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王铚及其家族事迹考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9 次 更新时间:2015-08-06 22:15:20

进入专题: 宋代   王铚   家族   事迹  

张剑  
政和间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王铚曾从其游,被李之仪誉为“冰玉相辉”。因王、曾系姻亲,曾布元符、建中靖国间当国时,遂起王莘为工部郎中,并欲荐为台谏。《挥麈录后录》卷六云:“曾文肃为相,王明清祖王兵部作郎。一日,文肃曰:‘主上令荐台谏,当以公应诏。’先祖辞曰:‘某辱知非常,一旦使居言路,傥庙堂有所不当,言之则有负恩地,不言则实辜任使。愿受始终之赐,幸甚。’文肃叹息而寝其议。故外祖祭先祖文曰:‘昔我先公,知公最久。引公谏垣,公辞不就。进退之际,益坚素守。’谓此也。”曾氏对王氏的帮助非仅此,王铚故后,其妻曾氏带着廉清、明清,很长一段时间皆随弟弟曾惇生活,曾惇(1097?—1156后)字谹父,又作宏父,宣和五年为湖州司录;绍兴三年任太府寺丞;绍兴八年因进祖父曾布所著《三朝正论》,转官一阶;绍兴十二年知黄州;绍兴十六年知台州;绍兴十八年闰八月移知镇江府;绍兴十九年七月罢知镇江;绍兴二十六年知光州,之后不详[17]。《挥麈录前录》卷三:“明清少游外家,年十八九时,从舅氏曾宏父守台州。”王廉清有《题郡治玉霄亭》诗,玉霄亭在台州,故廉清亦在台州可知。《挥麈录后录》卷七:“丁卯岁,秦会之擅国……是时明清从舅氏曾宏父守京口。”可推知从绍兴十四年王铚辞世至绍兴十九年曾惇罢知镇江,王廉清与王明清兄弟当一直跟随曾惇。

   王明清娶方滋之女为妻,王氏桐庐方氏姻亲。方滋(1102—1172),字务德,桐庐(今属浙江)人,方元修子,绍兴三十一年为京西转运副使、知庐州,移镇江府。乾道改元,除两浙转运副使,权刑部侍郎。假户部尚书,充贺金国正旦使。试户部、吏部侍郎,知建康、荆南二府。乾道八年知绍兴府,徙平江府,卒于官,其事迹见韩元吉《方公墓志铭》(《南涧甲乙稿》卷二一)。明清与方滋之女婚于绍兴二十五年,《挥麈录前录》卷四:“绍兴丙辰,明清甫十岁……后二十年,明清为方婿。”从此“多寓浙西妇家”(《挥麈录后录》卷七),随岳父转徙各地,直至乾道元年得官(参《挥麈录》、《玉照新志》)。

  

   与纯粹的政治型家族相比,宋代许多文化型家族的家运要长久一些。因为政治多变,宦途凶险,政治型家族很难长久掌握自己的命运,像秦桧家族当时权焰熏天,一朝秦桧身死,家势随之土崩瓦解。而文化型家族只要注重自己的家学传承和培养,不太容易受外界环境的影响,即使这些家族也参与政治斗争并且失势,也还有文化的影响力存在。王氏家族的声名一直维持到了南宋中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家学传承非常优异和成功。

   广义的家学可以包括先天的智性遗传和后天的文化积累两个部分。王氏家族名声的获得,和他们超群的天赋和记忆力有很大关系。《老学庵笔记》载王铚性聪敏,读书五行俱下,过目不忘。又记问该洽,尤长于国朝故事,莫不能记。对客指画,诵说动数百千言,退而质之,无一语缪。王明清亦是如此,《挥麈录前录》卷四载:“绍兴丙辰,明清甫十岁,时朱三十五丈希真、徐五丈敦立俱为正字,来过先人。先人命明清出拜二公,询以国史中数事,随即应之无遗。繇是受二公非常之知于弱龄。希真之相,予多见其词翰中。后二十年,明清为方婿,敦立守滁阳,以书与外舅云:‘闻近纳某字之子为婿,岂非字仲言者乎?’具道畴昔时事,且过相溢美。”年方十岁即能如此,没有超人的记忆天赋是无法想象的。

   王氏不惟深具先天遗传优势,且后天努力好学,博览群书。李之仪就称赞王铚、王明清父子“皆博极群书,手未尝释卷”。(《姑溪居士后集》卷十五《欧阳文忠公别集后序》)王氏又世代聚书,王莘、王铚皆聚书数万卷,为博学提供了必要的条件。这样,先天的好记性加上后天的博学勤学,使王氏很容易成为人们口中乐于传播的传奇。《挥麈录前录》卷四载有徐度与明清的一段问答:“敦立为贰卿,明清偶访之,坐间忽发问曰:‘度今此居号侍郎桥,何耶?’明清即应以仁宗朝郎简,杭州人,以工部侍郎致仕,居此里,人德之,遂以名桥。又问郎表德谓何?明清云:‘《两朝国史》本传字简之。《王荆公集》中有《寄郎简之》诗,甚称其贤。’少焉,司马季思来,其去,复问明清云:‘温公兄弟何以不连名?’明清答以:‘温公之父天章公生于秋浦,故名池。从子校理公生于乡中,名里。天章长子以三月一日生,名旦;后守宛陵,生仲子,名宣;晚守浮光,生温公,名光。承平时,光州学中有温公祠堂存焉。’敦立大喜曰:‘皆是也。’且顾坐客云:‘卒然而酬,博闻如此,可谓俊人矣。’”徐度的问话明显带有考较成分,明清既博洽又记忆无误,故得“俊人”美誉。尤袤和楼钥也对明清有过类似考验,《挥麈录三录》卷三载:“明清晩识遂初尤延之先生……公任文昌,一日忽问云:‘天临殿在于何时邪?’明清云:‘自昔以来,盖未有之。绍圣初,米元章为令畿邑之雍丘,游治下古寺,寺僧指方丈云:“顷章圣幸亳社,千乘万骑经从,尝愒宿于中。”元章即命彩饰建鸱,严其羽卫,自书榜之曰天临殿。时吕升卿为提点开封府县镇公事,以谓下邑不白朝廷,擅创殿立名,将按治之。蔡元长作内相,营救获免。闻有自制殿赞,恨未见之。’尤即从袖间出文书,乃元章所书赞也。云:‘才方得之,公可谓博物洽闻矣。’翌日入省,形言称道于稠人广众中焉。楼大防作夕郎,出示其近得周文榘所画《重屏图》,祐陵亲题白乐天诗于上,有衣中央帽而坐者,指以相问云:‘此何人邪?’明清云:‘顷岁大父牧九江,于庐山圆通寺抚江南李中主像藏于家。今此绘容即其人。文榘丹青之妙,在当日列神品,蓋画一时之景也。’亟走介往会稽取旧收李像以呈似,面貎冠服,无豪发之少异。因为跋其后,楼深以赏激。”尤袤、楼钥皆一时鸿儒,淹贯古今,但在博闻与记忆方面却对王明清甘拜下风,一个“称道于稠人广众中”,一个“深以赏激”。有了这些名人的宣传和推介,王氏声名鹊起也就不以为怪了。

   王氏一门素有钻研四部之风。北宋初王昭素就著有《易论》,其重心在治经;至王莘,则重文赋之学,并经常传授王铚;而至王铚、王廉清、王明清父子三人,不仅长于文学,且于史乘之学尤能光大,《默记》、《挥麈录》等“类皆出人意表,且学士大夫之所欲知者,益信夫父子之博洽。虽名卿巨公,无不钦服敬慕,盖有自来。”(《挥麈录馀话》卷二赵师厚跋)释宝昙《送王性之子仲言倅公赴海陵》也赞叹王氏:“山阴故侯家,受射几世世。袖有换鹅经,父子固多艺。……”由于王氏天赋的优异、见闻的广博和多才多艺,名公巨卿自然乐与之游,甚至愿与之联姻,曾布一见王铚就许以孙女,显然就是爱惜其才,而师友姻亲多名人,又反过来增加了王氏见闻的博洽,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耳闻目濡,即能得之甚多。王铚《四六话序》云:“铚每侍教诲,常语以为文为诗赋之法。……铚类次先子所谓诗赋法度与前辈话言,附家集之末。又以铚所闻于交游间四六话事实,私自记焉。其诗话、文话、赋话各别见云。” 王明清亦云《挥麈录》之成因:“明清顷焉不自度量,尝以闻见漫缉小帙,曰《挥麈录》。……窃伏自念,平昔以来,父祖谈训,亲交话言,中心藏之,尚馀不少。始者乏思,虑笔之简编,传信之际,或招怨尤。今复惟之,侵寻晚景,倘弃而不录,恐一旦溘先朝露,则俱堕渺茫,诚为可惜。……朝谒之暇,濡毫纪之,总一百七十条,无一事一字无所众来,厘为六卷,名之曰《挥麈后录》。”再加上姻亲之间的援引帮助,王莘、王铚、王明清三代人都得妇家提携,王氏家声始能不坠。

   在科举与家族兴衰关系非常紧密的宋代,王铚家族显出一定程度的特殊性。从王昭素至王廉清、王明清六代人,明确知道中过进士的只有第四代的王莘,如果算上安陆一系,可以加上王得臣和王邻臣(邻臣还是特奏名),与南丰曾丰、澶渊晁氏、眉山苏氏等科举大家族根本不具有可比性。虽然王铚家族依靠其卓越天赋及家传之学,相当程度上弥补了科举带来的窘境,并将家族声名一直维持到了南宋中期。但长期家族科举乏人,王氏家族的衰落是可以想见的。王明清之后,王氏家族似乎在历史上销声匿迹。王家的藏书也毁失严重,使治学环境遭受破坏:“煨烬之余,所存不多。诸侄辈不能谨守,又为亲戚盗去,或它人久假不归,今遗书十不一存。”(《挥麈录后录》卷七)王明清不知有无子嗣,但他肯定是有侄儿的,而且有“诸侄”。然而王明清的《挥麈录》一直写到了七十馀岁,却从来没有一句话称赞过自己的后人,很显然,他们缺少能够振兴家族的能力。于是王氏家族的传奇,写到了王明清这一代也就终于谢幕了。

   注释:

   [1]陈寅恪《邓广铭<宋史职官志考证>序》,见《金明馆丛稿二编》,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277页。

   [2]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四库全书总目•麈史》:“所纪凡二百八十四事,分四十四门。凡朝廷掌故、耆旧遗闻、耳目所及,咸登编录。其间参稽经典,辨别异同,亦深资考证,非他家说部惟载琐事者比。”本文征引文献较繁,为省篇幅计,以下凡引自文渊阁《四库全书》本者均不出注版本,直接征引于文中。

   [3]晁公武撰、孙猛校证《郡斋读书志校证》,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以下征引此书皆据此,不出注。

   [4]王明清《挥麈录》,中华书局1961年版,以下征引此书皆据此,不出注。

   [5]赵彦卫撰、傅根清点校《云麓漫钞》,中华书局1996年版。

   [6]王铚从祖(王得臣祖父)亦曾仕宦为信阳军尉,得臣《麈史》卷二载:“郑工部文宝将漕陕西,经画灵武,后谪监郢州京山县税,过信阳军白雪驿,作绝句。久而湮没,莫有知者,先君皇祐间尉是邑,重书于牌。”得臣(1036—1116)为王铚从伯父,字彦辅,自号凤台子,安州安陆(今湖北安陆)人,嘉祐四年进士,历岳州巴陵令、管干京西漕司文字,为秘书省、提举开封府界常平等事,任开封府判官。出知唐、邠、黄、鄂三州,元祐八年,为福建路转运副使。召为金部郎中、司农少卿。绍圣四年,以目疾管勾崇禧观。著有《江夏辨疑》一卷、《麈史》三卷、《凤台子和杜诗》三卷、《江夏古今纪咏集》五卷,今存《麈史》三卷。据《麈史》:得臣当有兄弟四人,得臣为次(得臣长子渝,曾为寿春令);伯氏皇祐四年曾举国学进士;叔氏名邻臣字光辅,元祐三年特奏名进士第一,八月末视亡妻孙氏茔地,坠马受伤,十余日而亡,年四十八;季氏字道辅。然《麈史》卷下又云光辅为仲氏,殊不可解,疑误“叔”为“仲”。王得臣一系因非王铚本支,为省篇幅,不入正文,略考于此。

   [7]《式古堂书画汇考》中未有文章名,据《全宋文》添加;本文凡王铚所作文章名目均据《全宋文》,不再出注。

   [8]光绪刻本《善本书室藏书志》卷三九集部诗文评类。

   [9]统计数字据施懿超《宋四六论稿》,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第228—229页。

   [10]参见王兆鹏、王可喜、方星移著《两宋词人丛考》之《张元干年谱》,凤凰出版社2007年版。

   [11]向子諲行年据王兆鹏《两宋词人年谱•向子諲年谱》,台湾文津出版社1994年版,第547—553页。

   [12]邵博《邵氏闻见后录》卷一载:“绍兴己未春,金人初许归徽宗梓宫,宰臣上陵名永固,有王铚者言:‘犯后魏明帝、后周文宣二主陵名。’下秘书省参考,如铚言。”据此则铚原议不误,明清误记耳。王国维《观堂外集》庚辛之间读书记已详辨之,可参看。

   [13]此跋载《挥麈录馀话》卷二,未收入《全宋文》,题目据内容加。

   [14]《浙江通志》注录作者为吕祖谦,实应为吕祖俭,考辨见杜海军《吕祖谦文学研究》附录《〈游赤松记〉辨伪》,学苑出版社2003年版。

   [15]曾枣庄主编《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宋代卷》,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41页。然其云明清生卒年不详,不确。另王明清《挥麈录》成书过程,可参霞绍晖《王明清〈挥麈录〉考述》一文,见《宋代文化研究》第十三、十四辑,四川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16]苏舜元兄弟后裔情况,参张邦炜《宋代盐泉苏氏剖析》一文,见张氏所著《宋代婚姻家族史论》,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17]曾惇事迹,可参王兆鹏、王可喜、方星移著《两宋词人丛考》第133—142页之“曾惇”条。

  

  

    进入专题: 宋代   王铚   家族   事迹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08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刊》2008年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