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范社会与道德秩序的重建——渠敬东访谈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61 次 更新时间:2015-05-29 19:21:38

进入专题: 失范社会   道德秩序   重建   涂尔干思想  

渠敬东 (进入专栏)   唐磊  
而只靠一些“大观念”来统摄,或者靠一些局部经验来传递,教育也会丧失它的基础和精神。今天,我们需要的是实在的教育,教育若不能将学生引入到他们切身的经验及其思考中去,他们就会成为现实利益和观念教条的奴隶。

   问:您曾经针对性的提出建立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文化自主性的问题?

   答:我说过,中国的社会科学必须在三个方面下苦功夫:一是全面培育自身对中国社会经验现实的感受力,消除学科之间的芥蒂,触类旁通,兼收并蓄,融会贯通;二是必须对西方学科分化的学理根源和历史脉络加以深刻检讨,系统整理各研究领域的学术传统,明白自己的研究和教学在其中的位置;三是从大学教育入手,吸取基于现实经验感的人文教育的要素,不要只用观念来哺育人心,而是应该让人心在活跃的现实空气中成长。但这里最关键的,还首先是“教师”的培育,若不能成为合格的学者,教育也是妄谈。总之,大学是实现科学教育和道德教育的地方,不是播撒政治意见的地方。在这方面,确实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对前面两点我还可以具体讲一讲。之所以检讨西方学术的学理根源和历史脉络,原因之一是今天我们的学问设置大体采用了现代学术的设置,这其中也有其合理的地方,因为我们现实处境中所纠结的问题,有很大一部分是也正是西方现代的问题,所以,除了我们要检讨自己的传统外,必须也要从西学中找到问题的根源。不过,这不能靠所谓的“国际接轨”思路来解决。我的意思是说,“接轨”应该接的是具体经验和思想传统的轨,而不单是纯粹制度的模仿和学术时髦,学习人家的制度,得考虑这些制度所面对的是怎样的具体问题。在我看来,花大量精力去搞清楚西方早期现代政治和社会的构成形态,倒是一件更重要的工作。回到现代的基本问题上去,考察现代社会形成期人心的形态,社会形态、国家形态、政治形态、宗教形态等等,才能发现真正奠定西方现代核心问题的那些源泉是什么,脉络是怎样的。这个对讨论今天中国的实质问题更有用处。

   另外,仅靠西学研究是不够的,还要看自己曾经有过怎样的学术传统,曾经有过这样的与我们今天的生身处境相类似的思考。我最近一直比较关注是民国的社会科学传统。这个传统相当重要,一是因为这个传统直逼中国的现代问题,二是因为采用的是社会科学的经验研究和历史研究的方式,这与单纯的人文传统不同。我们必须首先尊重那个时代的大变化,才能认识自身所处的大变化,我们必须首先尊重那个时代有关现代中国问题的思考,才能发现我们生活的实质内容。那个时代,也许可以比作我们在学问上的生身父母。

   问:面对社会的紧张感和时代的使命,我们今天的知识分子显得似乎有些急功近利,而很少能如此深沉地去梳理这些传统?

   答:其实是我们整个国家都有这样的问题,就是太着急。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像一个因破落而陷入贫穷的人,一个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破落是因为她有过灿烂的文明,而贫穷或者是挨打是因为大家都瞧不上她。有着这样命运的一个人或者这样一个国家,总会显得比较着急,总想着要尽快证明自己,但国家的真正复兴,需要有长久的积淀,特别是道德上的重建,决不能太着急。

   一个民族真正的强大,应该像王夫之说的最大的“天下”。什么是天下,钱穆在《国史大纲》中谈到,一个国家要有自己的政治理想,要有自己的学术形态,要有自己符合政治理想和学术形态的社会制度,更要有人心的基础,而所有这些,今天的中国还远远没有做到,所以我们不能太着急,着急的结果就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历史上几次大的“灭佛”运动,都多少有些类似之处吧,但最后怎样了呢?不还是需要吸纳人家的东西吗?在政治上、学问上在生活上若沉不住气,还是建设不出中国文明的格局来。一百年多年来的经历让我们太不自信了,太容易失去自尊了,所以我们既会很容易失去自尊,也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回这个自尊,但当我们在找回这个自尊之前,我们必须要审慎地思考是什么构成了我们和我们国家的自尊,而且要能找回这个自尊,我们得需要经过多少的努力。这才是今天的学者要做的事。说到这一点,我觉得还有很长道路要走,而且必须得有一批知识分子为中国长远的现实着想,脚踏实地地每天都为着长远的事情去工作。

   采访、整理:唐磊

进入 渠敬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失范社会   道德秩序   重建   涂尔干思想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481.html
文章来源:豆瓣网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