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爱 陈坚:反讽之思与讽刺之力

——张爱玲与老舍审美比较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8 次 更新时间:2015-11-02 11:17:26

进入专题: 老舍   张爱玲   讽刺   反讽  

陈爱   陈坚  
而是王莲生、沈小红的故事”(注:杨剑龙:《论王朔小说的反讽艺术》,《中国文学研究》2002年第1期,第63页。),《年轻的时候》里“为爱情而爱情”的男子和“为结婚而结婚”的女子一样感到幻灭无望;《红玫瑰与白玫瑰》里好人佟振保最终发现他牺牲了与红玫瑰的热烈爱情而换来的与白玫瑰的美满婚姻只是他自造的牢笼,“是和美的春天的下午,振保看着他手造的世界,他没有法子毁了他”,他拼其一生得来的好人的名誉却是以丧失自己真实人性为代价,在那样的情人重逢的时刻,曾经“有着铁的意志”的他和曾经洋娃娃一样“什么都有了,又等于什么都没有”的她,竟是他的泪眼迷离和她的镇定自若,一切是那样的颠来倒去、不可理喻;《琉璃瓦》里原指望着一群如花似玉的女儿升官发财的姚先生,结果“有的嫁得不甚得意”,有的“得意的又太得意”,没有一个中意的,姚先生气得生了病,他太太的只会生女儿的肚子又在了起来;《封锁》里在封锁的特殊情境里由被动攀谈到渐生爱慕到甚至谈婚论嫁起来的一对男女,当封锁解除,又复归陌路,各自回到先前的世界,刹那的“真的人”又变成恒常的“好的人”:好教师、好女儿或者好职员、好父亲,“封锁期间的一切等于没有发生,整个的上海打了个盹,做了个不近情理的梦。”这样戏剧性的情节,由张爱玲写来竟是那样雍容余裕、谈若浮云,一切都在不经意之间,似有还无,然而细细想来,又暗自动魄惊心,在细节的和美畅快背后,隐着的是“主题永远悲观”,“时代的列车轰轰地往前开……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苍白,渺小: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的愚蠢——谁都像我们一样,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注:金宏达、于青主编:《张爱玲文集(全本)》,安徽文艺出版社,1996年,第850、900、721页。)

   如果老舍的讽刺,其道德标准常可通过讽刺家的愤世嫉俗的语调辨别出来,在张爱玲这里,讽刺者采取的形式往往使作家的语调难于察觉。老舍“注重幽默和喜剧的外发性,充分发挥作家的主体性而精心营造,大大增加了作品的喜剧感”(注:王卫平:《中国现代讽刺幽默小说论纲》,《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第2期,第136页。),他善于运用各种修饰、修辞及语言技巧来叙事传情。张爱玲也喜欢修辞修饰,她的繁复的象征、精彩的意象、天才的妙喻、熟极而流的电影镜头,都为其作品增添了无穷韵味,但是她的修饰修辞不像老舍那样戏剧性,而是让“喜剧自自然然流入眼泪中”,用意象、暗示,将动作、言语、心理相结合,顾盼生辉又风流蕴藉,使作品的讽谕张力产生了真正的强化效果。

    进入专题: 老舍   张爱玲   讽刺   反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381.html
文章来源:《浙江学刊》(杭州)2003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