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没有爱万万不能——从“构建和谐社会”反省“改革开放三十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1 次 更新时间:2014-10-08 12:50:00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和谐社会   改革开放  

潘知常 (进入专栏)  
我说,我们一定要问,这个“最牛的钉子户”,把谁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就是那些开发商。就拿重庆那个事我们来算一笔账,开发商,他可以从这套房子上得到的利润是两千万,他给被拆迁户多少呢?两千六百块。他有什么权力去得这么些钱呢?房子又不是你的,不是你的房子你来开发,是人家的房子啊。人家的房子,你逼着人家走,可以啊,你把两千万给他,然后你再赚两千万以外的零头。我们中国怪了,我们中国的开发商完全就是抢钱!完全就是抢钱!所以,我在其他场合说过,我说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会儿我还要说创造了第二个“奇迹”,什么“奇迹”呢?西方特色的资本主义,他们在上升时期,创造了一个奇迹,叫做“羊吃人”,大家都学过政治经济学吧。我们中国创造了一个“奇迹”是“房吃人”。我们所有人都是被这个“房子”吃掉了。现在我的学生,那些博士生、硕士生一毕业就要买房,然后就贷款,一生就去还这个钱。一生就是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所以,这就是——富人。所以,我们说对炫富广告,我们就应该去用社会的力量去制止,有什么不应该呢?

   第二个例子是湖南省省长,他上任以后,他说,所有的富人、名人超生的,都要曝光。然后也有人说,凭什么啊?富人、名人都是老百姓嘛。老百姓超生罚了两万,那也罚他们两万就行了,曝什么光呢?我说不对。后来媒体采访我,我说就是要曝光。因为我们现在要建设和谐社会,和谐社会不是一个团结的社会。如果我们说,和谐社会是一个团结的社会,那我们根本就不懂当代的中国政治。和谐社会是一个我们一定要去精确计算大家的所失和所得的社会。我们不能允许很多人先是去抢国家的钱了,接着去抢我们老百姓的钱,我们不能总是允许这样的现象发生。对不对? 这些富人和名人,他们在富了以后,全世界我们没有看到这样的富人。全世界的富人在富了以后,他一定要去补偿社会。为什么呢?我记得我上次来跟大家讲过两个基本的原理,就是所有的改革开放的社会都不允许违反这两大规定,第一个,任何一个人的致富、受益,不能以任何一个其他人的受损失作为代价,这就是和谐社会。也就是说,你的发展不能危害到我,你不能说为了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们大部分人就要不断地穷下去,这是没有道理的。我们不能因为要团结,就要如何、如何。比如说我就最看不惯,我们的宣传。那个工人下岗,明明是你让他失业,还让工人演小品,什么“我为国家下岗”,什么“我不下岗谁下岗”。这不是混蛋逻辑吗?!哪有这样的社会呢?这种“团结”,我们宁肯不要!所以,我们说,第一个定律就是你受益可以,不能让我受损作为代价,这叫做“帕累托改进”原则。第二个定律,万一你受益是以我受损作为代价的,你受益以后,你要那出你的所得来补偿这个社会,这就是“卡尔多改进”原则。

   所以,大家知道,中国的富人是非常不像富人的。我曾经在电视台来采访时说过一句话,我说,毛泽东在五十年代说:“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现在我说,“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富人”。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们实际上是靠损害我们的利益致富的。但是致富以后,没有几个富人站出来承认他的原罪,没有几个富人站出来说,我要补偿这个社会。中国的富人吃喝嫖赌的时候有很多的钱,他一顿饭可以吃掉几万,但是没有见几个富人主动拿出钱来捐助这个社会。

   大家知道,美国的社会,一年的收入有7%是富人捐款,就是这些富人回馈社会。他赚了钱,他也知道他赚钱之后是损害了这个社会的,他拿出来全国7%的收入来回报这个社会。然后,这个社会来修路,来弥补环境如何、如何。这就是美国的富人,我们中国的富人呢?大家知道我们中国富人的捐款是多少呢?0.1%。所以,我记得我上一次就是在这个场合我说希望工程我就是不太愿意捐款,为什么呢?我是纳税人,你们当中有些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我给你们提一个很善意的建议,你们可以作一个提案。我们应该在南京首先建议,在所有的账单上,写明我这一次付钱,纳了多少税。在美国不就是这样的嘛。你只要买任何东西,他都告诉你,这里面包含了多少、多少税。然后你就会很自豪。说我买了这个东西我还支援了国家建设,我们中国从来是不讲的。所以,像“希望工程”这样的怪胎出来以后,我们都会被他“骗”,我们会觉得:哦,有那么多的失学儿童,我们去赞助吧。可是,那我纳的税到哪儿去了呢?真的我过去都没有这个感觉,我每年纳的税真的不少。但是我没有任何的自豪感。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强化这个东西。其实我们可以从南京做起强化这个东西。我只要付钱你就告诉我这个里头包含了多少钱税,我给国家提供了多少钱支持。我就知道了,像希望工程这种事,我们是计算过的,富人捐的1%都没有。富人纳税也跟我们一样,我们就已经很“卑鄙”了,在单位里,先数一数,哎,你是什么级别?我记得南大有一次交这种钱,我还专门儿打了电话问,我这个级别该在交多少钱?我们都已经很不像话了,其实我已经不想这是什么捐款了,我只觉得这是一种变相勒索,叫交钱就交钱呗,反正是我这个级别该交多少就交呗。可是,所有的富人都也是按这种级别制交的。实际上,他的收入远远超出这个。严格地来说他不应该交这点儿钱。所以,现在最近大家知道,湖南他们弄到什么地步呢?最近湖南公开的是所有的富人和名人超生的情况。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些人是在某种程度上靠瓜分这个社会致富的。我必须要对你高标准,严要求。你致富本来就是你靠的这个社会对你的仁慈。可是,你致富以后你却转而向这个社会挑战,我怎么能允许你这样挑战呢?

   所以,我们所说的和谐社会,它指的是:现在是一个多元利益的共同体了,在这个多元利益的共同体条件下,我只能去算一算这块蛋糕,我给你多少,给他多少,怎么样尽可能地让大家都能够得。都能够满意,都能够多赢和双赢。在这种情况下,就是我们所说的“和谐社会”,所以,我们所说的“和谐社会”并不是一个团结的社会,而是因为我们现在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我们不得不如此。

   比如说,我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们看一看,我们就会知道,我们当代社会为什么要走这样一条路。最近网上有一个事件叫做晒工资,全国到处有很多工薪一族,他跑到网上,把他的工资单在网上把它晒出来,就好像复制到网上,因为工资单是不可能伪造的嘛。你说一个数字可以伪造,所有人把它的工资单儿晒到网上。然后,媒体采访我说:为什么现在,中国人从来是财不露白的,为什么现在开始晒工资了呢?我说,就是因为中国这个社会的社会矛盾已经到了再也遮掩不下去的地步了。所有的人都开始对自己的“劳”和“获”之间的关系发生怀疑了。我们一个正常的社会,他对“劳”和“获”是不会怀疑的。比如说,我就是个大学毕业,那我该拿多少钱,我心里很清楚。比如说我就是这么大能力,我该拿多少钱,我心里很清楚。但是我们中国现在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所有的人对自己的“劳”和“获”之间关系都弄不清楚了。“多劳”竟然没有“多获”,“少劳”竟然“多获”,“多劳”竟然“不获”,“不劳”竟然“而获”。结果很多人就很困惑了,说这是怎么回事呢?结果到网上晒晒,想看看别人的工资,结果一看看出来了。我们中国的利益的分配的不均衡。那就是说,电信部门,国税部门,地税部门,媒体,通讯,他们的工资高于其他部门二十倍都不止。我给大家讲一个,其实我认为我们民主党派应该集中火力去攻那些电信部门,像我们应该去提很多建议,去极大地限制他们。我们知道,电信部门,因为我们有的时候我们不去仔细研究,我们就是被他们瓜分了我们的财产我们都不知道。我给大家讲一个例子,我前一段到某某省的移动作报告。我去一看,还有十分钟呢,下面坐得满满的。每个人都拿个本儿,都抬着头看着我,我就想:我这个水平也不怎么样,犯不着你们提前十分钟就跑来坐在这儿吧,而且坐在这儿,这么守纪律,可是,直到我讲到结束没有一个人动,都是拿着本儿,哗哗地记。吃饭的时候我忍不住了,我问他们安徽移动的老总,我说你们这个企业文化建设得太好了,我说我到哪个地方做报告都没见过纪律这么严明的。他就笑。他说,潘教授,不是啊。我说为什么呢?他说我们这个地方是高工资,然后人都很珍惜自己的岗位。他绝不会用迟到、早退这样的小错误导致他的失败。他们的中层都是年薪三十万左右。他在这儿坐一下能坐出很多钱啊。不像咱们在这儿坐一下坐出几分钱、几毛钱,你无所谓。他坐一下他坐出多少钱啊?所以,他们的那个纪律非常好,他们的收入到什么地步?我告诉你们,全世界通讯部门,我们都对他是有限制的。他的利润率不能超过5%。那么,我们中国的联通和移动,他们的利润率达到了多少呢?25%。我们中国又有多少手持手机的人呢?四亿。那你算一下吧,他们赚走了多少钱?现在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了,漫游费,完全是一个欺骗我们的一个儿戏。完全就是个儿戏!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技术难题。但是,我们的漫游费就被他收去了多少、多少。所以,我们知道,现在这种网上的“晒工资”实际上就是暴露了,我们这个社会因为利益分配它没有办法做到公平,结果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我们现在有一个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也公开对外讲过了,叫做“新三座大山”,教育、医疗和住房。我有时候觉得有些问题你会觉得很奇怪的。我们过去推翻了“三座大山”,现在我们自己又造了“三座大山”给每一个人又背上。我们又玩了一个“三座大山”。这三座大山就使得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没有了任何的安全感。我们医疗保护没有了,我们上学的子女教育的安全感也没有了,我们的住房,要用一生的代价去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知道,那我们现在为什么要强调和谐社会呢?我有时候出去讲,我说:实际上就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需要一个公平的社会产品的再分配。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个社会生存,我们不搞阶级斗争,我们也不向共产主义“奔”了,我们也不说什么社会主义了,现在我们只是“初级阶段”嘛,社会主义不社会主义,提它也没多大意思。但是我们现在要提的是:所有的,这个社会的公民,他有权利分得他应该分得的社会份额。而这个分蛋糕的工作就是中国大政治家首先要做好的工作。我们现在中国所产生的问题就是:第一个是没有生产蛋糕,我们中国当代政府的问题大家知道最大的问题在哪儿呢?就是我们所有的政府都不会做“蛋糕”。他只会抓政治思想工作,只会抓群众运动,只会跟企业家推杯换盏,我们中国的政府不会生产“蛋糕”。而我所说的“生产蛋糕”是指的法律的公正、教育的公正、政府办事的公正,是指的社会分配的公正,是指教育、医疗和住房的公正。这些东西是一个政府必须做的。但是我们中国很多很多的政府都不擅于做。

   所以,我前一段到南通去做报告,是省统战部推荐我去的。然后,南通的政协委员问我说,哎,我们做一个什么提案能跟上时代的发展呢?我就给他们提了一个建议,我说你们就做一个提案“一杯牛奶”的提案。我说我们也体现一下我们新的政治觉悟。别总动不动就落在共产党后头,我们也作一点儿比较新的提案嘛。他们说,什么叫“一杯牛奶”的提案呢?我说,最近我看到陕西咸阳市政府做了一个很好的决策,这个市政府每年拿出360万,做一件事,让全市所有的中学生,中午免费可以得到一碗菜和四片肉的伙食。他就是一年拿出360万,就是政府做的公共产品。我不是纳了税嘛,我把那些钱再均等地还给这个社会。他做了这个公共产品。大家知道,然后我就联想到,大家知道,日本和美国都曾经有过这样的运动,就是“一杯牛奶”运动。他要求他的政府从他收取的税里拿出一部分钱给中小学生,每天提供一杯牛奶。课间操的时候或者是中午的时候,每天提供一杯牛奶。所以我到南通,他们说我们做一个什么提案才能够有一点儿新的感觉呢?我说你们就去提建议,南通首先开始,发起“一杯牛奶”运动。敦请南通市政府拿出一部分纳税人的钱来,还给老百姓,还到谁头上呢?还到老百姓的子女头上。每一个人只要是中小学生,义务教育的对象,每天中午或者课间操的时候,一杯牛奶。

我这样说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现在所说的和谐社会,它是指的要提供公共产品的社会。我们这个社会的公共产品太少了,等于没有。我们有合理的住房吗?我们有合理的医疗服务产品吗?我们有合理的教育产品吗?都没有。大家知道宋平退休之前,他说了一句话我觉得说的很好,他说什么小康社会,讲这些大道理没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知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三十年   和谐社会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7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