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兴:气候治理的共识·途径与要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 次 更新时间:2014-09-24 12:11:43

进入专题: 气候失律   气候"公地"气候治理   权责对待   代际公正  

唐代兴 (进入专栏)  
才爆发气候失律。气候失律的实质表征,恰恰是宇宙力量和地球力量的弱化。

   首先,天体的有序运行维持着气候有节律地运动变化。天体有序运行的重要标志,就是散发巨大热量的太阳的周期性运动与地球轨道变化的周期性运动之间形成的互动,推动气候有节律地运行;反之,如果这种互动格局一旦打破,它就推动气候无序运行。因而,太阳辐射能力的变化成为气候失律的首要因素,因为太阳辐射是地球表面能量的主要源泉,它的辐射能量的变化直接影响地球及其生命状况,并最终影响气候状况。导致太阳辐射能量变化的根本因素,是大气对流层中大气对流的流速、朝向以及对流的规律性程度,因为大气对流的流速、朝向及其规律性程度,直接影响着介于对流层与平流层之间的大气臭氧层状况,也决定了太阳辐射到地球表面的日照长度和强度。太阳辐射对维持气候有节律地变化的力量的弱化的根本原因,恰恰是大气对流的混沌无规律性,这就是大气对流层状况恶化。

   大气对流层状况恶化造成的直接恶果,是大气臭氧稀薄,形成臭氧空洞,地球表面遭受短波(UV-B)紫外辐射的强度大大增加,其结果是不仅直接改变地球表面温度,改变降雨,也不断改变大气运动,从而进一步改变气候。

   客观地看,对流层大气环境恶化仅仅臭氧层稀薄、臭气功能弱化的直接原因,其最终原因却是人类介入大气的活动。科学研究表明:人类活动导致臭氧空洞出现和大气环境恶化的真正原因有二:一是人类大量地生产并使用诸如制冷剂、喷雾剂、发泡剂、清洗剂等等氟氯化碳类物质,这大量破坏和"消耗臭氧层物质"一旦释放进入大气之中,就长期停留(大约10 年时间)大气之中,分解和破坏臭氧分子,打破臭氧层中原有的动态平衡。随着时间的推移,排放到大气层中的氟氯化碳类物质不断增多,臭氧分子急剧减少,臭氧层日益稀薄,臭氧空洞形成并不断扩大,太阳辐射能量不断增强,地球表面温度不断升高。二是人类源源不断地向大气层排放各种污染物--比如各种工业废气,生活废气、汽车尾气、超音速飞机排出的废气--等等造成了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不断升高。

   除此之外,地球自净化能力的日益脆弱,亦是推动气候失律的重要因素。但形成地球自净化能力不断脆弱的直接原因,却是原始森林消隐,地球表面植被覆盖率大面积减少,草原退化和锐减,土地的退化和沙漠化,江河断流和污染化、湖泊的富氧化、海洋环境生态的死境化。而使这一切都不可避免地发生并不断恶化的最终原因,却是人类活动,即人类为了物质幸福而加速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追求经济持续高增长,而无止境地改造自然、征服自然和掠夺自然资源,这才是造成地球自净化能力日益脆弱的终极原因,也是推动气候失律的强劲力量。

   追根溯源,人类才是导致当代气候失律的最终原因,因为人类的欲望和贪婪,以及由此欲望和贪婪为鼓动力和导向力量的征服、改造、掠夺活动,从根本上改变了地球状貌,改变了大气环境,改变了天气过程的时空节律,导致了气候失律,并为治理失律的气候提供了现实可能性。换言之,只有当人力成为气候失律的根本之因时,治理失律的气候才成为可能。

   3、气候治理的必需与迫切

   因为人类的原因,气候治理花香了可能性,但却并不能以此标明气候治理就是必要的和必须的。只有当失律的气候从根本危及到人类的安全存在和可持续生存时,气候治理才成为必需,才成为迫切。

   气候失律动摇着人类存在安全的根基 客观地看,当前气候失律是大气中温室气体得不到完全吸收转化而层层累积所形成。从整体上讲,温室气体的层累性聚集,主要由两个因素促成:一是大气中二氧化碳等微量元素浓度的持续升高;二是地球吸收二氧化碳等微量元素的能力降低。前者源于排放过度;后者却因为地球能力削弱。从自然生境角度看,在自然界中,二氧化碳是在排放与吸收相互生成的动态过程中保有自身、维持自身的。二氧化碳排放与吸收的动态过程,就是碳循环的动态平衡。二氧化碳浓度增加,就是其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过量和自然界吸收二氧化碳能力降低所形成的合力所造成。

   造成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持续增加的元凶却是人类活动。环境史学家罗尔夫·彼得·西弗利(Rolf Peter Sieferle)指出,能源来自地球上的"地下森林"(underground)。"木材和碳的燃烧所释放出的物质来自当前的碳循环,之后在植物的生长中被吸收。但是,在化石燃料的燃烧中,所释放出的是 3 亿年前碳森林死亡时被束缚和储存于地下的物质。这些额外的碳一旦被释放出去,就无法再次被束缚于植物的生长过程中,并会在大气中结合成为化合物,如微量气体二氧化碳。从 20 世纪 90 年代起,我们看到了大气中二氧化碳、甲烷和氧化亚氮的指数级增加。含氯氟烃产品也从 20 世纪 50 年代开始生产。这些微量元素气体造成了地球大气的变暖。"[5]地球物理学研究揭示了二氧化碳浓度与大气变动的关系:1957 年的国际地球物理学会上,吉尔伯特·普拉斯(GilbertPlass)发表了他利用气模型表达气候变化的二氧化碳理论成果,揭示出气候变化与二氧化碳含量之间存在变动关系。[6](PP54=140)与此同时,查尔斯·基林(CharlesKeeling)发表了他多年测量的结果,揭示大气的年度节奏直接受到二氧化碳浓度的影响,并且,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却是处于持续上升的趋势。[7](PP5-9)在冰期结束时的 1870 年,二氧化碳浓度估计值为 290ppm(百万分率);在基林数列的开端,二氧化碳浓度接近 315ppm;到了 1970 年,二氧化碳浓度上升到 325ppm;1980 年上升 335ppm,

   1995 年上升到 360ppm,到了 2005 年,其二氧化碳浓度达到 380ppm(=0.038%)。[3](PP205-216) 二氧化碳浓度持续地层累性增加,源于人类对化石燃料的大量开采与无节制地运用。全面开采化石燃料,既促进了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进程,推动污染排放、温室气体排放加速层累。"19 世纪中叶起,四通八达的轨道形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网络,……铁路系统的建设和运营最初依赖于燃煤蒸汽机。英国在 1800 年的煤炭消耗量接近 1100 万吨,而 1830 年的数量翻了一倍。铁路时代极大地加速了煤炭的消耗。到 1870 年时,每年的煤炭消耗量达到 1 亿吨。"[3](PP205)不仅英国,自 19 世纪中叶以来,煤炭的需求量成倍增长。

   世界煤炭产量[8](P4) 单位:百万吨

   年 份 产煤量 年 份 产煤量

   1860

   1880

   1900 132

   314

   701 1920

   1940

   1960 1193

   1364

   1809

   19 世纪,是化石能源开发的世纪。859 年,美国实业家埃德温、德雷克(Edwin Drake ,1819-188)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泰特斯维尔钻出第一口油井,由此引发石油开发狂热。 1876年,尼古拉斯·奥托(Nikolaus Otto,1832-1891)发明内燃机,为石油广泛需求提供了一个永久性的基础;其后,汽油提炼方法发明,为石油广泛运用各个领域开辟了道路;其三,汽车被发明出来并批量生产,推动社会生产和生活真正石油化。由于这三个方面的推广,石油于20世纪50年代挤身于煤炭之前而成为第一大化石燃料,从而推动整个石化工业大发展,造船业的繁荣,各种人工材料的拓展性发展和塑料制品取代传统的如纸张、木料、玻璃、金属等包装材料,并推动人类战争装备的现代化和航空旅游业的大发展,尤其是 70 年代大众旅游业兴起,"造成了乘客数量、目的地和单架飞机载客能力的快速增加。然而,每们乘客所消耗的能源却不成地增加了,因为一架载客 300 人的飞机的耗油量和几万辆大众甲壳虫洗车一样多。"[3](P208)

   化石能源一旦成为整个社会生产和生活的起搏器,就意味着二氧化碳排放远远超出大气层的需要,也远远超出地球的吸收能力:"自然界,尤其是绿色植物吸收CO2的能力和容量是巨大的,并在相当长时期内保持稳定。但是,由于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大量的砍伐森林,污染环境导致水体功能退化,使得自然界吸收CO2的能力下降。"[9](P9)地球吸收二氧化碳能力的日趋降低,主要源于如下地球生态因素的死境化态势所形成对吸收二氧化碳能力的不断降低:

   ⑴海洋的富氧化;⑵热带雨林的减少和森林覆盖率的降低;⑶大地植被的减少,使大地裸露;

   ⑷生物多样性锐减;⑸水体功能的退化--具体地讲,地球的水体对自然界、地球生物圈、人类生活的滋养功能退化。

   总之,二氧化碳等微量元素的持续的层累性增加和地球吸收二氧化碳能力的不断降低这一双重状态,揭示人类赖以存在的地球根基发生了根本性的动摇,即地球的自存在、自生境能力削弱,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丧失了。

   气候失律严重地威胁到人类存在安全和可持续生存 气候失律造成气候的暴虐,气候暴虐制造出各种意想不到的气象灾难。

   在气候失律的链条上,最狂暴的气象灾难却是由厄尔尼诺暖流和南方涛动组成的厄尔尼诺-南方涛动(ENSO)。厄尔尼诺暖流南部高原干旱与北部高原暴雨的交替,推动南美洲西海岸向北吹的风使冷水上升而出现的洋流现象。当发生厄尔尼诺现象发生时,这些上升涌流的冷水就会被密度更大的表层阻拦,造成对沿海岸区域的地球灾难和生物灾难。厄尔尼诺现象本身是一种海洋运动的局部现象,但它对陆地生态造成的破坏性和毁灭性远远超出局部区域而形成全球范围内的动荡。并且,气候学家沃克通过仔细研究太平洋资料发现:当处于太平洋东部的塔西提岛和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平均大气气压上升时,西部的大气气压就会降低,这

   一相反现象在塔西提岛的平均气压下降时也会发生。这就是南方涛动(Southern Oscillation)。

   挪威气象学家和地球物理学家雅各布·华耶克尼士(Jacob Bjerknes)将厄尔尼诺现象和南方涛动现象结合起来研究,发现这原本是一个更为复杂的海洋波动系统,即"厄尔尼诺-南方涛动"(ENSO)。厄尔尼诺-南方涛动实际上是更强烈震荡的厄尔尼诺海洋波动现象,它每隔3-7年出现一次,并伴随出现南太平洋洋流与大气条件的更为广泛的变化。气象学家们将这种以积累生成的方式而爆发的厄尔尼诺现象,称之为厄尔尼诺年。整个20世纪厄尔尼诺现象出现的频率一直呈上升趋势。"在过去的20年里并未发生什么,但有两次激烈的活动相继发生:分1982年到1983年和1997年到1998年。珊瑚岩心试样使人们认为直至1890年,那些比平均现象更为激烈的活动在之后的12年都有明显发生,如今这个频率已提高了三倍。"

   [4](P206)科学家们破解厄尔尼诺年这个谜团的各种努力,最终发现必须考虑人类活动这个因素。换言之,人类活动无限度地介入自然界推动了厄尔尼诺年现象出现的频率持续上升。

不仅如此,气候失律还制造出了日益日常生活化的气象灾难,这就是交错伴随酷热和高寒的飓风、暴雨、干旱、洪涝、冰雹。比如,2010年全球十大灾难中,有三件是气象灾害:一是巴基斯坦2010年7月份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灾,五分之一的国土都被浸泡在水中,洪水掠去了2000多人的生命,让600万人流离失所,霍乱和登革热在灾后蔓延。二是中国西南五省三月份遭遇强干旱的侵袭,旱灾致使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5省(区)受灾人口6130.6 万人,饮水困难人口1807.1万人,饮水困难大牲畜1172.(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唐代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气候失律   气候"公地"气候治理   权责对待   代际公正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2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