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保瑞:孔子的境界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0 次 更新时间:2016-01-22 01:44:23

进入专题: 孔子   儒学  

杜保瑞 (进入专栏)  
孔子便给予管仲「如其仁」的高度评价,此即显示,藉由礼制落实的仁的境界之极致地发挥之後,其实是一个实际社会政治效用的结果,当这个理想的社会政治出现之时,才更是这个理想的仁境界的具体而又光辉的落实。

  

   2、孝是仁境界的蕴藏机制

  

   仁的境界义涵是在范围上包含生活世界的全体对象的。它的一个微缩性涵幅展现范域即是家庭,而「孝」即是家庭生活理想面的主导性原理。《论语》<为政篇>中有孟懿子问孝

  

   、有孟武柏问孝、有子由问孝、有子夏问孝,最终义涵即如有子之言: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欤!」(学而)

  

   由上可知,对於一个理想的君子而言,当他的日常生活范域由家庭向社会邦国的一脉推展中,这些生活范域实是无一不为仁与礼的实践场所,而家庭则因其为人类生命孕育的母地及一切人伦善行的发端区,故而更是仁境界的培育与实践的根据地,诚哉有子之言:「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欤!」然而即便是如此具体明确的孝亲观念,当它在现实中的展现的时候,孔子还是要求以礼来规范孝,即如孔子回答孟懿子问孝之言: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於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为政)

  

   孝亲是特殊原理,相当的时候,孝亲原理超越一般的义行,即孔子言於「父为子隐,子为父隐」及「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两段文中,显见孝亲是仁德的感通中的更内在真实情感的活动,然而即便如此,在孝亲情感的一般表达中,礼的适宜的表现还是孝的表达根据,孝的表达仍需透过礼的节制来显现那个更内在的真实感通,孝以礼来表达,表达由礼来决定,礼在行为模式上将彰显孝的真实义涵,可谓礼的现实规制的角色是在孔子仁德意境世界中绝对是由内至外之贯通性基础。

  

   3、礼是仁在实践上的具体化行为准则

  

   孔子对孝的重视显示了仁的原理的由内而外的一脉相通,当仁放达於整体生存范域而言时,即是礼的落实,礼是一切合理行为的具体化行为准则,是合於忠恕仁义孝等生活原理的行为规范[16]。孔子自信在彰显仁义孝亲等原理的礼制安排本身确实是君子必须遵守的生活原理,这里并不出现行为规式与心理意识的两橛歧路之情事,即仁与礼两者乃不相违背者,冯友兰先生以仁与礼为矛盾的概念但最後又统一了起来[17],即是此义。《论语》中有言: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颜渊)

  

   这就表示仁与礼的一定程度上的统一,这个统一的主要意义是在於仁是要落实在礼的,也就是说作为实践的途径而言,礼就是展现仁德的适当的方式,当然如果这个方式在意义的把握上有不通透的时候,仍是要回到仁的检别准则本身来,即如有子之言: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 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学而)

  

   礼对仁在实践上的在先地位是必然的,但在义理根据上仍是礼以仁为本,由仁带出礼,摄礼回归仁。仁与礼能有如此密切的关系,当然涉及更根本的世界观定位的问题,就孔子的思考而言,礼制教化所对越的世界即是孔子哲理流布的最真实的世界,在此一天下邦国邻里家族中的一一行止以及人伦规范,正是人存有者的终极关怀之内外一体主客合一的全幅范域

  

   ,而在这现实人生场景中的所有行谊,则都有礼的原理在扮演约制者的角色,所以礼制的落实是仁德胸怀的体现,离此礼制规约一步,即离了仁德胸怀一步即非儒者[18]。如同佛教徒的戒律与六度观,不由戒律,悖离六度,又岂可言为佛教徒呢。当然,礼的决定原则是仁,仁决定了礼,但是仁的行为也因此必须通过礼来行止进退依违观瞻,如此才可谓之有仁。由是可知,孔子理想人格的君子概念的境界彰显,即是一个内在的仁的胸怀与外在的礼的行谊所共构的。而礼的义理性根源又在於仁,故而仁即成了孔子境界哲学的根本原理,仁概念终将对越出後儒的一切本体论原理。

  

   四、孔子境界哲学的世界观与形上学推演

  

   仁与礼这两个概念的进行,作为孔子境界哲学的义理根据,它将接续上整个儒学体系的形上学与世界观的预设,但论及形上学与世界观的探讨,则需要另外检查孔子的另一组与世界观理解有关键关系的哲学术语,即其论於鬼神与天概念者是。首先,「礼」的概念在现实上凸显了孔子哲理性思维的世界观关怀之真实对象,其次,「仁」的境界感通又体现出孔子根源心灵的本体论定位,最後,鬼神与天的概念使用才标示出孔子世界观、形上学的确定范域。

  

   1、对礼的坚持所映照的世界观范域

  

   我们从孔子对礼的重视,便可认知到礼的行为及其所关涉的生活范域的存在结构对孔子而言是一个必须绝对尊重的对象,它是存在界中的真实实有世界,它是仁义孝学等原理的具体落实区域,它并不是仅仅是孔子哲理关怀下的附随性的生活结构,它是求仁行道活动的生活面的布局,它就是仁的外化的存在,所以礼制活动的存在范域,也就成为孔子思想性观点所论述的真实世界,就是这个现实社会政治所施展出去的家庭社会邦国天下的实在世界,这一个真实世界就将成为中国哲学史上所有儒者的生活行谊及义理建构的最终依据。这也就预见了儒家世界观的此世存在型态,亦即以为这个世界是一个实在的价值文明的场所,这一个儒者的实在世界其实就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社会政治世界,是一个在世存有者的生活行谊的场域,是孔子周游列国的天下,也是其後一切儒者所关怀的此世世界。所以孔子对礼的重视正好导演出他的实存关怀所落实的世界,一个现实的社会生活中所对应的实在世界,这就使得儒学的世界观首先排除了社会生活实感之外的它在世界。孔子对礼的坚持所显现的世界关怀也表现在孔子对国君的真心尊重的态度上,由於孔子对於君王的诚心尊重,显见君王所代表的现实秩序之理想建构者角色是孔子极为肯定的对象,这当然也就表示孔子对现实秩序的关切是将之尽量视为一个绝对的天地,而不像庄子有蔑视天下的态度者。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泰伯)

  

   「君赐食,必正席先尝之。君赐腥,必熟而荐之。君赐生,必畜之。侍食於君;君祭,先饭。疾,君视之,东首,加朝服拖绅。君命召,不俟驾行矣。」(乡党)

  

   以上孔子言於君子对待邦国与君王的观念,显见邦国是君子的真正生命活动的场域,邦国之有道无道是君子展现仁德的决定性因素,君子动容周旋都在邦国的出入进退之行动中,君子与邦国一体,邦国就是他的世界、他的天地,所以有道必仕、贫贱则耻,无道必隐、富贵则耻,此中关於「无道则隐」的说法我们必须退一步地认知到孔子时代真正的天子是周天子,而诸侯国间只是分封的宗主国,并没有在统治上的绝对性地位,所以有道君子之游走各国本身并没有忠贞的问题,而当周天子已然无法实质地掌握天下政事的时候,则此些邦国之施政措施的理想化与否便是有道君子的衷心关切,此中亦显现了孔子的坚持理想及不与任何政权妥协的守道态度。但是一但孔子接受了国君的邀请并有机会执政的时候,孔子心中就把这个国家及君王当作理想的社会政治秩序施展的对象,因而表现出面对圣君的忠诚,以及将自己当作贤臣来施政处世,这就在在显示一个简单而又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孔子思想性观念的真正关切对象是这个现实世界的社会秩序。孔子以恢复周文自居并且以导正社会自许,所以他的系统性核心观念的论证范域都是在於现世的社会实体,并且由於其丰沛的仁德的自觉使得孔子在现实秩序的礼乐规范中即找到了绝对的原理而无需另求一个它在的世界及它在的主体即天与鬼神者。这就导致了孔子的世界观的再次实落於现实世界的人文胸怀之内。

  

   2、孔子在鬼神与天的概念使用下所对照的世界观

  

   孔子在回答那个个性急躁冲动却又正直开朗且乐观进取的第子子路的问题的时候谈到: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 知死。」(先进)

  

   孔子讲天说鬼道神的语言是不少的,但是从来都是在一个理性的社会实效上贞定天与鬼神对人间事务的互动模式,这是一个知道有天与鬼神[19]、祖先的它在存在却基本上将之限定在人伦生活中使其彼此不相干涉的世界观。这个它在世界,不是生活的世界也不是可改变的对象,它只是并存旁置的它物,而不是人文心灵的所托。人文心灵所托的仍是那个丰沛的自觉心灵,即孔子及一切儒者的道德意识仁德胸怀。因为孔子从来不把现实的责任推卸给天,而是自作承担,天成了一个实存的知音-──「知我者其天乎!」,无论它是理性化的天还是意志性的天。孔子说到天的地方如下:

  

   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贡曰:「何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 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宪问)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於奥,宁媚於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於天无所祷也。(八佾)

  

   孔子对於天的尊崇与祝祷与祭祀都是一个被人文化了的行止[20],他以极为富於人文精神的主体心境贞定了这个自远古以来即在宗教迷信与政治神话的纠缠中扰乱人文秩序的它在对象,孔子在生命活动中以德性胸怀与理性关照并且温润人生的天的它在存有之基本性格安置了天与人的关系,从而在知识的认知中赋予了地位,然而却未在理论的建构上多作安排,天的存在只是孔子哲理性思维的知识使用而非观念建构[21],孔子在天的理性人文之认知意义上使用了它,从而扭转了社会人心对天的关怀关系,但是作为哲理探讨的重点,毋宁还是以仁概念作为在社会现实中的应用原理。

  

由此可见,孔子的人文精神之展现是一个现实世界的关怀为重的系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保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孔子   儒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541.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