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寅:青年学者的晋升之路有多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2 次 更新时间:2016-02-02 23:29:00

进入专题: 李思涯   甘阳  

蒋寅 (进入专栏)  

   金陵生:他还算运气,硬性指标都达到了。我另一个学生,毕业多年,专著也有了,论文也够了,就是申请不上课题,评不了副教授。李思涯却有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基金“中国诗学言说方式的现代转型”和中山大学青年教师培育基金“中晚明的文道分离与博学思潮”两个课题,还参与了已故青年学者张晖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南明诗史”。顺便提到,李思涯是张晖在香港科大求学时的师弟。

   燕都客:哦,那李思涯的发展明显不如张晖好啊!

   金陵生:这个问题就复杂了。他俩本有相似的学术背景,在我看来也有不相上下的发展潜能,资质和能力则各有特点,各有所长。但最终学术成就和影响明显有了落差,这除了与个人努力有关外,所处环境也有重要影响。张晖在文学所,享受到留学人员的政策待遇,虽说福利方面受条件限制,不尽如人意,但学术方面获得较好的发展空间,一直被作为青年学术骨干来培养。本所两个院级“基础学者”名额,一名资深学者,一名青年学者,后者就遴选了张晖。

   燕都客:那李思涯在中山大学博雅学院没有享受到什么待遇和培养条件吗?

   金陵生:我不清楚。当初他告诉我在博雅学院就职时,我还很高兴——中大毕竟是国内名校,院长又是社科院出去的著名学者,我觉得他在那儿会有很好的发展。但年复一年,每次见面或通电话,他总不免诉说处处受到甘阳压制的抑郁,职称毫无希望。我还问他,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开罪甘阳先生了。他说没有的事,就不知道为什么甘阳横竖看他不顺眼。

   燕都客:网上说李思涯性格孤僻,不与人交往,只喜欢打游戏。

   金陵生:李思涯为人坦诚,性格耿直。如果说不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容或有之。要说性格孤僻,这是哪里的话!在我看来,他性格倒是外向得很哩。至于打游戏,只是个人娱乐的一种方式,别人不打游戏,可能天天看肥皂剧。我也打游戏啊,很好的休息方式!

   燕都客:那您认为李思涯评不上副教授,就完全是出于甘阳个人的压制啦?

   金陵生: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呢?年资早够了,学术成果也够了,学术水平也不差,项目也有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燕都客:您怎么知道不是职称委员会的集体决议,而是甘阳个人的阻挠呢?

   金陵生:李思涯说甘阳建博雅学院六年多,仅晋升过一次职称,那次晋升,包括他在内的三名教师都完全合乎中山大学晋升职称的条件,甘阳有意向人事处只报两个名额,企图玩“二桃杀三士”的把戏,另外两位都有关系,甘阳在部分教师参加的学院会议上举例那两位老师可以晋升,中山大学又规定一次晋升不上就要隔年进行,李思涯那次只好放弃向学院提交材料。之后博雅学院就没进行过晋升的工作。2015年10月,李思涯给同学信中写到:“前天别的学院朋友问我:‘今年申请不申请升职,10月15日截止。’我竟完全没得到通知。今天去学院问升职称的事,学院办公室秘书回答:‘院长说今年没有计划。’被甘阳坑得没话说了。”显然,甘阳确实有一手遮天、左右李思涯晋升的力量和行为。

   燕都客:话说到这一步,整个事件就成了李思涯对甘阳压制他晋升副教授的抗诉?抗诉不一定非要打人啊,不能通过正常渠道反映问题么?

   金陵生:您说得不错,是应该首先通过正常渠道申诉,问题是正常渠道经常是不能正常沟通的,否则社会上也不会出现那么多过激行为和极端事件了。李思涯告诉我,他为此找过人事处,找过校领导反映情况,一再给校长写信,给党政联席会议写信——这些材料都会在李思涯的申辩文章中公布——但没人理会。这就像鲁迅在《无声的中国》里说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现实就是,有话好好说,没人理你的。非要闹出事了,出现过激行为了,爆出极端事件了,上下这才重视了,要解决问题了。为什么不能让事件化解在萌芽状态呢?所以我说,李思涯打甘阳的恶劣事件,暴露了当今大学制度和管理方面的许多问题,尤其是中山大学各级行政主管的工作作风和个人品德问题。甘阳和中大对李思涯的压迫,与党和政府提出的重视人才、培养人才、用好人才的方针相去何远?

   燕都客:打人总是不对的,不能用非法手段来谋求问题的解决。

   金陵生:那依您看,李思涯该采取什么态度呢?告诉无门,就读读《庄子》,喝点心灵鸡汤?作为弱势群体的怨气最后以何种方式喷发出来?没有某种抗诉,社会和制度又如何能改善和进步?

   燕都客:这么说,你认为李思涯打人理由正当,甘阳合该被打?那还要不要法制,还要不要维护甘阳先生的尊严?

   金陵生:您不要误解我是在为李思涯打人辩解。我是觉得,事既发生,是应该反思学校的管理制度和行政工作哪儿出了问题,给当事人带来什么样的伤害,以至于要出此非法手段?而不能只是一味地谴责和追究李思涯打人的过错,甚至以解聘来掩盖自己的工作失误之迹。否则,即使惩处了李思涯,也难保日后再出现王思涯、张思涯,出现更激烈、更极端的抗诉举动。

   燕都客:这一点我同意。我们的确需要通过这一事件,去揭开种种被所谓程序正义的幌子掩蔽的非正义现象,关注背后更深的个人权力对程序执行的影响甚至是操纵,以及权力和程序的透明监督等问题,而不只局限于李思涯和甘阳的个人恩怨,这才有积极的建设性的意义。最后,我还想听听,您认为这件事如何处理才算妥当呢?

   金陵生:当然是双方当事人各自检讨自己的过失,李思涯必须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而甘阳先生也应该反省在李思涯晋升问题上处置失当之处,弥补青年学者在这个问题上受到的伤害,学校更应该反省行政体制上存在的上下壅塞、无法沟通的弊端和官僚作风,还青年学者一个清白的名声和公正的待遇。

   燕都客:您的方案倒是颇息事宁人,但只怕哪一方也不会接受。

   金陵生:无论如何,这是值得尝试的。近年党和国家倡导建设和谐社会,首先基于以人为本、尊重人才和保障个人权益的理念。如果在属于高知识阶层的大学还不能落实这一点,我们还怎么能寄希望于借助高等教育提升和改善国民素质,怎么能实现文明、进步、和谐的强国梦?

   燕都客:虽然我还难完全认同你对此事的看法,但不能不承认你的建议的确有点道理。

   金陵生:我很高兴我们能通过对话了解各自的想法。对话正是文明解决各种问题的重要方式。

进入 蒋寅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李思涯   甘阳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888.html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