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炜:地区战略与大国崛起时对周边小国的争夺

——俄罗斯的经验教训及其对中国的启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0 次 更新时间:2016-01-26 15:15:50

进入专题: 地区战略   大国崛起  

顾炜  
特别是一体化水平较高的地区经济组织或者实行集体安全的军事政治组织,都具有排他性,周边小国可以选择加入这种排除了大国的地区集团,以增强自身应对大国崛起的能力。三是自行组建地区集团。怀有共同目标的周边小国可以采取“抱团取暖”的方式,自行组建地区经济或军事集团,以集体的力量应对大国的崛起。整体上看,这三种对策选择的共性在于增加大国的竞争对手,以提高地区复杂性的方式增加大国争夺周边小国的难度。

   当周边小国采取上述应对行动时,大国与周边小国的关系出现负向发展的趋势,大国的周边环境开始不利甚至恶化。大国的地区战略需要包含应对小国负面心态和对策的措施。第一,明确宣示本国的国家发展目标,减少小国因怀疑产生的担忧。第二,利用地缘邻近的优势,向周边小国提供高于强者的利益诱惑,减少小国投靠强者的意愿。第三,创设或推动发展更为符合周边小国需要和适应地区形势的相关机制或组织,增强这些机制同其他地区集团的竞争力。第四,用涉及面更广、参加国更多的地区机制吸收周边小国自行组建的地区集团或者采用分化手段,瓦解周边小国自组集团的行动力和影响力。这些措施的核心目标是减少周边小国负面心态的影响。

   3.地区战略的构成要素

   上述讨论已经基本勾画出大国的地区战略所要完成的基本目标,即在实现本国国家利益的基础上,回应周边小国的期待与需求,减少周边小国的负面心态,增加其正面积极心态,并在同竞争者(超级大国等强者以及其他地区集团)的竞争中胜出。在归纳地区战略的构成要素前,有必要优先讨论两个基本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竞争对手即干扰变量的存在及其作用。讨论大国争夺周边小国,不仅仅是大国与周边小国关系的问题,地区本身的非封闭性使外部力量如超级大国、其他大国及其他组织能够对这一地区的内部关系造成影响,且大国的崛起本身就已经引起超级大国和其他大国的重视。因此,随着崛起步伐的加快,干扰变量的影响将呈现增大的趋势。大国对此需要有高度清醒的认识,其地区战略的目标应是尽量减少外部力量的影响,把争夺周边小国控制在地区或双边范围内。由此,地区战略中应包含实现上述目标的措施,大国要发挥积极性和主动性,未雨绸缪,防止小国心态的负面转化,利用地缘邻近的优势,促使周边小国意识到同大国合作的收益要强于舍近求远的收益,减少周边小国引入干扰变量的意愿。

   第二个问题是武力的使用。“大棒”永远都是大国战略菜单中的一个选项。但是否使用武力,需要大国谨慎斟酌。因为动武本身已经意味着大国与周边小国关系的恶化,在争夺周边小国的结果“光谱”中,战争与冲突属于负向的结果。具体说来,首先,使用武力有可能增加周边小国的畏惧心理,特别是大国具有负面的历史记录时,使用武力容易造成恶劣效果,使小国更坚定地选择投靠强者。其次,使用武力可否起到震慑作用,取决于武力使用的规模大小、程度高低、是否克制等,其本身的复杂性较高,难度较大。最后,使用武力的效果也同大国自身的发展有关,毕竟本文假定大国仍然在崛起过程中,如果一次动武造成过大的内耗,则适得其反。因此,整体上看,武力难以作为大国地区战略的备选项,而仅仅是地区战略中的可选方式之一。

   通过以上这些分析和讨论,我们已经可以基本归纳出大国争夺周边小国的地区战略所应具备的基本构成要素。第一,大国需要明示自己的战略目标和身份定位。明确的目标可以增加小国的正面心态,模糊只能带来更多的猜疑,增加小国的心理负担,且随着大国实力的继续增强,模糊性目标会造成更多的负面影响。第二,大国需要同周边小国分享自身崛起的收益。周边小国都是趋利的理性行为体,大国同小国分享收益可以回应小国的期许,也能以利益诱惑减少小国的负面心态,这符合希尔姆的利益让渡理论。(19)第三,大国需要向周边小国提供安全保障,以集体安全的方式做出安全承诺。大国提供安全保障,有利于获得周边小国的支持,也能够显示自我克制,减少小国对大国的担忧。而大国处于崛起过程中,意味着过度的安全承诺会带来过高的成本,不利于崛起的持续,通过建立地区集体安全机制,可以减少自身的成本负担。第四,大国需要提供有效运转的地区机制,既包括经济领域,也包括军事安全领域。地区机制既可以增强自身行为的规范性和透明度,减少周边小国的疑虑,也可以通过地区合作给周边小国带来实际收益。以上这些战略措施有助于大国在提供具体收益的基础上,树立本国在周边小国心目中的正面形象,进而塑造周边小国能够接受的地区身份,防止负面心态的出现和增强,减少周边小国将地区形势复杂化的动机,从而实现争夺周边小国的目标。

   三、俄罗斯的重新崛起与争夺周边小国的地区一体化战略

   苏联解体后的数年间,俄罗斯经历了车臣战争、经济危机等事件的不断重创,一步步向谷底跌落,“处于其数百年来最困难的一个历史时期”。(20)世纪之交,普京成为俄罗斯总统后,一系列改革措施的推行使俄罗斯止跌回稳,并走上重新崛起之路。此时,俄罗斯推动地区一体化的发展,意在通过地区一体化战略重新拉拢周边小国,为本国的继续崛起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一)争夺周边小国的地区一体化战略

   地区一体化最初并不是一种地区战略,而是描述一个进程,“一种说服几个国家内的政治行为体把它们的效忠、期望和政治活动转移到一个新的中心的过程,该中心的机制拥有或要求拥有高于现存国家的管辖权”。(21)一体化发端于西欧,也在这一地区发展得最为成熟,拥有经过现实检验的一整套推进思路。(22)西欧推行地区一体化的最初想法是通过经济合作推动政治和解,求得地区和平,进而实现地区繁荣。战后西欧作为一个整体,能够在二战的废墟上重新站立起来并成为受人瞩目、取得巨大建设成就的行为体,一体化进程功不可没。当马歇尔计划完成其历史使命,帮助西欧恢复实力进入正常发展轨道后,一体化成为推动欧洲持续崛起的重要力量。

   我们通常认可德国和法国作为一体化双引擎的提法,如果将德法作为一个整体看待,并转换思路将一体化视为一种地区战略的话,那么可以明显地发现,战后欧共体的不断扩大,实际上可以理解为是欧共体(或者更直接地说是德法两大国)为了自身的崛起,通过发展地区一体化的方式不断争夺周边小国的过程。对德法两国而言,地区一体化战略帮助它们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夹缝中争夺到周边小国的支持,不仅获得安全的周边环境,更有经济上的实际收益,也促进了自身的不断崛起。作为一体化的坚定推动者,德国在20世纪70年代跃升至世界第三经济强国的成就与地区一体化战略的实施密不可分。而冷战后作为整体的欧盟,其不断向东扩大的进程,实际上也是在以地区一体化战略争夺周边小国。

   地区一体化战略在西欧的成功主要受到四个因素的影响:第一,美国和北约提供的安全保障使欧共体的扩大几乎是在没有外部力量干扰的情况下完成的。第二,在经历了初期有关发展目标的激烈争论后,以法德为核心的欧共体目标明确,其实力的增长并未令周边小国产生疑虑,反而不断增强了自身的吸引力。第三,法德两国作为双引擎配合煤钢联营等机制的运行,减少了周边小国对欧共体特别是德国实力崛起的担忧,降低了历史记忆的负面影响。第四,地区一体化的发展提供了有效运行的机制,参与一体化的周边小国分享了德法两国引领的崛起所带来的收益。总之,欧盟的成功提升了地区一体化战略对各国的吸引力。

   (二)俄罗斯的重新崛起与地区一体化战略的实施

   2000年,俄罗斯的国家发展出现了新气象,普京甚至评价说:“2000年俄罗斯经济发展的速度是近30年来所从未有过的。”(23)从2000年开始,俄罗斯的国力出现了冷战后的首个连续增长,国内生产总值从2000年的2597亿美元增长到2013年的20967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从2000年的1771美元增长到2013年的14611美元。(24)此外,对俄罗斯“金砖国家”、“新兴国家”身份的评价,也体现出世界对俄罗斯发展成绩的肯定,俄罗斯进入重新崛起的过程中。

   在国家实力增长的同时,俄罗斯开始推动地区一体化进程。2000年10月,俄白哈吉塔五国总统签署了建立欧亚经济共同体条约,决定在关税同盟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国际经济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作为推动五国经济一体化的主要机制。2002年5月14日,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峰会决定将集体安全条约提升为地区性国际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把条约改造成地区性国际组织显示出俄罗斯推动地区一体化发展意愿的增强和明确实施地区一体化战略的诉求。2003年,俄罗斯推动俄白哈乌(克兰)四国签署建立统一经济空间文件。2005年,中亚合作组织与欧亚经济共同体合并,中亚国家完全被纳入俄罗斯主导的经济一体化轨道,(25)也增大了欧亚经济共同体的覆盖面和影响力。2010年1月1日,俄白哈三国关税同盟正式启动。2011年10月,普京提出了建立“欧亚联盟”的一体化方案。(26)2011年12月,俄白哈成立欧亚经济委员会。2012年1月1日,俄白哈三国统一经济空间正式启动。普京在2013年12月发表的国情咨文中表示,俄罗斯将始终不渝地推进欧亚一体化进程。(27)2014年5月29日,俄白哈三国签署《欧亚经济联盟条约》,俄罗斯主导的地区一体化进程进入新阶段。

   地区一体化尽管在俄罗斯的推动下获得了一定的发展,但“一体化本身不过是一个过程,这不是目的本身。我们也不是需要那样的一体化,不需要把它当做口号或者招牌,它应该能为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公民带来实际好处”——“在俄罗斯周围建立稳定的、安全的环境,建立能够让我们最大限度地集中力量和资源解决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任务的条件”。(28)因此,地区一体化是俄罗斯的一种地区战略,其根本目标是在不远的将来,俄罗斯“在世界上真正强大的、经济先进的和有影响力的国家中占有一席之地”。(29)

   (三)地区一体化战略与俄罗斯对周边小国的争夺

   虽然俄罗斯与周边小国在独联体、欧亚经济共同体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框架内签订了诸多涉及不同领域的旨在推动一体化进程的文件,但其中得到真正落实的并不多。欧亚经济共同体不过挂着一个“共同体”的名号,真正得到一定程度有效运行的只有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三国建立的统一经济空间和之后发展出的关税同盟。整体上看,俄罗斯的地区一体化战略尽管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其经济发展,如帮助俄罗斯较快摆脱2008年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但在帮助俄罗斯争夺周边小国的问题上却没有达到其所预想的目标,特别是此次乌克兰危机的爆发,反映出俄罗斯在周边小国的争夺战中成绩一般。

   那么在西欧取得一定成功的地区一体化战略,为何不能有效帮助俄罗斯实现争夺周边小国的目标呢?其原因可以从主客观两个方面来看。从客观方面来说,21世纪以来,在俄罗斯重新崛起的过程中,其所面对的地区和国际形势更加复杂,美国借阿富汗战争之机将触角深入中亚地区,欧盟和北约的东扩进程在东欧平原上步步逼近俄罗斯的家门口,甚至包括来自中国的合作倡议,都给俄罗斯的周边小国提供了更多的选项。而从地区一体化的发展过程看,一体化进行得越深入,第三方对它做出反应的可能性越大,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30)因此,在干扰变量的影响不断增大、竞争难度持续增加的情况下,俄罗斯自身的优势和竞争手段并不突出。从主观方面来说,俄罗斯的地区一体化战略未能妥善处理因本国的重新崛起给周边小国带来的心态变化,使彼此之间的战略互动向不利于俄罗斯的方向发展,并且它在一些重要问题上的处理方式增加了重新崛起造成的负面影响,具体体现在如下3个方面。

第一,俄罗斯地区一体化战略的目标始终都不够明确。究竟是建成一个俄罗斯主导的国家间合作性联盟还是一个类似欧盟的超国家行为体,在这10余年间俄罗斯的态度一直不明朗,即便是2011年提出的欧亚联盟方案,也很难让周边小国摸清楚俄罗斯的真实意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地区战略   大国崛起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648.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京)2015年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