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苗:自由保守主义能不能是国际红十字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90 次 更新时间:2005-08-03 02:54:03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陈永苗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社会底层不断爆发"群体性事件"。一次又一次,就象火山爆发。一天一天的沉沦,朝野爱国人士期待改良的拳拳之心,8-9之后已经伤痕累累,当局一次次拖延而撒了一次次盐。绝对不会在沉没中死亡,会的是在沉没中爆发。从改良到爆发革命,要有多少次的撒盐?就象掉头发,要多少根才算秃头?没到的时候,都说还没有到,可是到了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等待改良成了等待"戈多"。能否改良成功,或者时候有充分的时间等成待等待"戈多",取决于贫富两极分化的程度,矛盾是否尖锐得不可调和。如果权贵资本主义已经劫持了政治权威,那么应该判断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改良的希望已经彻底没有了。最高当局真正有效地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能性也不大,

  脑袋在身体之上,身体已经完全腐烂,纵然脑袋还有一些转动,但是已经意义不大了。

  

  权贵资本主义劫持了政治权威,这时候,马、克、思主义的幽灵就复活了。改革开放以来希望市场经济能够形成公平的法治秩序,就象黑格尔的市民社会,想形成一个正义的国家。马克思批判黑格尔说,如果国家由市民社会酝造,政治肯定受制于资本,那里来的正义的国家?中国到了这个地步,那下一步是不是又该打着马克思的旗号,毛泽东的平等主义和民粹主义抬头了?

  

  对于权贵资本主义,你对他说道义,说历史责任,嘶声竭力也没用。只有政治力量才能对抗政治力量。当权贵资本主义驾御现有政治权威,进行抢劫和压迫的时候,底层没有言论自由,没有结论自由,没有游行示威自由,信访和司法又是水中月镜中花,那么暴力抗争成为比较顺当的选择。

  

  面对马克思主义幽灵的激情,自由保守主义可以同他对抗,因为它是最强大的理性。自由主义天生讲秩序,暴力抗争似乎不讨它喜欢,天不收地不养的。当已经绝望的时候,在秩序和暴力对抗之间,从四川万州事件到河北定州事件,可以看出真正有效果的,并不是公共知识分子的大义凛然,而是对抗,身体对抗才让权贵资本主义屈服。这是一个铁的事实。

  

  自由保守主义对专制的镇压当然谴责,但是却被压制,无法发出声音来,甚至有喉咙被割断的危险,所以民众对自由保守主义的支持并不知悉。相反一旦自由保守主义基于秩序和安定对暴力对抗发出道义谴责,却很容易一夜之间"洛阳纸贵"。自由主义自己应该明白这一点,所以对暴力对抗中的一些问题,甚至过激行动应该保持沉默。

  

  要宽容暴力对抗,即使违法也要宽容,不要轻易以合法性来否定正当性。秩序固然是自由主义所欲的,但是当秩序与正义冲突时,我们应该站在那一方?坚持秩序只能增加不正义,这是自由主义的追求吗?自由保守主义的目标是追求秩序和安定,但是到了此时你必须"人格分裂",虽然你很痛心,发现你现在要说的要做的,与终极目标更远,但是你还是必须服从于当下的限制。

  

  要避免自由的保守主义被庸俗化。保守主义在日常状态下,精英和民众之间毫无疑问倾向于前者,这里符合为了更大的正义牺牲小的正义的原则,可以视为是正义的。但是在例外情形中,例如我上文说的被迫暴力抗争的时候,还一屁股坐在精英身边,这就违背了自由保守主义的真谛。当正义已经从秩序中脱离出来以后,就不要轻易站在秩序一方。不能把例外情形也纳入日常情形之中。

  

  或许对抗更接近秩序?到了必须以暴制暴的极端时候,就没有办法婆婆妈妈了,托克维尔等保守主义者从来不否定法国革命的必要性。这样的问题考虑一下是必要的:既然已经很糟糕,而且不可以改变,那么是不是应该让这滩死水死的更快一点?

  

  当一种社会结构已经僵化,无法自我更新,非有暴力变革不可的时候,自由保守主义虽然不能赞同革命和暴力,但是至少不要反对或谴责。

  

  我不谴责"告别革命",但是当下来说告别革命已经不合适宜。例如说市场经济,在1992年就可以抱有很大希望,可以殷切期待它为宪政创造条件,但是到了今天,几乎所有权贵资本主义最大规模吸血的领域,例如土地,股票,教育产业化等,都是以市场经济名义实施的,而且又不可能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只能是坏的市场经济,那么现在还在赞美市场经济,不是糊涂就是别有动机。

  

  面对暴力对抗的局面,不是回避,而应该进入困境,用自己的最不坏的方案,去顶替民粹主义,去顶替暴力对抗。我希望从自由保守主义中找出一些能够适应当下的局势的办法来,例如维权。如果不是维权,而是谴责暴力对抗,反而造成更大的混乱,更多的怨气。

  

  当暴力革命尚未爆发的时候,没有到最后时刻,自由保守主义都不支持,尽量避免。当暴力革命爆发的时候,自由保守主义应尽力避免坏的结果,它要做的是"国际红十字会",在炮火中抢救伤员,把危害减小到最小。避免民粹主义,避免革命并不是骂出来,并不是谴责出来的,而是干出来的。自由保守主义应该少一些儒家知识分子指点江山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脾气,回复自由主义的实践精神。

    进入专题: 自由主义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1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