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保瑞:孔子的境界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0 次 更新时间:2016-01-22 01:44:23

进入专题: 孔子   儒学  

杜保瑞 (进入专栏)  
只有现实世界的理想化是他的哲理言说的目标,因此他的系统思维也只进行在现实关怀的仁义孝礼等概念上。我们对於孔子哲思的探究,从一个境界哲学的研究进路出发,最终将只达於这个现实世界的社会理想与人格型态为止,我们无从置言於孔子对鬼神世界、上天概念的系统性论证,孔子并未教导我们对鬼神世界与它在的天的存在应如何论说其实有存在的理性论证,孔子只是在展现人生境界的真象时,藉着对於天与鬼神的人文价值的应对原理,使用到了这些概念的知识性假设。所以对於一个系统性、原创性的哲理建构的世界观而言,天与鬼神将绝不是论说孔学的要点范畴,唯有那个在现实政治运作中的社会邦国才是孔子理论的真正的焦点。也就因为如此,所有孔门儒学的义理推演的进程中,他们的世界观假设都不能踰越这个份际,不能将鬼神与天的存在活动涉入理论体系的运作中,它们最终都只能是被理性化地还原为一个自觉的人文主体可以主导的抽象对象,而不能成为一个必然强使现实秩序需要重新建立社会规范的实存世界。

  

   3、仁概念成为儒家本体论的终极原理

  

   孔子人文心灵的所托是一个丰沛自觉的实体[22],一个流行於人存有者心灵的仁德胸怀,一个可以展现为以生活范域的所有图像来诠解的理想境界,一个在本体论的基本哲学问题的关怀上将要以一种含具理想社会情怀的道德性意识作为最高范畴的实体。也就是说这个仁的概念将以一种道德性自觉的动力成为儒学本体论哲学的目的性原理,同时也将因为仁概念的在人存有者中的感通胸怀而推进至一切存有的共通原理,亦即天地万物所共循的原理,此即将必然带出天人合德的形上学命题,而这也就是《中庸》《易传》之作的必然发展与宋儒义理建构的必然蕲向。

  

   所以就孔子境界哲学的内涵所展现的世界观的预设相对於道、佛两教而言是一个朴素的世界观,而它的本体论宗旨则是一个目的性的道德原理,它的重礼观念的所有规制条目成为他的准功夫论的要求,他的理想社会的图像以及理想人格的景况则是由内而外的境界哲学的展现。而这一切的核心观念便是他的仁概念范畴。

  

   五、结论

  

   总结以上对孔子仁与礼概念所推演出的形上学与世界观基设,我们首先可以说在观念的理性论证上,孔子对天与鬼神的态度所范现出的世界观,是认为一切非生者所知的世界便不在所论之列。孔子世界观的主要关怀将不论及一切非在此世的它在世界,一如道教、佛教之世界观者是。但是由於他对天的尊重与对祭礼的重视,这也就预约了儒者天道观哲学的开展空间,但是这个天道论的开展却不是从宇宙论的建构入手,而毋宁是从本体论的思维在进行的,即从天道观的建构进入了形上学的思考成就了日後「道德的形上学」的可能进路[23]。而这个形上学的思考,终将是以仁的道德目的性原理为基础的本体论哲学。这个本体论哲学将以仁德概念为终极范畴,将一个理想化的社会政治秩序之展现来作为儒者对世界的哲理定位,范显出儒家哲理型态的现世道德目的性之本体论原理,及一切为此世现实服务的宇宙论视野。这当然就决定了儒学的理论特徵将永恒地定位在本体论的思维开展,而忽视宇宙论的知识建立。於是道佛两教在宇宙论知识的一往直前对儒家而言却都仍是旁置冷落的基本态度,也因为如此,历史上的汉儒以宇宙论的问题意识为前导而来论述社会政治哲学原理的时候,他们就确实是不同於孔子立法的儒者胸怀,不过在哲学史发展的知识现实上,汉儒的宇宙论尝试,也是一个知识史上的必然尝试,也就因此,我们看到了宋明儒以既具体又抽象的气概念言其「鬼神者二气之良能也」(张载语)[24],这就是再度抽象化宇宙论问题意识中的鬼神概念而予以理性化地转向为本体论的问题意识了。终其体系性格言,儒家哲学始终必须是本体论重於宇宙论,修养论排斥修炼论,本体论进路的功夫哲学主导着义理的流行,而非由宇宙论进路的功夫哲学在带领这些观念的发展,这也就是心性论哲学最终仍是儒学主流的义理性格的定位之故。

  

   注释:

   [1] 本文已发表於1998年10月,台北《中华易学杂志》。

   [2] 所谓「基本哲学问题研究法」是指一种作为中国哲学方法论的研究方法,该研究方法所采取的研究进路是对於原典义理的诠释进路取其在於功夫理论、境界哲学、本体论、宇宙论(或形上学、世界观)的基本哲学问题的思路为研究的进路,以诠解原典义涵的作法。参见拙着<功夫理论与境界哲学>(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北京清华大学「纪念冯友兰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收录於《工夫理论与境界哲学》第四章,北京华文出版社1999年08月。

   [3] 参见劳思光语:”欲了解孔子对「自我问题」之态度,主要可通过其对各种价值之论说而作观察,盖一学说中所最强调之价值,必代表立说者对自我境界之主张。”(《新编中国哲学史一》台北三民书局,一九九一增订六版,页147。以下所引劳思光书均同此书,故只列页码。)劳思光先生所言之「自我问题」实即一「境界哲学问题」,可见前哲在诠释中国哲学理论要紧地时都已触及境界哲学问题,唯本文直接标出以境界哲学为一基本哲学问题,尝试使中国哲学之诠释理解活动更见方法之清晰。

   [4] 形上学与世界观两个名义的术语使用,其实已有歧义混淆的情况,如改之以本体论代形上学及以宇宙论代世界观则其义涵明确,至少在当代中国哲学研究领域中得有使用之共识,但换个角度看,如以形上学为主要是本体论但亦含有宇宙论的使用意义,及以世界观为主要是宇宙论但亦含有本体论的使用意义,则亦可用。基本上,本文以境界哲学为基本关怀,故仅在一个宽松的层面上使用形上学与世界观的语意,如为针对普遍命题的探讨时,则将以较具义涵严谨度的本体论与宇宙论来使用。

   [5] 参见牟宗三先生言:”道家式的形而上学、存有论是实践的,实践取广义。平常由道德上讲,那是实践的本义或狭义。儒释道三教都从修养上讲,就是广义的实践的。儒家的实践是moral,佛教的实践是解脱,道家很难找个恰当的名词,大概也是解脱一类的,如洒脱自在无待逍遥这些形容名词,笼统地就说实践的。这种形而上学因为从主观讲,不从存在上讲,所以我给它个名词叫「境界型态的形而上学」;客观地从存在上讲就叫「实有型态的形而上学」,这是大分类。中国的形而上学-──道家、佛教、儒家──都有境界型态的形而上学意味。但儒家不只是个境界,它也有实有的意义;道家就只是境界形态,这就规定它系统性格的不同。由和儒家佛教及西方哲学的分别就显出它系统性格的不同,这个和其他系统不同的智慧很特别,所以要注意。(《中国哲学十九讲》页103,台湾学生书局,一九八三年十月初版。)

   [6] 牟宗三先生认为中国儒释道三家都是实践的形而上学,这是它们的共通性,另外他又说儒释道三家都有境界形态的形上学意味,在本文中的基本哲学问题研究法的观点中,对境界哲学的使用是比牟宗三先生的使用更前进一步,是直接以中国儒释道哲学都是境界哲学,如果从形上学讲的话,就都是境界形态的形上学,牟宗三先生谓特出儒家哲学体系的根本大法之地位,而标出儒家是实有形态,因而将道佛两家只摆设为境界形态,而我们则认为,三家都有实有形态,也都更是境界形态,此中关节乃为当代中国哲学方法论中之论证,将另文探讨。

   [7] 参见宗宗三先生言:「孔子不是哲学家,它讲道理不是以哲学家的态度来讲,他对於形上学也没有什麽兴趣,对於存在宇宙论这一套圣人是不讲的,或者说他不是以哲学家的态度讲。但是,圣人尽管不讲这一套,然而他的insight 他的智慧可以透射到存在那个地方。通过那个观念可以透射到存在呢?就是「天」这个观念。」《前引书》,页75。

   [8] 我们以境界哲学来诠释孔子并不就此认为孔子的哲学体系是不完备的,事实上境界哲学本就是一个具有独立意义的理论领域,劳思光先生亦言:”孔子之所以为最早的中国哲学家,乃因孔子最先提出一系统性自觉理论,由此对价值及文化的问题,持有确定观点及主张。系统性与自觉性为哲学之特色,故孔子以前之原始思想不能算作哲学,而孔子之自觉理论及系统观点之出现,方表示中国哲学正式开始。”(《新编中国哲学史》页101)孔子是一个有系统性思维的哲学家,只是在本文的研究中我们将这个系统性定位於境界哲学而已。

   [9]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公冶长>

   [10] 参见劳思光先生言:「孔子之学,由「礼」观念开始,进至「仁」,「义」诸观念。故就其基本理论言之,「仁,义,礼」三观念,为孔子理论之主脉。”(前引书页111)显然劳思光先生是以仁义礼为孔子哲学义理的核心,然本文以境界哲学为问题关切,故仅提出仁礼概念即可剖析大要,故不多举。

   [11] 参见冯友兰言:”孔丘虽然把仁和礼并称,但是就一个完全的人格说,「仁」还是比较根本的。”(《中国哲学史新编》页158台北蓝灯文化事业,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初版。)又言:”人必须有其真性情,真情实感才可以行「礼」。仁先礼後。”(页159)

   [12] 参见劳思光语:”「礼」观念为孔子学说之始点,但非孔子学说之理论中心。盖孔子之学,特色正在於不停滞在「礼」观念上,而能步步昇进。”(《新编中国哲学史》页111)及另文:”然则孔子如何发展其有关「礼」之理论?简言之,即摄「礼」归「义」,更进而摄「礼」归「仁」是也。通过此一理论,不唯本身不同於仪文,而且「礼」之基础亦不在於「天」,而在於人之自觉心或价值意识。於是,孔子一方面固吸收当时知识份子区分礼仪之说;另一方面,更建立「仁,义,礼」之理论体系,透显人对自身之肯定,离开原始信仰之纠缠。於是,孔子予周文之精神以自觉基础,遂开创儒学之规模。故「仁,义,礼」三观念,即构成孔子之基本理论。”(页112)

   [13]参见冯友兰先生言:”孔丘认为,人必须有真性情,有真情实感。这就是「仁」的主要基础。”(前引书页143)另言:”孔丘认为,人必须有真性情,其言论行事都必须是其真性情的真的流露。”(页144)又言 :孔丘讲「仁」,注重人的真情实感。”(页145)

   [14] 参见劳思光语:”「仁」即是视人如己,净除私累之境界。此一境界自是一自觉境界,不假外求,不受约制,故孔子又即此言自我之主宰性。(《前引书》页119)另言:”「仁」是一超越意义之大公境界,此可由「人己等视」一义显出;而人之能除私念,而立「公心」,则是一纯粹自觉活动,故此处乃见最後主宰性,而超越一切存有中之约制。人能够立此公心,全由自主,故说:「我欲仁,斯仁至矣。」”(《新编中国哲学史》页119)

   [15] 仁概念显现了境界语言的特质,甚且必须即以境界语言来认知仁概念的义理,这已经是许多学者共同提到的观点,前引劳思光先生之言亦为此义,另如冯友兰先生亦言:”「仁」是完全的人格,也是一种精神境界。达到完全人格的人,就有这种精神境界。经常在这种精神境界中的人称为「仁人」。颜回可以保持这种精神境界达三个月之久,其余的学生,不过是偶尔能达到这种精神境界。”(《中国哲学史新编》页182)

[16] 参见劳思光语:”礼以义为其实质,义又以仁为其基础。此是理论程序;人由守礼而养成「守正当」之意志,即由此一意志唤起「公心」,此是实践程序。就理论程序讲,「义」之地位甚为显明;就实践程序讲,则礼义相连,不能分别实践。故孔子论实践程序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保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孔子   儒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541.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