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成飞 郭文亮:对外和平与对内认同 ——当代中国民族主义发展流变与理性塑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3 次 更新时间:2015-07-25 21:22:55

进入专题: 民族主义   民族认同   现代民族国家  

沈成飞   郭文亮  

   现代民族国家还要在一定程度上容忍“自由主义”的表达和价值追求。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之纠葛,在现实上和理论上都是难以理清的课题。当下,“自由主义”对理性民族主义和现代民族国家的积极意义可以表现在如下两端:其一,个人自由是国家自由的前提。严复曾言:“夫所谓富强云者,质而言之,不外利民云尔。然政欲利民,必自民各能自利始;民各能自利,又必自皆得自由始。”[25](P27)也即是说,“自由主义”在中国的提倡,与其说是对“自由主义”的信奉,毋宁说是民族主义目标的驱使,因为只有个人自由,才有国家自由。胡适亦强调:争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自己个人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26](P663)其二,“自由主义”的某些价值导向可以促进理性民族主义的塑造。如“自由主义”中所包含的人权、民主、宪政、法治等价值理念,将有助于引导当代民族主义走向理性、温和、宽容的发展轨迹。

   现代民族国家的表现是和平和认同。对外和平是现代国家要遵守的国际规范,也是理性民族主义建设、发展国家所必备的外部环境。对内认同是国家赢得民众信任,进而能够长治久安的前提条件。对于前者,国际和平与合作已经是一个历史大势,局部的紧张不会在短时间内改变整体的和平状态,理性民族主义者在张扬国家本位的同时,需要立足于塑造民族国家的高度来约束自己应激性、短期性行为的强度,持久而严正地守卫民族的尊严和性格;对于后者,国家需要在秩序上、法律上来保障公民的权利,减缓矛盾,进而在政治制度文化和经济体制文化等治理模式上赢得民众的自觉认可,以此来收摄人心,最终达到政府和民间的相互认同和欣赏。

   安东尼·吉登斯曾说,民族主义有两面性,当它导向主权时,就容易引发民族侵略;而当它导向公民权时,就引发启蒙的民主理想。[27](P262)长时间以来,中国理性民族主义的建构被简单地等同于口号式的爱国主义呐喊,民族国家的共和精神和民众的民主诉求或多或少地被忽略,民族自觉的人权观念被淡化。政府须从塑造现代民族国家的目标和高度去引导它,在力谋世界和平的环境里完善政府现代化的治理模式,以此赢得民众的自觉认同,并在世界现代化的大势之下和西方文明共融共生,相与为用;反之,如果只是为了短期的目标而借题发挥,予取予求,则不仅放任了民间非理性因素的激流澎湃,冲击自身的合法性基础,也必将置自己于现代化的大门之外挣扎徘徊,不能够被世界真正接受和国内民众自觉认同。

   参考文献:

   [1]Laitinen Kauko.Chinese Nationalism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Zhang Binglin as an Anti-Manchu Propagandist[M].London:Curzon Press,1990.

   [2]易劳逸.1927-1937年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流产的革命[M].陈谦平等译.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92.

   [3]Feng Chne.Order and Stability in Social Transition:Neoconservative Political Thought in Post-1989 China[J].The China Quarterly,No.151(Sep.,1997); Suisheng Zhao.Chinese Nationalism and Pragmatic Foreign Policy Behavior,Chinese Foreign Policy:Pragmatism and Strategic Behavior[M].Edited by Suisheng Zhao,M.E.Sharpe,Inc.,2004.

   [4]Peter Hays Gries.Tears of Rage,Chinese Nationalist Reactions to the Belgrade Embassy Bombing[J].The China Journal,Vol.46,No.3,2001.

   [5]Wang Gungwu.Bind Us in Time:Nation and Civilization in Asia[M].Singapore:Times Academic Press,2002.

   [6]萧功秦.中国民族主义的历史与前景[J].战略与管理,1996,(2).

   [7]Christopher Hughes.Chinese Nationalism in the Global Era[M].New York:Routledge,2006.

   [8]Suisheng Zhao.Chinese Foreign Policy:Pragmatism and Strategic Behavior[J].Armonk,N.Y.,M.E.Sharpe,2004.

   [9]Yongnian Zheng.Discovering Chinese Nationalism in China[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9.

   [10]Yongnian Zheng.Globalization and State Transformation in China[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4.

   [11]李宏图.西欧近代民族主义思潮研究[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

   [12]戴维·米勒,韦农·波格丹诺主编.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民族主义思想卷)[C].邓正来等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2002.

   [13]艾塞亚·伯林.自由四论[M].陈晓林译.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6.

   [14]Morris Janowitz.The Reconstruction of Patriotism:Education for Civic Consciousness[M].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3.

   [15]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

   [16]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C].第6册.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6.

   [17]汉娜·阿伦特.帝国主义[M].蔡英文译.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2.

   [18]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 全面深化改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02-18.

   [1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

   [2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

   [21]王小东.当代中国民族主义论[J].战略与管理,2000,(5).

   [22]秦晖.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契合点在哪里?[J].东方,1996,(3).

   [23]E.J.Hobsbawm.Nations and Nationalism Since 1780:Programme,Myth,Reality[M].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2.

   [24]胡适.个人自由与社会进步[J].独立评论,VOl.150,1935.

   [25]严复集[M].第1册.北京:中华书局,1986.

   [26]胡适全集[M].第4卷.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

    进入专题: 民族主义   民族认同   现代民族国家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743.html
文章来源:《教学与研究》2015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