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忠信:国家理念与中国传统政法模式的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1 次 更新时间:2015-06-20 19:18:16

进入专题: 国家   政体   法制   国家理念   政法模式  

范忠信 (进入专栏)  
不封建亡,封建亦亡;而封建之废,固自周衰之日,而不自于秦也。封建之废,非一日之故也,虽圣人起,亦将变而为郡县。”他认为,封建郡县各有利弊,“封建之失,其专在下;郡县之失,其专在上”,最好的制度是“寓封建之意于郡县之中”,就是寻找二者的折衷制度。他的具体建议是:“尊(郡县)令长之秩,而予之以生财治人之权;罢监司之任,设世官之奖,行辟属之法”。他认为这样一来,“二千年以来之敝可以复振”,“而天下治矣”。[86]

八、“臣民无私合”理念

   按照中国传统的政治哲学,臣民是没有独立的权利需要自行结成社会组织来捍卫和保障的。臣民的职责本分是效命于君主。他们在为国家和君主效劳的前提下有一些权益,但这些权益不能自行组织团体去保护,只能以君主为保护人。在中国古代政治中,百姓除了通过血缘形成的家族或宗族组织形式之外,除了由国家安排组成乡里、保甲、什伍、村社等等组织形式之外,除了人民为治安、教化或学术等目的而自发形成(后因其符合国家目的被国家推广)的“乡约”、书院、诗社等组织形式之外,是不能有其他目的和形式的社会组织的。所有不经国家安排或认可的社会组织,都是“结党营私”,都被视为对君主和国家权力的威胁。

   在古代中国的政治语言中,臣民为自己的利益自行发生任何组织联系,就叫做“结党”或“朋党”。“党”是一个贬义词。“朋党比周”、“阿党偏私”、“阿党不平”、“结党营私”、“党同伐异”。因此,孔子主张“君子不党”,[87]“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88]所谓“群而不党”,就是可以有群体生活,应该合群,但不应该有偏党之见或结党营私之举。《尚书》主张“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89]就是要完全以君主和国家利益为依归。《老子》主张“民至老死不相往来”,从防止民众结团护卫自己的利益来讲,应是诸子百家的共同主张。

   古人认为,人民只应依据礼制和法律保持一种“小事大”、“贱事贵”、“少事长”、“弱事强”、“贫事富”的结合秩序就可以了。在这种体制、章法或秩序之外,人民是应该老死不相往来的。“古之王者,鸡狗之声相闻,其人民至死不得相问见也。上非禁其相问见之道也,法立令行而民毋(无)以相问见为也。凡民为礼节相朝夕问见者,外以备患祸,内以备衣食也。臣闻柏(霸)王之国,其民劳能佚之,饥能食之,寒能衣之,乱能治之。”这就是说,无论是“备患祸”即安全的需要,还是“备衣食”即生存的需要,都应该由国家来解决,不应当由人民自己通过结社互助的方式解决。既然国家能解决,人民还有什么必要自行交往或结社呢?如果国家不能履行这一种父母保养婴儿般的职能,“饥弗能食,寒弗能衣,乱弗能治,则外弗能杀,中弗能禁,内弗能使”,人民就会离散,国家就会崩溃。国家和王者应该用“食之”、“衣之”、“治之”的方式有效控制人民,“上操三者,(使)民外无□□(备患),内无慼欲也”,使人民没有安全和生存忧虑;并且要做到“杀之则死,生之则生,欲使之则使”,[90]就是使人民绝对服从国家和君王,成为驯服工具。

   古代哲人认为“朋党”祸害无穷,特别提醒国家防范和打击朋党。《管子》认为:“请谒得于上,党与成于乡。如是则货财行于国,法制毁于官。”[91]孔子杀少正卯,其罪名之一就是“其居处足以撮徒成党”,[92]就是要打击有私自结成社会组织倾向的在野知识分子。荀子主张:“朋党比周之誉,君子不听”;[93]认为秦国的官吏“出于其门,入于公门;出于公门,归于其家,无有私事也。不比周,不朋党”[94]是一种理想的政治状态。韩非子特别强调要打击“群臣有内树党以骄主”、[95]“内构党与、外接巷族以为誉”[96]的行径。他认为“公私分,则朋党散;朋党散,则无外障距内比周之患”。[97]所以,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实行的大焚书,也与担心百姓受诸子思想影响而结党有关。《史记·李斯列传》记载的那次讨论中,李斯就是以“私学相与非法教之制,……率群下以造谤。如此不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的潜在“危机”说服秦始皇下令“焚书”的。当时国家最担心的是人民有“党与”;认为“党与”成气候就威胁“主势”,民众如结成“党与”就等于国家力量削弱。

   为了防止人民结成社会组织,儒家提出了“坊民”主张,法家提出了“弱民”、“制民”主张,道家提出了“愚民”主张。总之要使百姓“无私”。《礼记·坊记》:“君子之道,辟则坊与!坊民之所不足者也。大为之坊,民犹逾之,故君子礼以坊德,刑以坊淫,命以坊欲。”就是要象建堤防限制洪水泛滥一样防范人民。《商君书·弱民》:“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因为“民弱国强,国强民弱”。《商君书·画策》:“能制天下者,必先制其民。……故胜民之道在制民,若冶于金,陶于土也。本不坚,则民如飞鸟禽兽,其孰能制之?”《老子》说:“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最好是“常使民无知无欲”。《尉缭子·治本》:“善政执其制,使民无私。为下不敢私,则无为非者矣。”《管子·任法》说:“官无私论,士无私议,民无私说,皆虚其胸以听于上,上以公正论,士无私议,民无私说,皆虚其胸以听于上,上以公正论,以法制断。”《管子·八观》的话其实可以代表先秦诸子的共同主张:“明君者,闭其门,塞其途,弇其迹,使民毋由接于淫非之地,是以民之道正行善也,若性然。故罪罚寡而民以治矣。”据说,《法经》有“群相居一日以上则问,三日四日五日则诛”的“徒禁”,[98]这反映了一种极端恐惧人民结合成团体的心态,这是中国历代王朝的共同心态。

结语

   传统中国的政治结构,从西周至明清,几乎一直可以概括为“天下——国——邑——家”四重结构。对这种政治结构的理解,是我们理解传统中国国家特质的关键。在中国古代正统的政治理念中,在传统中国政治的内在架构中,我们确实能看到这样一种四重结构。无论在传统中国的实际政治秩序中,还是在中国政治哲学理念中,“天下”、“国”、“邑”、“家”四者都有一种同构关系,或者说一种同心圆的关系。天下是最大的“家”,家是最小的“国”。与这种政治模式或观念结构相对应,才有本文所梳理的八大基本政治理念。这八大理念是我们认识中国传统国家属性的关键,是我们认识中国古代政法模式特色的关键。离开了这八大观念所构成的中国政法模式的特有气质或性格,我们是不能真正认识中国传统的。不特别领悟这个中国特有的模式和观念体系,我们就会误以为中国的政法史或制度史不过是按照与西方一致的某种先验的“理念”或标准模式在东方世界的复制史或实验史而已。

   注释:

   [1]《春秋繁露?三代改质文》。

   [2]《史记?赵世家》。

   [3]《诗经?大雅?民劳》。此处以“中国”和“京师”互称,正表明其涵义相同。西汉《诗经毛传》释云:“中国,京师也。四方,诸夏也。”

   [4]《礼记?王制》。

   [5]《白虎通德论?王者不臣》。

   [6]这话是否孔子所说,难以肯定。唐人韩愈《原道》最早说“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清帝雍正《大义觉迷录》则将韩愈的话理解为“中国而夷狄也,则夷狄之;夷狄而中国也,则中国之。”

   [7]《左传?闵公元年》。

   [8]《论语?八佾》。

   [9]《孔子家语?相鲁》。

   [10]《孟子?滕文公上》。

   [11]《春秋谷梁传?襄公十年》。

   [12]《春秋公羊传?哀公十三年》。

   [13]《春秋公羊传?隐公七年》。

   [14]《春秋谷梁传?宣公十一年》。

   [15]《春秋公羊传?成公八年》。

   [16](清)顾炎武:《日知录》,岳麓书社1994年版,第245页。

   [17](清)王夫之:《读通鉴论》,载《船山全书》(十),岳麓书社1988年版,第502页。

   [18](清)黄宗羲:《留书》,载《黄宗羲全集》(十一),浙江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第12页。

   [19]前注[18],(清)黄宗羲书,第12页。

   [20]这里的“亡国”应是指现代意义上的政权消亡,这里的“亡天下”则是指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的沦亡。

   [21](唐)韩愈;《韩昌黎文集?原道》。

   [22](清)雍正帝编:《大义觉迷录?雍正上谕》,远方出版社2002年版。

   [23]《荀子?王制》。

   [24]《礼记?乐记》。

   [25]《孟子?梁惠王上》。

   [26]《春秋繁露?王道》。

   [27]同注[26]。

   [28]《论语?宪问》。

   [29]同注[25]。

   [30]《荀子?不苟》。

   [31]同注[25]。

   [32]《荀子?儒效》。

   [33]《墨子?尚同下》。

   [34]《荀子?非十二子》。

   [35]同注[25]。

   [36]《荀子?王霸》。

   [37]同注[1]。

   [38]蒋庆:《公羊学引论》,辽宁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352-353页。

   [39]《礼记?礼运》。

   [40]《荀子?正论》。

   [41]《旧唐书?张蕴古传》。

   [42]《孟子?尽心下》。

   [43](清)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原法》。

   [44]《礼记?礼运》。

   [45]《尚书?康诰》。

   [46[《春秋繁露?郊义》。

   [47]《史记?高祖本纪》。

   [48](清)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原君》。

   [49](清)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原法》。

   [50]《左传?宣公三年》。

   [51]《史记?周本纪》及《秦本纪》、《秦始皇本纪》、《封禅书》。

   [52]《汉书》卷六十四,《吾丘寿王传》。

   [53]同注[1]。

   [54]《元史?武宗纪》。

   [55](清)雍正帝编:《大义觉迷录?雍正上谕》,远方出版社2002年版。

   [56]《孟子?万章上》。

   [57]《荀子?正论》。

   [58]《古文尚书?五子之歌》。

   [59]同注[42]。

   [60]《荀子?王霸》。

   [61](汉)刘向:《说苑?建本》。

   [62](汉)贾谊《新书?大政上》。

   [63]《春秋谷梁传?桓公十四年》。

   [64](唐)韩愈《韩昌黎文集?原道》。

   [65]同注○42。

   [66]《荀子?王制》及《哀公》。

   [67](汉)贾谊《新书?大政上》。

   [68]《孟子?离娄上》。

   [69]《孟子?公孙丑下》。

   [70]《荀子?王霸》及《正论》。

   [71]《慎子?威德》。

   [72]《春秋繁露?尧舜汤武》。

   [73]《尚书?康诰》。

   [74]《论语?尧曰》。

   [75]同注[25]。

   [76](清)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原君》。

   [77]《尚书?泰誓上》。

   [78]《左传?桓公六年》。

   [79]《左传?庄公三十二年》。

   [80]《史记?秦始皇本纪》。

   [81]《汉书?贾谊传》。

   [82]《汉书?百官表》。

   [83]柳河东集?封建论》。

   [84]《新唐书》列传第三,《宗室》传赞。

   [85](清)王夫之:《读通鉴论?秦始皇一》。

   [86](清)顾炎武:《亭林文集》卷一,《郡县论》。

   [87]《论语?述而》。

   [88]《论语?卫灵公》。

   [89]《尚书?洪范》。

   [90]银雀山竹简?齐国守法守令十三篇》,载《文物》1985年第4期。

   [91]《管子?立政》。

   [92]《孔子家语?始诛》。

   [93]《荀子?致士》。

   [94]《荀子?强国》。

   [95]《韩非子?说林》。

   [96]《韩非子?说疑》。

   [97]《韩非子?难三》。

   [98](明)董说:《七国考》引东汉桓谭《新论》。

进入 范忠信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家   政体   法制   国家理念   政法模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591.html
文章来源:《法学评论》2011年0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