语)他们愿意继续跟对手做朋友,是因为他们依然相信在反抗英国人时,他们至少部分采用了英国的原则。所以《独立宣言》在指控英国国王破坏殖民地的司法公正时,是说他“废除了英国法律的自由制度”。

  

   他们与这种英国制度的继承关系,首先可见于费城会议的人员构成。在参与《独立宣言》讨论的56名代表中间,有25人是法官或律师。这些人不仅了解英国在北美殖民地的统治,而且十分熟悉英国的法律。其次,从当时的出版物中引用欧洲作家的数量,可以更直观地看到美洲殖民地所受思想影响的来源。由下表可知,当时北美殖民地社会精英最熟悉的欧洲思想家是孟德斯鸠和布莱克斯通,从引用率上看,他们的影响远远大于洛克。

  

   独立战争前后欧洲思想家在北美殖民地引用率排名[26]

  

   ----------------------------------------------------------------------------------------------------------------

   引用率(%)

   1. 孟德斯鸠(Montesquieu) 8.3

   2. 布莱克斯通(Blackstone) 7.9

   3. 洛克(Locke) 2.9

   4. 休谟(Hume) 2.7

   5. 普鲁塔克(Plutarch) 1.5

   6. 贝卡利亚(Beccaria) 1.5

   7. 卡托(Cato) 1.4

   8. 德洛默(De Lolme) 1.4

   9. 普芬道夫(Pufendorf) 1.3

   10. 库克(Coke) 1.3

   -------------------------------------------------------------------------------------------------------

  

   这些统计数字提供了一幅法学色彩浓厚的思想图景。在排名前十的这些欧洲思想家中,法学家占了多数(孟德斯鸠、布莱克斯通、贝卡利亚、德洛莫[27]、普芬道夫和库克)。排名第一的孟德斯鸠,他的《论法的精神》一书贯穿始终的基本思想是,各国的法律秩序与其自然状态和地理气候息息相关,更与居民的宗教信仰、人口、财富、贸易以及风俗习惯有着密切的关系。具体到英国人的制度,孟德斯鸠认为,从源头上说他们是从日耳曼人那里学到了治国良策,他们优秀的法律体系“是在森林中发现的。”[28]

  

位于第二的威廉·布莱克斯通,他于1765至1769年出版的四卷本巨著《英国法释义》,是英国人第一次试图将普通法条理化的成果,系统阐述了英国的宪法原则和英国人的权利与财产制度。此书的出版恰与英国和北美殖民地的关系日趋紧张之时,自第一卷出版后,在美洲的法律人中间一时洛阳纸贵,北美殖民地的销量几乎和英国一样多。[29]因此有论者认为,在费城会上为美国人的政治思考提供动力方面,布莱克斯通可能要比洛克更重要:“制宪会议上的人更注意解读他们的布莱克斯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克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独立宣言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598.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16年第2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