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中国当“带头大哥”的底气和难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46 次 更新时间:2015-04-08 19:31:35

进入专题: 亚投行  

信力建  

  

   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的资格申请日前收官,44个国家进了“好友圈”,投行尚无一砖一瓦但概念先行吸引者众,形势看来大好。与此同时大热的“一带一路”也传来好消息。这个由习总亲自提出和推销的重大项目已吸引了60多个沿线国家和国际组织,3月28日国家发改委等三部委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29日,习总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详细阐述了“一带一路”将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各种机遇,强调“一带一路建设秉持的是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包容的;不是中国一家的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合唱;不是要替代现有地区合作机制和倡议,而是要在已有基础上,推动沿线国家实现发展战略相互对接、优势互补;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举措”。想起2001年中国获准加入世贸组织时的“受庞若惊”,与如今成为新经济联盟之发起国之“指挥若定”,期间变化,早不可同日而语矣。

   平心而论,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的整体思路是好的,欲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主动结交沿线国家发展友好关系,打造现代化版友好共通共同繁荣的“新丝路”: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而且也逢着了这样的发展契机,从发起倡议到主导筹建 ,可看出中国在外交上的不断成熟,中国正越来越娴熟地利用国际规则来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扩大影响力,作为正常国家参与到世界游戏中来,并凭借经济实力成为个中高级玩家,进而成为了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一带一路一投行,尽管中国声明不会以老大自居,平等待人,但“带头大哥”的潜质已然爆发,这注定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一次至关重要的“演出”。

   当然,大哥是没那么好当的,虽然44个国家加入亚投行和60多个沿线国家积极响应,但现在还远不是“今日同饮庆功酒”的时候。因为等在未来的可能是一大堆要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已然调动起了周边国家及各国的兴趣,可能带来的利好官方宣传都已说得很多,总结起来无外乎是互利共赢,皆大欢喜。就中国而言,抛开那些高大上的扶弱助邻的崇高意愿,利己地说其实自身诉求很明确,一是中国需要这样一个持久的项目来消化严重过剩的产能,中国已经积累了“走出去”的资金和技术以及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一带一路实际是一次过剩产能大转移,过剩的光伏、钢铁、玻璃、水泥等可出口到境外建设一批生产基地,同时带动装备、技术、资本及劳务输出,促进了周边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也使本国经济在更大尺度的开放中实现了过剩产能的转移,成就新的经济增长点。二是亚投行是服务于“一带一路”的融资平台,它被定位为商业化多边银行,不是纯粹的发展援助机构,初始的法定资本规模达1000亿美元,作为东道主中国出资额最高可达50%。亚投行的融资满足了一带一路中基础建设的资金需求,而资金运作中主要使用的货币应是人民币,尽管现在中国自身连资本自由流动和货币自由兑换都没有做到而为国人所诟病,但让人民币上位成为国际化货币,这个,是中国梦里一直在做的。只是为了吸引尽量多的国家加入亚投行而不惜放弃一票否决权 ,这是否为未来争端埋下不利的隐患,还真两说。

   相对官方媒体号角一致地唱好,仿佛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就是那得了能号令天下的倚天剑屠龙刀。但民间的保留意见还是不少,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国际关系研究者乔木担心一带一路会不会走烂尾楼的覆辙:“一带一路涉及的国家之多,资金之大,周期之长,后续之复杂,有没有经过认真的讨论和风险收益评估?为了政绩拍着脑门的决策,像中国的许多烂尾楼一样,会不会成为最大的烂尾楼?只是烂尾楼浪费的是一个地方的财物人力,损害的是局部形象。如果一带一路真的成为烂尾楼,浪费的又是谁的财物力,损害了谁的形象呢?”

   温克坚从地方贪大喜功的大跃进物质提出了反对意见:“听说在一带一路名义下,全国各省份上报的投资项目总额已经达到104万亿元,接近GDP总量的两倍,这种疯狂举动其实是政治动员下官僚体制的自然反应,也因为如此,一带一路虽然荒诞不经,但肯定是官僚体系和权贵群体的狂欢。振兴东北,西部开发,中部崛起,这些国家战略听起来都很宏大,很美妙,甚至很正当,但这些发展愿景最终如何?这种发展愿意是政府可以规划和主导的吗?”

   丁咚关注的是这对中美关系带来的影响:“很显然,即令包括德国、英国、印度在内的世界多国愿意加和亚投行,也绝不意味着它们希望改变国际关系现状,支持中国在新的国际秩序中发挥主导作用。也即是说,它们一方面加入亚投行,以分取一杯羹,一方面又要继续维护美国首要大国地位,维护美国对世界经济和政治事务的领导。在此背景下,在国际关系博弈正进入敏感的时刻,西方主要大国领导人几乎集体缺席了中国的博鳌亚洲论坛,意在避免外界得出印象,它们抛弃了美国,投入了中国的怀抱。”

   而王冲则一连提出了几个很有代表性的疑惑:一带一路是个政治问题,还是经济问题?一带一路是权力盛宴,还是全民受益?一带一路是朝贡体系,还是现代贸易?一带一路是出售产品,还是打造生态系统?一带一路是利益共同体,还是价值观共同体?一带一路是稳定的联合体,还是潜在的火药桶?一带一路是亚洲人的大PARTY,还是带着欧美一起玩?

   反对和质疑之声难免不那么中听,但一个大国的涵养应是足以容纳并能认真思考这些忧虑的。何况这些质疑并非“杞人忧天”。目前来看 “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开局甚好,而且开弓没有回头箭,那么如果要大刀阔斧走下去,政府也应该正视问题,最大程度地消除存在的隐患和难题,最大程度地维护人民的利益。

   个人认为,一带一路一投行要好好活下去,首先就是别搞成了中美对抗赛。美国和日本至今对加入亚投行都表现扭怩,但就此认为其在此局中落败,新的国际金融体系即将建立,这也未免太过天真。美国仍然主导着现行国际金融体系,而亚投行还在待产,还没有诞生的投行如何改变世界,还是落地为实,做大做强了再说吧,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仍是极为重要的。

   近年来中国海外投资不断增加,2014年海外投资达1160亿美元,较十年前增长了近20倍,但是其中的很多投资项目,常常成为受资国政治动荡的牺牲品,在希腊、在斯里兰卡中国投资都栽了惨重的跟斗,委内瑞拉欠债难还的前车之鉴。亚投行虽为商业化多边银行,不同于纯粹的发展援助机构,能较好的保障项目的稳定性,但面对政治风险高,经济透明度低的周边国家,即使财大气粗也应多做风险的评估,要考虑沿线国家的信用和时局,作出准确的判断,量力而行,理性投资。如果顺利的话“一带一路”的最终实现也至少需要30~40年的时间,战线长、时间长、政治经济法律各方面的不可控因素多,如果虎头蛇尾,未形成良性发展,只怕会给国内及中国在国际上都带来极为不良的影响。

   还有非常必要的是,应允许民间资本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甫一提出,相关地方政府和大型国企已闻风而动,做好了分蛋糕的准备。然迄今为止,中国海外投资有90%以上是国企,而其中90%以上是亏损的,几乎无成功的案例。这是值得深刻反省的。而民间资本海外投资却反而求其门而不得入,一带一路需要尽可能地获得来自国际和国内民间的支持,应让沉睡的民间资本发挥作用,如制定明确的游戏规则和可见的赢利模式,广纳民间资本,平衡企业盈利需求和车家的战略需要。而政府要做的,是在增加海外投资的同时,强化相关保障机构的职能,提供快捷、准确的信息咨询和帮助,解决民间资本参与的后顾之忧。

    进入专题: 亚投行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42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