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鸿达:巴勒斯坦考察报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32 次 更新时间:2015-09-14 00:17:00

进入专题: 巴勒斯坦   巴以冲突   宗教  

范鸿达  
这里和很多阿拉伯社区一样,很多住宅均是上不封顶,随时准备加层。墙壁之上反抗以色列的标语、涂鸦随处可见,让人尤其伤感的是,两位少年和一位青年的画像经常进入我的视野--其可爱面容下的那个日期,就是他们的遇难日啊!

   我默默穿行在外人少有踏足的难民营,不时遇到各个年龄阶段的居民。在这里,少年彰显的是冲动,青年体现的是茫然,中年流露的是无奈,老人代表的是沧桑……唯有那孩童,可以在这拥挤的空间绽放出他们天真的笑容。当我慢行至一个拐角时,看到一位正在晒太阳的老妇人,在其身旁则是两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其中一位宛若天使般的孩子看到我后径直跑到我身边,让我给她拍照片,拍完后还一直玩弄我的手,就我一只毫无装饰的右手,竟然带给那位可爱的小女孩许久的快乐,她不停弯曲着我的手指,任凭老妇人如何叫她也不回去--她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啊,叫人如何能够轻易相忘!

   2.舒法特难民营

   东耶路撒冷舒法特巴勒斯坦难民营始建于1965年,由联合国救济与工作处向约旦政府租借土地而建。随着阿拉伯国家在1967年战争中的惨败,连同舒法特难民营在内的东耶路撒冷均被归入以色列治下的耶路撒冷市政区。现在联合国救济工作处承担着舒法特难民营的运作,根据该机构的数据,2011年的登记难民有1.1万,而生活其中的总人数大概在1.8万左右,近些年有几千人因为担心失去以色列居住权而返回此处居住。

   某日上午,我去舒法特难民营探访。在一位热心老伯的帮助下我辗转来到难民营入口处,这里显得相当凄凉,一段高大厚实的隔离墙呆立在那里,旁边是更为高耸的以色列岗楼,在它们下方,则是几乎悄无声息行走的巴勒斯坦人,以及充满冲突痕迹的破旧街道和路障。难民营入口处设有以色列检查站,而且在这里执行任务的以色列全副武装之人还相当多。主道两侧是窄窄的步行通道。我边走边拍照,不一会儿即被以色列检查人员提醒不许拍摄。

   在寂静之中我走进舒法特难民营,坦白地讲,尽管我已经考察过其他巴勒斯坦难民营,但是此刻展现在眼前的景象仍然让我哀伤:在破旧不堪的主街道两旁,是几乎同样破旧不堪的建筑;在尘土飞扬之间,行走着同样希望飞逝的难民;旁边不远处那高大厚重的隔离墙,默默地述说着此地被隔离的特性。我站在难民营内侧,回望那对巴勒斯坦人戒备森严的以色列检查站,仅有一个检查站相隔,内外境况竟有天壤之别,望着外面那不一样的世界,不知难民营内的巴勒斯坦人是满怀羡慕还是心存愤怒?当我对着检查站拍照时,两位巴勒斯坦青年走到我身边,用手势和简单的英语单词鼓动我继续拍摄,而当几十米开外的检查站传来大兵制止拍照的声音时,其中一位青年又对着远处的以色列人竖起大拇指以示配合与支持……

   我沿街朝难民营里面走--很多巴勒斯坦难民营是沿街而建,面积其实很小,比如我正在探访的这个,才0.2平方公里,基本就是一个小长条。崎岖不平的狭窄街道两旁是各式小店,多位店主告诉我这里的很多商品都来自中国,当经过一家水果店时,小伙子店主十分热情地邀我进店看看,之后就积极张罗给我拍照,当他举着我的摄像机拍照时,我分明看到他的双手在相当剧烈地颤抖,我没有用错词,就是"剧烈"--事后当我把照片传到电脑上看时,发现他拍摄时距离近的还好,稍远的一张就已经是非常模糊了。

   舒法特难民营内的建筑相当稠密,这也是所有现存几十个巴勒斯坦难民营的共同特征,有一个难民营的住宅是如此稠密,以致送葬时尸体都要经过各住户的窗户才能转送到较宽的街道上。因为人口不断增多,所以舒法特难民营的住宅也越来越紧张,在这种情况下,安全就渐渐被人忽略,在原来仅为建一层、两层打下的地基上,现在建起了三层、四层。这里也有一些新建筑,有几处看样子马上就可以入住了,它们在周围破旧建筑的衬托下,愈发显得卓尔不群--在哪里都是有贫富的分化啊。

   (三)东耶路撒冷加拉赫教长团结运动

   2011年4-9月间我在耶路撒冷考察时,发现加拉赫教长(Sheikh Jarrah)街区每周五下午都会有一场游行,为的是反对在穆斯林区建设犹太定居点。这是一个旨在结束对巴勒斯坦占领和族群平等的社会和政治草根运动,组织者系以色列非政府组织"现在就和平(Peace Now)",参加的主体也是犹太人,当然犹太定居点建设的直接受害方巴勒斯坦人也参与其中。为什么这些人会如此执着地在此地此时举行这样的游行活动呢?

   加拉赫教长街区是东耶路撒冷一个非常著名的巴勒斯坦人聚集地,其名称缘于此地的"加拉赫教长墓"。加拉赫教长在阿拉伯历史上可谓是地位显赫,他曾是领导穆斯林反抗十字军东侵的大英雄萨拉丁的医生和重臣,公元12世纪,他于现在的加拉赫教长街区建立了一所学校(或被称之为小型清真寺),死后就埋葬在这所学校地下,此后这里的穆斯林不断增多,到19世纪下半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穆斯林核心区。随着犹太复国主义的发展和阿以冲突的蔓延,在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后,加拉赫教长街区命运变得跌宕起来,一些犹太人声称此地的某些建筑原本是本族人的,要求生活其中的巴勒斯坦人或者搬走,或者向自己交租金,巴勒斯坦人对此加以拒绝。

   2001年,几个犹太人搬进一个尘封已久的穆斯林家中,声言这是自己的财产从而不再离开,此后以色列的相关法院和政府部门就不断做出有利于犹太人的判决和决定,巴勒斯坦人库德尔家也因此于2008年11月被强行驱赶出家门,可叹家庭顶梁柱穆罕默德·库德尔在被驱赶仅仅11天后就撒手人寰!2009年,以色列法院再次做出有利于犹太申诉者的判决,哈努恩与格哈维两个巴勒斯坦家庭也被驱赶出"加拉赫教长",犹太家庭则搬进他们的原住处。本地区仍有数个巴勒斯坦家庭面临被驱赶的命运。

   部分犹太人和以色列官方在东耶路撒冷建设定居点的行为,给相关地方的巴勒斯坦居民带来灾难性打击,也给巴以和平和两族人的和解造成重大障碍,因此它既遭致巴勒斯坦人和很多国际力量的反对,也受到以色列国内很多有识之士的严厉谴责,一些犹太青年自发行动起来,组织"加拉赫教长团结日"的游行活动,每周五下午与巴勒斯坦人一道抗议以色列政府的东耶路撒冷定居点建设政策。

   2011年6月24日,又是一个周五,预料中的游行也如期而至。那日下午,我结束在老城的行程后,徒步赶往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学生村,当走到"加拉赫教长"区入口处时,看到大约有一支300左右的集会队伍,有一排集会者手持标语牌沿街而立,希伯来语、阿拉伯语和英语等各语种标语的共同出现,表明游行队伍的民族复合性,各语种标语的中心思想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国家已经成为和平的障碍,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团结起来共求正义、求平等,停止在东耶路撒冷建立定居点等。

   队伍在小广场集中片刻后,就开始沿"加拉赫教长"街区行进。一群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国旗下,用希伯来语高声喊着反对以色列政府驱赶巴勒斯坦人设立犹太定居点的口号。游行队伍在一插有以色列国旗的住宅前停了下来,犹太人组织者对着这户人家高声喊着反定居点口号。我不明白游行队伍为何停留于此,于是就请教一位看似五十多岁的先生,他叫戴维,是一位非常热情的以色列犹太人。戴维说这里本是巴勒斯坦人的家,但是现在的居住者已经变成犹太人了,所以游行者才在这个地方停留。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一位年轻犹太女孩告诉我,这是附近犹太定居者为对抗游行而有意播放的),游行队伍继续前行,来到一个拥有更多犹太定居者的街道之上,这时出现在我眼前的不再仅仅是游行者和我等这般的好事者,还有几位手持以色列国旗的犹太青年--显然,他们是此区域定居者的代表。此前游行者是隔空喊话,现在随着几个定居者的高调出现,双方便有了面对面理论的机会。在街道入口处,我看到一位五十余岁的犹太女性正在和两位青年定居点激烈辩论,这三位争吵的面红耳赤。我问戴维游行会不会发生激烈冲突,戴维说一般不会,但有时游行队伍中的巴勒斯坦人会和犹太定居者有肢体冲突,也有时游行者会和以色列警察发生冲突。

   正说话间,我发现前方不远处人头攒动旗帜飘扬,于是走近探个究竟。这里有几位犹太青年定居者,其中两人高举着以色列国旗,与他们争辩的,则大都是他们的以色列犹太同胞。这时一位少年举着巴勒斯坦国旗走了过来,极力用自己的旗帜遮挡定居者的以色列国旗,而且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尽管巴勒斯坦少年不停用旗帜遮掩敲打以色列国旗,但是那两位举旗的青年定居者表现的相当克制,并没有予以回击,只是调整自己的位置。这时组织游行活动的一位犹太女孩觉得有点过,超出了活动的和平限度,于是就让巴勒斯坦少年把旗帜收起来,而就在卷旗的当口,这位少年竟然用旗杆攻击一位定居者,这让那位定居者非常愤怒,于是他直奔巴勒斯坦少年,就在定居者被众人拦住的当口,巴勒斯坦少年上去一把打掉犹太定居者的眼镜,这让受袭方更加怒不可遏,但无奈在这里他们只是绝对少数,根本无法靠近那位男孩。目睹此等状况的发生,那位犹太女孩奋力抢过巴勒斯坦少年的旗帜向人群外面走去,而少年和其母则紧随其后要回旗帜。

   经过这个小插曲后,游行队伍开始撤离该地,返回"加拉赫教长"小广场;在撤退之时,游行者和定居者仍还是口舌相加,互不相让,争论的相当热烈。再次回到集中地后,活动组织者站到高处发表演讲,几位穆斯林则不停地挥舞着巴勒斯坦国旗。在这片人群中,一位手持巴勒斯坦国旗的老兄再次吸引了我,我请求他配合我的拍照,之后就与他交流起来--原来他本人就是在2009年被犹太定居者驱赶出"加拉赫教长"区巴勒斯坦人。我又找到那位手持巴勒斯坦国旗的少年,他是这次游行中表现的最为激动的一个,几乎同样激动的母亲也始终站在他的身旁,我问这位母亲家况如何,这时过来一位犹太女孩,告诉我这对母子的家现在是岌岌可危,也正面临被驱赶出"加拉赫教长"的厄运。

   两周后的周五,我再次来到"加拉赫教长"区观摩游行,在戴维先生的帮助下,我和一位犹太青年定居者进行了简单对话,一是他如何看待每周五的游行,答曰游行者都是被收买的,他们是为了钱而游行;问他住在此地是否感觉安全,答曰尽管不是很如意,但是有多处摄像头的监控和警察的保护,所以还可以;问他是否认为此地会有越来越多的犹太定居者,答曰他们越是游行,来此定居的犹太人就会越多。另外我还和戴维简单探讨正统和激进犹太人问题,我问他是否有一些正统犹太人朋友,他直截了当地说没有。

   (范鸿达,厦门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全文见《战略与管理》2015年第一辑,以刊登文章为准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zlygl@cssm.gov.cn

微信公众号:战略与管理(zhanlueyuguanli)

微博:战略与管理(http:/weibo.com/zhanguan)

海南出版社微信:hainanbook

    进入专题: 巴勒斯坦   巴以冲突   宗教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1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