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森:论简帛《五行》与《诗经》学之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2 次 更新时间:2015-02-26 10:00:10

进入专题: 德之行   慎独   舍体     诗经  

常森  
以说文的文句来说,是指引出‘多’,‘五’的,亦即‘七’是‘多’、‘五’的象征。”(17)依此说,《五行》之意是指鸤鸠本有二子,诗歌却说是七子,以指言其多。这种理解文理有些不通,且“直之”和“兴言”当是就《鸤鸠》而言的,跟《五行》下文所说“以多为一也”、“以夫为一”等没有关系,与之相关的只是“叔人君子,其宜一氏”。

   《五行》该章经文所引诗语是:“尸叴在桑,其子七氏。叔人君子,其宜一氏。”“氏”字为语词,两句之韵脚为“七”和“一”。《五行》之说,殆谓鸬鸠二子耳,曰“七氏”乃是变言协韵、引出下文之兴;何以谓之兴,当非就改变事实本身而言,只有为了诗歌构成而做出的改变才有可能构成兴体。朱熹认为有一种兴主要是为了押韵。如《召南·嘒彼小星》:“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塞命不同。”《朱传》曰:“兴也。……盖众妾进御于君,不敢当夕,见星而往,见星而还,故因所见以起兴。其于义无所取,特取‘在东’、‘在公’两字之相应耳。”歌咏“嘒彼小星”,必着眼于“在东”者而不及“在西”、“在南”、“在北”者,原因是只有“在东”可以合乎诗歌构成地引出下文的“在公”。《鸤鸠》一诗也是这样,若前面照实说“尸叴在桑,其子二氏”,接下来说“叔人君子,其宜一氏”,则并非理想的构成。《五行》殆谓《鸤鸠》此处之兴,所取在于“七”、“一”二字之相应。若《五行》只偶尔一次提及兴体,还不足以让人诧异,恰好其同章说文还有一次跟兴体相关的讨论。为阅读方便,复引之于下:

   “婴婴于蜚,差貤亓羽”:婴婴,與〈興〉也,言亓相送海也,方亓化,不在亓羽矣。“‘之子于归,袁送于野。詹忘弗及,汲涕如雨。’能差貤亓羽,然笱能至哀”:言至也。差貤者,言不在嗺绖也。不在嗺绖,然笱能至哀。夫丧,正绖修领而哀杀矣,言至内者之而不在外也,是之胃蜀。蜀者也,舍体也。

   这是说,《燕燕》第一章也使用了兴体,叙述一只燕子送另一只老燕子入海。《易林·恒之坤》所谓“燕雀衰老,悲鸣入海。忧在不饰,差池其羽。颉颃上下,在位独处”,似乎就是解释和化用《燕燕》前三章之首句:“燕燕于飞,差池其羽”,“燕燕于飞,颉之颃之”,“燕燕于飞,下上其音”(18)。然则《五行》的解释当有其据。《孔子家语》卷六《执辔》载,子夏向孔子请教,提及“立冬则燕雀入海化为蛤”(19)。这也表明燕子入海之说在很早已有流传。《五行》所谓“差貤者,言不在嗺绖也”,意思为:燕燕差池其羽,居丧者尽哀而不在意于丧服。揆度此语,《五行》所谓兴又可具类比之意(即以燕子类比居丧者,以燕子羽毛凌乱比居丧者缞绖之不修整),否则断难理解。而用类比释兴,在《毛传》、《郑笺》那里成为极常见的做法。

   总之,《五行》关于兴的内容可以过渡到汉代《诗经》学中作为写作法度的兴体,这弥补了此前四顾茫然的那段学术空白,弥足珍贵。《五行》跟《诗经》之学的关系,尚有很多话题可以讨论,然仅上述内容即足以看出:其一,从《诗经》学背景上来诠释《五行》十分重要,既可以揭示它的某些内涵和特性,又可以复现思想史的一些重要发展脉络,《荀子·非十二子》谓子思“案往旧造说,谓之五行”,亦可得到确切的说明。其二,由《五行》可以看出战国时期《诗经》学传播发展的一些重要轨迹,揭示《诗经》学在思想学术界的巨大影响。

   注释:

   ①本文所谓“《诗经》学”有两层紧密联系的含义:一是指《诗经》文本建构的学术思想体系,二是指《诗经》在后世阐释、传授和研究中形成的学术思想的累积。

   ②李零《郭店楚简校读记》,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2页。

   ③这一部分内容笔者有另文专论。

   ④本文所引《五行》文字,主要依据日本学者池田知久《马王堆汉墓帛书五行研究》之帛本(该本较忠实于图版),线装书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并参阅庞朴《帛书五行篇研究》之帛本,齐鲁书社1988年版;李零《郭店楚简校读记》之简本;魏启鹏《简帛文献〈五行〉笺证》之简本与帛本,中华书局2005年版(按:帛本有经有说,简本有经无说)。笔者或有辨析修正。为节省篇幅,此下引文不一一出注。又,此章郭店简书只有前半,当有缺漏。其中的“君子”均系据后来的生成结果而言的,换言之,这两处“君子”不是说主体在践行上述图式之初已具备了君子的德行,而是用践行该图式的结果来称谓主体。此类表达方式在《五行》中多见,比如第六章经把“仁”生成的过程奠基于“仁之思”,把“知”生成的过程奠基于“知之思”,把“圣”生成的过程奠基于“圣之思”,亦为典型例子。

   ⑤此章帛本残缺较多,池著、庞著于最后二字未补,所补内容则不可据。今据帛书上下文及《草虫》第二章、第一章补正,郭店简本可以证成之。

   ⑥庞朴《帛书五行篇研究·评述》,第103-104页。

   ⑦“玉音”原作“王言”,据帛本中相应之说以及简本改正。

   ⑧“與”为“興”之讹误;括号中的“夫”为衍文;“杀”读shài,衰减之义。

   ⑨庞朴《帛书五行篇研究·评述》,第107页。

   ⑩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的假设。《五行》殆以为《燕燕》非叙生别之送,而是叙死别之送,诗中“之子”指被州吁所杀之完,“归”指入葬。意思相近之“归”字《诗经》有其例。《唐风·葛生》云:“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而其他文献也有可资参考者,如《礼记·檀弓下》:“延陵季子适齐,于其反也,其长子死,葬于赢、博之间。……既葬而封,广轮揜坎,其高可隐也。既封,左袒,右还其封且号者三。曰:‘骨肉归复于土,命也。若魂气则无不之也,无不之也。’”此处“归”字用法相似。

   (11)本文所引竹书《诗论》,主要依据姜广辉《古〈诗序〉复原方案》,收入《经学今诠三编》(《中国哲学》第二十四辑),辽宁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又参阅李零《上博楚简三篇校读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又,称楚简《诗论》为“古《诗序》”并不合适,此不具论。

   (12)参阅常森《上博战国楚竹书〈诗论〉的〈诗经〉学史价值》注释46,《中国诗歌研究》第3辑,中华书局2005年版。

   (13)李零《上博楚简三篇校读记》,第17页。

   (14)饶宗颐《竹书〈诗序〉小笺》,上海大学古代文明研究中心、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编《上博馆藏战国楚竹书研究》,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版,第229-230页。饶先生所引“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一语见《论语·里仁》而非《子张》,其中“喻”字并非譬喻之义。

   (15)丁四新《郭店楚墓竹简思想研究》,东方出版社2000年版,第142页。

   (16)池田知久解“勶余”为佚豫之义,其说可从,参阅池著第426页。

   (17)参阅池著第202页。又,池田所谓“多”、“五”,见《五行》此章下文“能为一者,言能以多,以多为一也者,言能以夫为一也”等等。

   (18)池田知久已经注意到这一点,参阅池著第200页。

   (19)“燕雀入海化为蛤”之类说法虽然荒诞,但在战国秦汉时期却是一种普遍的信仰。《吕氏春秋·仲春纪·仲春》:“仲春之月……始雨水,桃李华,苍庚鸣,鹰化为鸠。”《季春纪,季春》:“季春之月……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萍始生。”《礼记·王制》:“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豺祭兽,然后田猎。鸠化为鹰,然后设罻罗。”《月令》:“仲春之月……始雨水,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季春之月……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萍始生。”

    进入专题: 德之行   慎独   舍体     诗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352.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京)2009年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