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佳明:天道轮回读《仁学》——纪念谭嗣同诞辰150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1 次 更新时间:2015-11-05 16:11:44

进入专题: 谭嗣同  

郑佳明 (进入专栏)  
并以这种新技艺“补”专制旧制之“阙”,“起”清廷统治之“疾”。张之洞的公式是:“中学为内学,西学为外学;中学治身心,西学应世事。”(《劝学篇・会通》)

   《劝学篇》在朝野影响很大,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严复等都从理论上予以了批判。谭嗣同在论述道器关系的基础上批驳“中体西用”思想。一是把“道器”与“体用”结合在一起讲,推陈出新,用他的道器观阐述他的体用观。他说:“道,用也,器,体也,体立而行,器存而道不亡……器既变,道安得独不变?”器是本体、是根据,道是作用、是表现;二是讲道器同一。他强调“道器不二,道随器迁”。他认为道器同源互动,体用同源互动。否定割裂道器体用的观点;三是讲变法就是变器,他说“变法者,器既变矣。” “酌取西法,以补吾中国古法之亡。”甚至于“尽变西法”,变法是变“体”;四是物质在先,精神在后,他说 “以太为体”,“仁”为用。他说“夫仁,以太之用, 而天地万物由之以生, 由之以通。”总的来看,他认为精神的东西依赖于物质的东西,物质的东西在变,精神也要变。他的哲学倾向于唯物唯实,求新求变,他的哲学超越了那个时代,闪耀着中国近代思想的启蒙之光。

   一百多年的历史证明,道随器变、体用同源、变法变器等思想观点,比中体西用、全盘西化、西体中用都更科学和进步,里面蕴含着与时俱进,从问题出发的认识论,比较接近实事求是的思想。他跟晚清考据学者不同,跟清议官僚不同,沿着解决中国问题的思路,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的思路,把晚清民族危机中产生的经世思潮、洋务思潮推向了维新思潮的新高度,为维新思潮的和后来的民主共和思潮做了哲学的准备。谭嗣同虽然有很急躁和激烈的情绪,但他在方法上坚持了秉中而执两的态度,在矛盾冲突十分尖锐,经济社会急剧裂变的条件下,这种中庸之道,中正方法实在是最好的选择,胜过了“矫枉必须过正”的态度。作为那个时候那么年轻的他,真是难能可贵。

   值得我们今天思考的是,谭嗣同当年的思考成果,同样被历史忽视了。回首望去,我们很快跨过了谭嗣同们的改良主义思想,错过了历史的十字路口,走上不断激进化极端化的道路,后来左的和右的思潮各执一端,难以形成共识,消耗了资源,阻碍了进步。以至我们今天仍停留在实际上的 “师夷长技以制夷”,“中体西用”的思维定势中。从五四激烈的反传统,到文革破四旧、批林批孔,直到今天的“理论”、“道路”、“制度”之争,在道与器、体与用的思考上,中国思想界并没有达到当年谭嗣同的认识水平。

   道和器、体和用本来是方法问题,但是近代中国人总是和价值、制度一起讲,实际上争的是价值和制度,所以总也讲不清楚。一个民族的价值观对这个民族国家的政治制度有重大影响,可以说有什么价值观就有什么制度,这就是中国人讲的“天不变道亦不变”。谭嗣同指出在历史变革的时候,制度的变化是第一性的,制度的变化可以改变价值观念。谭嗣同两个甲子前已经认识到的问题,较好的解决了的问题,我们为什么纠缠不休?根本的原因是价值观和制度中的封建专制基因仍然在顽强地表现自己,“仁”的普世和现代意义没有形成共识,民主共和这个变革的初衷被后来的当权者抛弃了。洋务、维新、共和、共产,虽然我们越来越激进,封建主义的专制、宗法、等级和愚民思想,并没有因为封建帝制的退出而推出,仁爱、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思想也没有因为民主革命的胜利而胜利。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本来具有人道主义和阶级斗争两个因子,我们在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时候,只看到其阶级斗争理论,只用其阶级斗争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马克思列宁主义不知不觉与中国的暴力专制思想结合起来,诚如毛泽东说的,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夺取政权之后,他还要“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封建专制思想披上革命的外衣,以左的面貌横行于文革时代,时隐时现与改革开放时期,在最近几年的腐败现象中借尸还魂。近几年,左的论调不绝于耳,文革幽灵还在徘徊。在和平发展的年代,在改革开放的中国,谁会否定人类共同价值?只能是封建专制思想的余毒、“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思想和“权本位”的价值观。不区别时间、空间和社会历史条件,把阶级斗争简单化和扩大化,从而抹煞自由平等博爱,是极左思想的基本特征。古代用“三纲五常”扼制平等仁爱,现代用“阶级斗争为纲”扼杀人类共同价值。

  

   (四)

   《仁学》体现出一个思维特点,就是传承和变革的关系把握得比较好,这也是一直困扰中国的一个大问题。

   谭嗣同激烈地批判传统,他说:“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二千年来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但他从继承传统的角度批判传统,他说,“仁之乱也,乱于其名”,他呼号冲决名教网罗,为的是发扬真正的仁爱平等精神,他对中国的传统的批判是一种“扬弃”而不是全盘否定。那个时代的进步的诉求就是变法改革,就是有序变革,不是彻底的推翻重来。《仁学》给人的印象是庞杂、多样。孰知这正是我们当今所缺乏的多元、包容、妥协和中庸。谭嗣同无意之中处理好了后人难以处理的一尊与多元的关系,我们今天看到的《仁学》,视角那样广阔,文化那样丰富,涵盖那样久远,内含那样深刻。谭嗣同在处理中学与其他学术关系,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情韵与义理,知与行的关系上,都在“不成熟”中勇敢探索,给人以启迪。这是改革者的思维,这是改良主义的特征,是那个时代人的特权。说到这里我真想说一句,要向改良主义学习。

   这几年,我看习近平讲话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讲传承,把传承和变革结合起来。他讲前后两个三十年是有联系的,要一体的来看,中国共产党九十多年的历史要一体来看,共产党与以前的历史也要联系起来看。他最后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古代、近代、现代一体的文化脉络中走出来的,这里面就有传承和变革的关系。

   有人说谭嗣同是中国激进主义的先驱,我不这样看。如果说激进主义是我们民族的悲哀,过错不在他,而在于统治者,历史一再证明,专制主义是激进主义的根源。清王朝严厉镇压了戊戌维新,谭嗣同血溅菜市口,唐才常自立军起义,变法演变成革命,中国走向一个更大时空的轮回。激进主义从方法论上讲,就是割裂历史传承关系,脱离当时的环境去看历史,用激进主义历史观衡量历史。不讲渐进,不讲妥协,不讲包容,唯我独尊、唯我独革。从《仁学》到上一个甲子是1956年,那是中国的一个历史节点,57年听不得知识分子不同意见,搞反右,58年搞大跃进,59年听不得党内不同意见,反彭黄张周,造成人为大饥荒,饿死了很多人。几年后居然重提阶级斗争,继续革命,把中国推向文革的深渊,真可以用“天道周星物极不反”来形容了。我们现在又是一个甲子,又处在一个历史的节点,何去何从?我曾经以为,文革那样的灾难浩劫不会重演了,但是小平走了,再也没有人旗帜鲜明地反左了,这两年,文革言论、思想甚至理论死灰复燃,有些学者、理论家也在鼓吹极左的一套,我很纳闷,依法治国、改革开放都是在与极左思潮的激烈斗争中前进的,如果让左的一套成了气候,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国,岂不是空谈?我深感忧虑。

   回眸两个甲子,有两方面的教训,一方面我们要吸取谭嗣同这种传承与变革的思想,一种历史主义、现实主义的思考;另一个方面从执政者来讲,也要正视并认真解决改革者提出的问题,哪怕是尖锐的问题,哪怕是尖锐的不同的见解。真知灼见最初都是以不同意见的形式出现的。这样才能为改革腾出更大的空间,留出更长的时间,避免决策重大失误,减少新的折腾。暂时不能解决的,也要说明,要宽容、要耐心,不要动不动就亮剑,搞斗争,更不要总体上走回头路,把事物逼到反面,让历史重演。

  

   (据2015年3月10日在湖南省浏阳市举行的“纪念谭嗣同诞辰15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和2015年9月29日在北京“纪念谭嗣同诞辰15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录音整理,20151031修改完)

进入 郑佳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谭嗣同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45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