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寅:杜甫是伟大诗人吗

——历代贬杜的谱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22 次 更新时间:2015-01-07 22:12:00

进入专题: 杜甫   诗歌   负面评论  

蒋寅 (进入专栏)  
亦不可曉);《鄭虔》云“地崇士大夫,況乃氣精爽”,“方朔諧太枉”,“寡鶴誤一響”;《張公九齡》云:“骨驚畏曩哲,鬒變負人境”,“諷咏在務屏”,“用才文章境”,“散帙起翠螭”,“未缺隻字驚”云云,率不可曉。披沙揀金,在慧眼自能辨之,未可爲群瞽語白黑也。(103)

   在他看來,這組詩的毛病非僅篇章結構“鈍滯冗長,絕少剪裁”,措辭造句也有不小的問題,有些句子明顯意思含混,不知所云。後來施補華《峴傭說詩》說“《八哀》詩洋洋大篇,然中多拙滯之語,蓋極意經營而失之者也”(104),可以說是總結性的論斷。今就漁洋所舉各例來看,歷來詩家的批評絕非厚誣老杜。

   自宋代以降,學詩通常由杜集入門,讀之既深,遂多褒貶。故歷代筆記、詩話中最常見的就是有關杜甫詩作的評議,其中負面評論也在在可見。何遜《入西塞詩》“薄雲岩際出,初月波中上”一聯,被杜詩脫化爲“薄雲岩際宿,孤月浪中翻”,蔡絛《西清詩話》許以“雖因舊而益妍,類獺腦補痕”。明代陳錫路很不以爲然,說此論不得爲知言,“衹易四字,人工損其天質矣”(105)。王漁洋《居易録》更認爲何遜詩被杜甫改得傖氣(106)。他指點郎廷槐作詩,特別强調不可得粗字、纖字、俗字,又舉杜甫“紅綻雨肥梅”爲例,說“一句便有二字纖俗,不可以其大家而概法之”。(107)清人詩話、筆記對杜甫作品的非議涉及面最廣,其中當然多針對平庸之作,如《牽牛織女》,施補華說《峴傭說詩》:“詩陳戒游女,語多迂腐,佻薄非詩,迂腐亦非詩也。”(108)但也有一部分名篇遭受惡評,如《江上值水如海勢》,申涵光《說杜》謂“與題無涉,此老無故作矜誇語,抑又陋矣”(109)。最不可思議的是《秋興八首》竟也不能倖免。竟陵派鐘惺、譚元春率先發難,詬疵這組作品。袁枚《隨園詩話》繼之,說:“余雅不喜杜少陵《秋興》八首,而世間耳食者,往往讚歎,奉爲標準。不知少陵海涵地負之才,其佳處未易窺測。此八首,不過一時興到語耳,非其至者也。如曰‘一系’,曰‘兩開’,曰‘還泛泛’,曰‘故飛飛’,習氣太重,毫無意義。”(110)黄培芳《香石詩話》責“其持論似甚淺率”(111),書中又載譚敬昭嫌“聽猿實下三聲淚,奉使虛隨八月槎”一聯“虛、實二字用得太板”,黄培芳說:“實曆其境,故曰實下;虛擬其境,故曰虛隨。”杜句本來就不靈巧,如此笨拙的解釋,更不足以爲之辯護。他還奇怪,“《秋興》何多招人議邪?”這實在是難以倖免的。

   我所見清代文獻中,批評杜甫詩作較集中的著作,除以上所舉之外,還有這樣一些。毛先舒《詩辯坻》持論多亢爽不群,論杜甫也頗嚴厲,批評《早朝宮》“音節過厲,‘仙桃’、‘珠玉’近俚,結使事亦粘帶”,置於四人唱和之末,倒也罷了。對名作《咏懷古迹五首》“諸葛大名垂宇宙”一篇,也評爲“通章草草。伯仲二語摛詞中作史論,殊傷淵雅”(112),就未免失之苛刻了。他還說《九日蘭田崔氏莊》“‘羞將短髮還吹帽’一句,翻案意足;而‘笑倩旁人爲正冠’,贅景乏味。或當時即事語耶?”(113)嘉慶間劉濬《杜詩集評》所輯均爲清代前期諸家評語,其間殊多指責。卷十四《風疾舟中伏枕書懷三十六韻奉呈湖南親友》李因篤曰:?“篇中除蘇張單字外,凡用十二人名,亦一病。”《題鄭十八著作丈》李因篤曰:“四用人名,皆在首二字,亦病。”《柳司馬至》申涵光曰:“地名八見,亦是一病。”凡通行選本見遺之作,多遭批抹,而五古一體尤甚。卷二《通泉縣署壁後薛少保畫鶴》吳農祥曰:“‘萬里’下頗雜遝無倫次。”(114)卷四《奉酬薛十二丈判官見贈》吳農祥曰:“全首雜遢,意又不貫串。”此外更有李因篤、王西樵、王漁洋兄弟批抹,幾至體無完膚。

   黄子雲平生于杜詩用功極深,所見也真切。所著《野鴻詩的》獨到地指出“少陵早年所作,瑕疵亦不少”,如:

   《題張氏隱居》云“春山無伴獨相求”,既云無伴,何又云獨?且“伐木丁丁山更幽”句亦弱;“不貪”二語,未免客氣,又不融洽;落下二句,無聊甚矣。《早朝》云“詩成珠玉在揮毫”,湊泊不堪;“欲知世掌絲綸美,池上於今有鳳毛”,乃酬應套語。《送張翰林南海勒碑》云“冠冕通南極,文章落上臺。詔從三殿去,碑到百蠻開。野館濃花發,春帆细雨來。不知滄海使,天遣幾時回?”“野館”二句,状景纖細,題與詩俱不稱,又不切南海,思亦未甚出新。若“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不須聞此意惻愴,生前相遇且銜杯”,開宋人迂腐氣矣。蓋公於是時學力猶未醇。至入蜀後,方臻聖域。(115)

   紀曉嵐作爲《四庫全書》總纂,雖然在提要的評價維持了正統的尊杜觀,但自己批方回《瀛奎律髓》,對所收的杜詩卻沒少詆斥。卷十七《江雨有懷鄭典設》評:“拗而不健,但覺庸遝。老杜亦有不得手詩,勿一例循聲讚頌。”又說:“五句太支湊,末句亦不成語。”(116)紀曉嵐擅長試帖,持論精嚴,杜詩的細節毛病當然是逃不過他的法眼的。

   晚清名詩人王闓叩摹断婢_樓說詩》,也對杜詩有所批評。卷一《曉發公安》評:“‘北城擊柝復欲罷,東方明星亦不遲。鄰雞野哭如昨日,物色生態能幾時?舟楫眇然自此去,江湖遠適無前期。出門轉眄已陳迹,藥餌扶吾隨所之。’此首删去六七,作三韻尤佳。《又呈吳郎》詩:‘堂前撲棗任西鄰,無食無兒一婦人。不爲困窮寧有此,祗緣恐懼轉須親。即妨遠客雖多事,便插疏籬卻甚真。已訴徵求貧到骨,正思戎馬淚盈巾。’叫化腔。亦創格,不害爲切至,然卑之甚。”又云:“《野人送朱櫻》雲‘憶昨賜沾門下省,退出擎出大明宮’,此杜詩慣技,每以此出新奇。余選唐詩初不録。”

   李慈銘《越縵堂日記》論及杜甫詩作,也沒什麽好評。有云:“杜詩《飲中八仙歌》、前後《苦寒行》皆下劣之作,雖膾炙人口,不值一哂。《同穀七歌》及《八哀詩》亦非高唱。《秋興八首》瑕多於瑜,內唯‘聞道長安似弈棋’及‘蓬萊宮闕對南山’兩首可稱完美。‘昆明池水漢時功’上半首格韻俱高,下半未免不稱;且此詩命意亦不可解。其餘若‘叢菊’一聯、‘信宿’一聯及‘請看石上藤蘿月,已映洲前蘆荻花’皆輕滑,不似大家語。‘香稻’一聯溩R者以爲語妙,實則毫無意理,徒見醜拙耳。《咏懷古迹》第五首:‘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遺像肅清高。三分割據紆籌策,萬古雲霄一羽毛。伯仲之間見伊呂,指揮若定失蕭曹。咭茲h祚終難復,志決身殲軍務勞’一律字字笨滯,中四語尤入魔障。《萬丈潭》云‘孤韻到來深,飛鳥不在外’,《題畫楓》起語云‘堂上不合生楓樹’,皆此老心思極拙處也。”這裏提到大多是杜集中名篇,卻全出以不屑之語,撻之不遺餘力,然而他的說法卻似乎頗得詩家首肯,趙元禮即曾在詩話中稱引其說。(117)

   最後還必須提到錢振鍠的《星影樓壬辰以前存稿•詩說》,這部作者17歲之前的少作充斥著少年才子目空一切、輕薄爲文的狂言,對杜甫的鄙斥是其中尤甚的部分。論及煌煌大篇《北征》,是這麽說的:“《北征》詩竭韻支句甚多,中間寫景一段盡可删去;又載家常細務一段,如‘老夫情懷惡,嘔泄臥數日’及‘瘦妻面復光’以下數語,成何詩耶?”如果說少年不識人生艱難,尚屬情有可原,那麽對《秋興八首》的見地就不能不說是不識好歹了。袁子才對這組作品也無好評,但還諱言杜老佳處不在此。錢才子則强言老杜佳處未必不在此,蓋粗硬多疵原是杜詩本色,更引出祝枝山斥杜詩“以村野爲蒼古,椎魯爲典雅,粗獷爲豪雄”之語,說“語雖未必盡然,然開闢以來杜詩不可無此人一罵”,未免佻達太甚。使老杜九泉有知,更要作“不覺前賢畏後生”的慨歎了。

   看來,即便古有“詩聖”之尊,今有“集大成”之目,杜甫被經典化的過程也不是那麽一帆風順、人無間言的。那麽多詩家所發的諸多貶斥議論,排除嫉妒心之外,衹能說明一個事實,那就是杜甫流傳下來的詩篇,確實存在著非常明顯的缺陷。無論是藉貶杜出風頭的輕薄才人,還是沉潜有得的詩學專家,都清楚地看到了這一點。因此上文列舉的以及個人閱讀未逮的古代批評文獻,都提出一個强烈的質問:杜甫的才華和成就果真與他的盛名和地位相符麽?杜甫真是一個偉大詩人嗎?在今天這已是個不言而喻的問題,但以前確曾是個問題。尤其是在習慣於維護正統、排斥异端的封建社會,人們不敢公然挑戰杜甫的神聖地位,就衹能以挑剔其詩作的拙累和粗疏之處,來間接地表達對“詩聖”的質疑。這部分意見是值得我們重視的,它不僅讓我們看到杜詩經典化過程的複雜性,同時也提醒我們研究杜詩時要避免被先入爲主的觀念所左右,看不到杜詩藝術方面的弱點和缺陷。

   注释:

   ①胡應麟:《詩藪》内編卷五,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第92頁。

   ②陳尚君:《杜詩早期流傳考》,《唐代文學叢考》,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版,第306~337頁。

   ③仇兆鼇:《杜詩詳注》凡例“杜詩褒貶”條,北京:中華書局,1979年,第23頁。

   ④簡恩定:《清初杜詩學研究》第二篇第一章“尊杜與輕杜之說理論的研究”,臺灣:文史哲出版社,1986年,第57~68頁。

   ⑤周勳初:《杜甫身後的求全之毀與不虞之譽》,《文史探微》,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⑥陳善:《捫虱新話》下集卷一,儒學警悟本。

   ⑦劉攽:《中山詩話》,何文煥輯:《歷代詩話》,北京:中華書局,1981年,上册第288頁。

   ⑧尤珍:《介峰札記》卷三,康熙刊本。

   ⑨《中山詩話》,《歷代詩話》上册,第288頁。

   ⑩陳師道:《後山詩話》,《歷代詩話》上册,第303頁。

   (11)邵博:《邵氏聞見後録》卷十九,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第149頁。

   (12)許學夷:《詩源辯體》卷十九,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7年,第221頁。

   (13)葉適:《徐斯遠文集序》,《葉適集》,北京:中華書局,1961年,第1册214頁。

   (14)《後山詩話》,《歷代詩話》上册,第307頁。

   (15)郭紹虞輯:《宋詩話輯佚》,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下册第399頁。

   (16)黄庭堅:《與王觀復書》,《豫章黄先生文集》卷十九,四部叢刊本。

   (17)俱見黎靖德編:《朱子語類》卷一四○,北京:中華書局,1986年,第8册第3324~3326頁。

   (18)饒宗頤:《論杜甫夔州詩》,《文轍》,臺北:學生書局,1991年,第499頁。

   (19)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引,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62年,上册第69頁。

   (20)劉克莊:《韓隱居詩序》,《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九十四,四部叢刊本。

   (21)如前引葉適:《徐斯遠文集序》“慶曆、嘉祐以來,天下以杜甫爲師,始黜唐人之學,而江西宗派章焉”,所謂唐人即指晚唐。

   (22)胡建次:《中國古典詩學批評中的杜甫論》,《南昌大學學報》2000年第2期。

   (23)孫鑛:《姚江孫月峰先生全集》卷九《與余君房論文書》及附録余君房札云:“若李杜詩烏可姑置不講哉。杜漳?危?钗磭L魔宋。杜豈漳?危?允撬稳瞬簧茖W杜耳。”嘉慶十九年孫氏重刊本。

   (24)楊慎:《升庵詩話》卷十一,丁福保輯《歷代詩話續編》,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中册第868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蒋寅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杜甫   诗歌   负面评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304.html
文章来源:《国学学刊》(京)2009年3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