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开会记三:为领导写讲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25 次 更新时间:2005-08-10 00:08:05

进入专题: 众生诸相  

王霄 (进入专栏)  

  

  我一直以为领导讲话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观,因为领导讲话是这样的重要,但领导讲的话却很少是领导的话。这话听着有点别扭,我的意思是说领导的讲话大多是笔杆子们写的。这就象演戏,领导在台上说得慷慨激昂,却都不过是背诵剧作家为他写的台词。这么说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因为人们需要这样的表演。但从笔杆子们来讲,为了让领导演得威武雄壮,适合角色,这写台词可就成了最重要最艰巨最光荣的职责。虽然毛主席早就要求领导同志自己动手写文章,但说句老实话,像他老人家那样领袖兼文豪,确乎不多也。还有两个原因使领导者自己动手写讲话稿成为不可能,一是领导者要开的会要讲的话太多,涉及各行各业,现在是现代化社会,行业的专业化程度又很高,领导不可能懂得那么多,时间也不够用;二者领导者就是能写,自己点灯熬油写稿子,岂不太累?这种情况,中外皆然。美国也有总统演说撰稿人这个差事。社会进步在于分工,因此领导讲话专业撰稿人这个行当,应当说是既古老又生命力旺盛的一个职业。当然,考虑到中国的国情,会议和领导讲话较多,可以有把握地说,这个行当在中国是最兴旺发达的。

  外界的评论,多以为秘书当了领导大半个家。特别是讲话,秘书的水平就是领导的水平。这里我要首先有一个正名:其实在今天,领导的秘书是秘书,撰稿人是撰稿人,这是两个行当。秘书是为领导处理日常事务的,兼为领导家庭与生活服务,俗称“拎包的”。而撰稿人是专为领导进行文字服务的,俗称“笔杆子”。一般社会所指“秘书”,是说的第一类人。这一类人是领导的贴身小棉袄,而“笔杆子”们就差了一层。当然特别大的领导,秘书不只一人,可能会有笔杆子在其中。

  很多老笔杆子说到为领导写讲话稿,都有无限酸甜苦辣。最幸福的回忆,是一篇重要讲话稿在写作之前,领导者和笔杆子们一起研讨写作提纲,有时还一起调查研究。在写作之中,特别是点灯熬油时,领导半夜前来探望,还拎着一瓶自家的好酒。稿子出来之后,改稿定稿,整个过程领导都亲自参加。其实领导不一定是会写文章的高手,领导也不一定是所谈问题的专家,但领导者对所谈问题的重视和对撰稿人的尊重,以及集思广益的能力,却令笔杆子们感动而乐于效力。特别是这一篇讲话在领导讲过之后,如果好评如潮,那执笔者的欣喜,多会超出了讲话者。

  但这种幸福,多是回忆了。现在的笔杆子更经常地陷于一种惶恐,就是无从下笔。笔杆子给领导起草讲话稿,不怕题目大,最怕的是角度不对,架式拿错了。虽然投机取巧的办法是东拼西凑,但内容必须与讲话者身份适合。可怕的是,一个大型会议,市委书记要讲,市长要讲,分管的副书记或副市长还要讲,起码是三个人讲,都讲点啥,就这么点名堂,怎么才能不重复?偏偏讲话者自己也不说具体意见,只说大概讲多少分钟,急得笔杆子抓耳挠腮,自我讽刺:“飞机上拉屎——让狗为难”。

  不过笔杆子们也有对付领导的办法,比如一篇讲话稿,早早准备起草了,但改了几稿领导老不满意。这时有经验的秘书也不着急,只将第一页用另纸抄过,放在抽屉里,直到开会的当天早上才送给领导,并揉着眼睛说昨晚加了一宿班。领导接稿看过,颔首道:“嗯,比原来深刻多了!”就是不满意,也没时间改,只好会上照念。从听众来讲,稿子改不改都是一样,反正都是些“完全正确,一点无用”的话。我听到的他们对领导讲话最高的评价,就是某书记讲话象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

  在上一篇里我说过,我自己最厌恶领导讲话照本宣科。由于这个毛病,我自己在有了为领导者写讲话稿的荣幸以后,总是力图写得生动活泼,并尽量口语化。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我也不大会弄官话套话。我的这个特点大概太明显,所以我虽然为许多大领导写过各种讲话稿,但却从来没有写过政府工作报告这一类文章。这是我的文字生涯的一个缺憾。而在党政机关的笔杆子中,如果没有进过党委或政府工作报告的写作班子,那就还不算是大笔杆。

  我的最高规格,是在省委工作时,为省级领导写讲话稿。其中一位省委副书记,曾是我大学时的校长。他当大学校长时,讲话是很少要稿的。我印象最深的是1981年冬季,全国大学都有点不安定,学校组织各系大合唱比赛,“一二• 九”之夜大礼堂歌声嘹亮,群情振奋。当最后一支歌曲的余音与雷鸣般的掌声交织轰响时,他出现在舞台上,发表即席讲话。短短三分钟的话,表现了共产党人的坦诚和老校长对学子的关爱,赢得了更加热烈长久的掌声,将晚会推向高潮。但当了省委副书记后,他的讲话也照本宣科了,并且经常表示“今天的稿子写得不怎么样”。所幸的是这个评价他没有给我。后来在我调离省委时,我的领导对我最大的留恋是“他的讲话稿写得不错”。

  领导对讲话稿的重视,就连带了对写作班子的重视。特别是党政一把手,都有自己专门的写作班子,设在办公室或研究室,市一级的大约有五六个人。遇有重大任务,还要从外单位抽调人员。写作班子点灯熬油加班加点是经常的,重大任务,还要到风景秀丽的宾馆去封闭作业。不过不要以为写作班子里都是写家,它的头头不一定会写,一般管管生活,但造成一种神秘感,因为靠他来传递领导者的意见,真正的执笔人是不直接见领导的。但能进班子,总是一种荣耀。据说某写作班子最特殊的一次任务,是为领导撰写他接受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记者采访的脚本。

  不要听笔杆子们叹苦经,以为给领导写讲话稿是一件苦差事。为领导写讲话稿是一件两利的事:对领导和笔杆子双方而言。虽然笔杆子们有时自哂“为他人作嫁衣裳”,其实自己从中获利颇多。一般说,笔杆子们在机关中地位很高,这是官场升迁的一个正道。另外,还有别的好处。报社经常接到笔杆子们的电话,说某某领导今天的讲话,领导要求全文刊登。报社也不敢怠慢(也弄不清是否真是领导的意思),自然照办。结果,领导当然是很高兴了,笔杆子也很高兴:他又得了不少稿费。

进入 王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众生诸相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6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