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兴:拯救灾难化生存的科技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1 次 更新时间:2014-09-24 13:14:08

进入专题: 灾难化生存   科技化生存   解蔽   遮蔽   自反性拯救  

唐代兴 (进入专栏)  
已是完全科技化的自然和人。科技对自然和人的塑造,以至于垄断和奴役,既不遵循自然规律,更不体现人性意愿,而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而展开。科技塑造、奴役、垄断自然和人的自身方式,就是解蔽和遮蔽。

   对科技的解蔽功能予以最早关注的是海德格尔,他在《技术的追问》中指出,"解蔽贯通并统治着现代技术。但这里,解蔽并不把自身展开于πο?ησιS意义上的产出。在现代技术中起支配作用的解蔽是一种促逼(Herausfordern),此种促逼向自然提出蛮横要求,要求自然提供本身能够被开采和贮藏的能量。"[1](PP932-933)解蔽,就是解除遮蔽,使之敞开、敞显,使之突现、暴露,使之赤裸化。

   科技对自然的解蔽,就是将遮蔽、隐藏的自然全部暴露,使之赤裸化。其作用有二:一是消解自然的生意和神性,使之成为一个纯粹的物的世界,近代以来的机械论世界观,能量守恒定律,自然资源无限论等等,都是科技解蔽自然使之成为一个纯粹的物质的自然,而不是盎然生意和神性的自然的观念方式。二是以此满足人的欲望和贪婪。

   在未有科技之前,自然未有解蔽,因而,自然按照自己的方式而存在,它拥有属于自己的神圣性、神秘性、整体生态性,拥有与他者共在共生性。科技的诞生,它首先介入自然,并把人带入其解蔽自然的道路。或者说,科技借助于人的活动而展开了对自然的解蔽运动。地球和存在于地球上的所有存在者,都不可避免地遭受解蔽,其整体生态性存在丧失了,其共在互存和共生互生关联性被割断了,个体与个体、个体与整体之间的本原性的亲缘关系和亲生命性被消解了,一切神性的、神秘的、神圣的因素均在这种解蔽中消失了,整个自然世界以一种赤裸的物质形态暴露在人的面前:自然,是丑陋的,是僵化的,是无生命的,是只有使用价值的物的世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价值,也不蕴含任何意义。

   科技的诞生与发展,不仅指向对自然的解蔽,更指向对人的解蔽。科技解蔽人,就是消解、解除人的全部神性想望、形上信仰、世界性存在和诗意生命观,还有包括人性的光辉、浪漫主义气质、理想主义精神、非物质性的超越性、卓越性、永恒性等等。通过对这些原本体现人的本质特征与人性光辉的内容的解蔽,人最终也如自然一样,以一种赤裸的物质欲望体的形象暴露在科技的面前:在科技的解蔽面前,人,首先是一物,其次是一物,最终还是一物。人作为一物,与自然作为一物的根本区别在于:自然作为物,被赤裸在人的面前,是绝对地被促逼、绝对地被摆置:"贯通并统治着现代技术的解蔽具有促逼意义上的摆置之特征。这种促逼之发生,乃由于自然中遮蔽着的能量被开发出来,被开发的东西被改变,被改变的东西被贮藏,被贮藏的东西又被分配,被分配的东西又重新被转换。开发、改变、贮藏、分配、转换乃是解蔽之方式。但解蔽并没有简单地终止。它也没有流失于不确定的东西中。解蔽向它本身揭示出它自身的多重啮合的轨道,这是由于它控制着这些轨道。这种控制本身从它这方面看是处处得到保障的。控制和保障甚至成为促逼着的解蔽的主要特征。"[1](P934)人作为物,被赤裸在科技的面前,其被促逼与搁置获得了二重性:一方面,人借助科技而促逼和摆置自然,使之成为任其所用、任其所为的物,即开发、改变、贮藏、分配、转换,使之彻底物化。比如,蕴藏在大地深处的石油,应该是地球的血液。但因为科技,它的生命功能和内隐性特征等内容完全被解蔽了,它最后成为一个被摆置的物。首先,人们借助于开采技术,将石油从大地的动脉系统中开采出来,然后运用提炼技术,将其改变为柴油和汽油;接下来运用贮藏技术,进行贮藏,然后运用输送技术,进行分配,最后运用动力技术,使之在各个领域发挥其动力功能,由此而实现自我转化,并且这种转化获得二重性,即能量守恒性转化和第二热力学转化。另一个方面,人借助于科技将自然变成物,进行开发、改变、贮藏、分配、转换的过程中,他也被科技所开发、改变、贮藏、分配和转换,人完全赤裸地被科技所控制:科技对人的开发,不仅指向其潜能、天赋,更热衷于人的生物本能、欲望和贪婪,由此开发而使人改变了自己,即其神圣的人性被改变为贪婪的物性。并且这种贪婪的物性得以根据其不同的需要和欲望而或贮藏或分配或转换。

   人一旦通过科技而解蔽了自身,它就从人沦落为物。由此,科技实现了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解蔽: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母亲与儿女的关系,是本原性的亲生命关系,是共在互存和共生互生关系,是彼岸与此岸关系,是理想与现实关系,是完善与残缺关系,是永恒与短暂关系,是神、神圣、神性与人、人性关系,是召唤与应召关系,是眷顾与照顾关系。在非科技化的本原性存在状态下,人与自然之关系是以亲生命方式而展开,哪怕是人从自然那里摄取资源,也是如此。比如在原始农业状态下,耕作土地,也是"关心和照料,农民的所作所为并非促逼耕地。"[1](P933)然而,当科技介入自然和人之后,自然与人之间的如上内在关系完全被消解干净,人与自然之间只剩下一种外在关系,这一外在关系就是物与物的使用关系和物对物的征伐关系。哪怕同样是耕作土地,在农业科技的绑架下,耕作变成了机械化食物工业,由此而来,土地在人的世界里,再也没有生命价值和整体的存在意义,它只是一个被使用的物,人与土地的关系,仅是一种纯粹的外在化的物对物的使用关系和物对物的征伐关系。

   科技解蔽自然、解蔽人、解蔽人与自然的内在关系的集中展现,就是科技对人的胜利。科技对人的胜利,从三个方面把人推向灾难化生存的境况之中:首先,科技对人的胜利,是以人的自我弱化、自我矮化、自我扁平化为标志,即科技解蔽自然、人和人与自然关系的步子越大,速度越快,范围越广泛,人的自我弱化、自我矮化、自我扁平化程度就越高。人在科技的解蔽中不断自我弱化、自我矮化、自我扁平化的过程,恰恰是在纵深领域丧失独立性而生成存在本质上的依赖性,这种依赖性在强大的科技推动下不断加剧,其最终表现就是人在科技面前的极端脆弱和自我瘫痪。"技术革新不止从一个方面加深了我们的脆弱,还促成了脆弱的实体设施与生活方式的建立。例如,冶金术、建筑学等等的进步使我们能够建造摩天大楼。如果没有电,一个人就无法像进入技术相对简单的地面建筑一样进入处于第70层的寓所。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极为显著的特色是对汽车的使用,这是过去100年来的另一项技术革新。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娱乐场所被隔离得如此之远,以至于对大部分美国人来说,汽车成了必须品而不是奢侈品。因此,缺少汽油与机器零件会带来瘫痪性的后果。技术革新使得任何都能运输和使用的威力极大的破坏方式变得唾手可得,因而加剧了我们的脆弱性。"[12](P18)其次,科技对人的不断胜利的过程,是人的全面物化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消费主义、感官主义、享乐主义、性肉主义成为人的精神导向,人性的堕落、理想的蚀灭,道德的败坏,成为科技化生存的必然命运:"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使物质力量成为有智慧的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11](P85)马克思的论断言不幸而言中:人乃世界之一凶恶之物,他为物而征战,为享乐而掠夺,必然将自己推向国家与国家、阶级与阶级、群体与群体、人与人相互为狼的嗜血境地,有硝烟的战争与无硝烟的战争,构成了人的世界的主旋律。

   科技不仅解蔽,它更通过解蔽而遮蔽。科技解蔽和遮蔽所指向的是同一对象;并且,科技的解蔽和遮蔽,都是将所解蔽和遮蔽的对象予以绝对的物化、扁平化、单一化。所不同的是,对任何同一对象而论,解蔽侧重于以无意的方式遗忘和抛弃,遮蔽却侧重于以有意的方式隐瞒和掩藏。

   科技解蔽自然和人,是把自然和人赤裸化,即使自然和人外部关系化、物化,并在这一粗暴的物化和外部关系化的同时,无意识地遗忘和抛弃了自然和人的内在关系,遗忘和抛弃了自然和人的内在神性、整体生命性、相互关联性、共生互生性。科技遮蔽自然和人,同样是把自然和人绝对地赤裸化,但它却在将自然和人予以粗暴的物化和外部关系化的同时,却有意识、有目的地隐瞒和掩藏自然和人的内在神性、整体生命性、相互关联性、共生互生性。比如,电视机作为一个物件,它所发挥的功能却是电子科技,正是通过电视机对电子科技功能的发挥,实现了对人的解蔽和解蔽:电视机对电子科技功能的发挥,解蔽人的具体表征,就是把人变成了欲望不止的电视观看物;与此同时,它也实现了对人的遮蔽,即这一电子科技对人所做的实质性隐瞒、掩藏的恰恰是人的丰富多彩性,即通过电视观赏之解蔽活动,人的丰富多彩性被遗忘和抛弃了;通过电视观赏之遮蔽活动,人的丰富多彩性被隐瞒和掩藏了。由此遗忘和抛弃、隐瞒和掩藏,人就这样在对电视图像文化的津津乐道的观赏中,沦为感官的动物。

   6、拯救灾难化生存的出路

   科技化的反自然性和反人类本性取向,使它成为人类灾难化生存的直接推动力。虽然如此,但科技本身却不能科技化,更不能铸造科技化生存,科技的科技化,是人类无限度地释放科技功能、想象化地塑造和追求科技万能使之然。以此来看,人类才是制造科技科技化的罪魁祸首:当代人类的灾难化生存,是人类自造的结果。所以,面对日益恶化的灾难化生存状况,人类必须展开自反性拯救。

   人类展开自反性拯救的正确的出路,就是去科技化。

   去科技化,不是反科技,也不是不要科技,而是抛弃技术主义,从根本上改变科技化生存方式。

   从根本上改变科技化生存方式的首要前提,就是重新认识人类自我和重新认识科技:重新认识人类自我,就是重新找回人的内在性、神圣性、整体生态性和与自然共在互存、共生互生性,使人类重新学会尊重生境逻辑、遵循限度生存法则,重建存在边界意识,重塑限度生存能力。重新认识科技,就是还原科学和技术的本位,恢复科学对技术的引导功能,恢复人对科学和技术的主体功能和主导力量。

   从根本上改变科技化生存式,须抛弃物质幸福目的论,抛弃傲慢的物质霸权主义行动纳和绝对经济技术理性原则,抛弃可持续发展观,构建低碳社会,开辟可持续生存式发展道路。为此而应改变科技目的论预设,限制性地发展科技、放缓开发科技的速度。因为惟有通过限制性地开发科技,有意识地放缓发展科技的速度,我们才可限制人的无限度的欲望和需要,才可能获得人的存在边界;并且,也只有通过改变科技的目的论预设,限制性地发展科技、放缓开发科技的速度,我们才可将科技引向可持续生存式发展道路,使科技成为可持续生存的社会动力。在当代,灾难化生存的一个重要维度,就是贫困、剥削和压迫、专制和暴政,只有通过改变科技的目的论预设,限制性地发展科技、放缓发展科技速度,才可在可持续生存式发展的道路上,缩小贫富差距,消灭剥削和压迫,消灭专制与暴政,实现普遍平等。因为在现代文明进程中,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国家内部,科技化成为制造贫富、剥削和压迫、专制和暴政的最终温床。"贫困国家是技术的最大接受者,这些技术是在富裕国家开发出来的,富裕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创造出它自己的技术。作为技术的创始者,富裕国家自然生产出适合于其自身需要和目的而不是适合于贫穷国家的技术。"[13](P15)

   从根本讲,重新认识人类自身、重新认识科技,并在这一双重认识中改变科技的目的论预设,限制性地发展科技、放缓发展科技速度的最终目的,是彻底摆脱技术主义对人的奴役,对自然的奴役,使人和自然重新恢复自身的本性,使人重新尊重自然的本性,并重新向自然学习,学会按照自然的本性而存在而生存。

   为彻底摆脱技术主义的奴役而重新认知科技,改变科技的目的论预设,限制性地发展科技、放缓发展科技速度,应在重建生境逻辑、尊重限度生存法则和全面开辟可持续生存式发展道路中,探索利用厚重之道,构建简朴生活方式。惟有如此,人类才可真正摆脱技术主义的奴役,实现去科技化生存的自反性拯救。

   参考文献:

   [1]孙周兴选编.海德格尔选集[M.上海:三联书店,1996.

   [2][德]沃尔夫刚·贝林格.气候的文明史:从冰川时代到全球变暖[M].史军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3][日]池田大佐等.展望21世纪[M].荀春生译.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7.

   [4][美]安德鲁·德斯勒等.气候变化:科学还是政治?[M].李淑琴等译,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12.

   [5][日]池田大佐等.二十一纪世纪丧钟[M].卞立强译.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8.

   [6]曾建平.环境公正:中国视角[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

   [7][美]F.拉普.技术科学中的思维结构[M].刘武译.吉林人民出版社,1987.

   [8]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9]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

   [10][法]马塞尔·莫斯等.论技术、技艺与文明[M].蒙养山人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0.

   [11]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2][美]彼得·S·温茨.环境正义论[M].朱丹琼、宋玉波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13][斯里兰卡]C.C.威拉曼特里编.人权与科学技术发展[J].张新宝等译.知识出版社,1997.

进入 唐代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灾难化生存   科技化生存   解蔽   遮蔽   自反性拯救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2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